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乎不用思考,玲珑塔的人也知道他说的是谁。

    江辰摇了摇头,在周围人注视下,向前走去。

    “打的时候不要冲动,那家伙是个老油条。”睡龙皇说道。

    江辰应了一声,神色不变,继续往前。

    恰好落败的华都迎面走来。

    第一次来到玲珑塔得到这样结果,看得出他很不甘心。

    很复杂看了江辰一眼,没有说一句话。

    由于先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使得江辰和烈火剑客这场战斗备受关注。

    就连那徐胜也是结束调息,抬头起来,要观看这场战斗。

    江辰跳到战台上。

    “徐胜,神帝二阶。”

    “尘心,神阶未知。”

    纳兰风见开始介绍。

    由于江辰的情况每个人都知道,她倒也不觉得尴尬。

    “人们会发现你仅仅是一个弱小的神皇。”

    夏剑一嘲弄着,表示可以开始。

    在风见的点头下,战台上的两个人往下跌落,来到辽阔天空。

    仅仅是天空,上不见星空,下不见大地。

    仅仅是用来给江辰和夏剑一腾出手脚的。

    “倒要看看这家伙的实力能否对得起他那份神秘。”

    人们迫不及待,摩拳擦掌,等待着大战开始。

    夏剑一很享受这一刻。

    这个脾气火爆的男人不急着出手,宛若猫戏老鼠,在江辰身边来回奔走,是想要吓唬他。

    他的行为听上去很幼稚,可吓唬的手段十分高明。

    剑火虚虚实实,谁也无法确定会不会真的打出去。

    偏偏江辰无动于衷,看着夏剑一样子,无奈摇头。

    不是因为实力悬殊而无奈,更像是因为自己要和这样的人动手感到悲哀。

    感受到这点,夏剑一脸上笑容有几分僵硬。

    他猛地大喝一声,拔剑就刺,剑势中同样蕴含着天地火能,也是神火一种。

    刚才和华都交战时候,江辰已经看到过。

    面对着这一剑到来,他的双手依然是抱在胸口,无动于衷。

    眼看着险象出现,背后的剑匣发出清幽的剑鸣声。

    一股寒气瞬间爆发出来,使得天空气温迅速下降。

    尤其是在江辰周身,寒气形成一个旋流,迎上夏剑一的剑锋。

    势不可挡的剑锋遇上无形阻力,那神火开始逐渐熄灭。

    在烈火剑客面露不安那一刻,星坠剑飞腾而起,电闪雷鸣。

    天地间的寒气加剧着电能,以一种肉眼跟不上的速度,星坠剑轰击下来。

    此时此刻,星坠剑真正发挥出它名字该有的气势。

    无极剑魂乍现,剑锋扫荡而去,夏剑一的神火消失不见。

    身为烈火剑客的他,身体凝结出冰霜。

    所有人被江辰这一剑震惊到的时候,夏剑一奋力举起手中剑,面对气势汹汹的星坠剑。

    双剑相撞,天空好似要裂开,绽放出来的能量光芒差点闪瞎所有人眼睛。

    等到他们再次凝目看去时,战场中的两个人展开大战。

    夏剑一避免自己被一剑击败的悲惨结局,可是,也不可避免落入下风。

    江辰一剑快过一剑,压得夏剑一无法还击。

    想到华都刚才落败的规矩,不少人仿佛已经看到夏剑一凄惨的下场。

    然而,像是梁子凡这些级别的人看出端倪。

    “还是太稚嫩了。”

    梁子凡评论道。

    “老油条还是老油条。”

    睡龙皇无奈摇头。

    几乎是和刚才华都一样,夏剑一看似处于弱势,但却是蓄势待发。

    只等着江辰力竭调息那一刻,进行反扑。

    江辰和华都差不多,或许实力远超过夏剑一,也要在玲珑比试的规矩下落败。

    果不其然!

    在夏剑一挨了第五剑时候,猛地大叫一声,浑身力量爆发。

    “飞火灭虚·焚寂!”

    夏剑一算准着江辰一定无法招架住自己这一剑。

    心中已经想到接下来要变化的剑招。

    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江辰经过一番狂轰滥炸,不见任何疲惫之色。

    面对着夏剑一的反击,在他背后剑匣中又飞出一把火芒炽盛的神剑。

    看到这把剑,华都脸色变得很不自然,想起之前发生那一幕。

    “无名诀·剑二。”

    好在,这次江辰没有动用上次那可怕的神通,反而是剑招。

    剑招同时运用着两把剑,并且完美发挥出作用,可见这一剑威力。

    冰与火的剑雨肆虐着战场,烈火剑客所谓的强势反击变得软绵无力。

    夏剑一的神火在剑雨下逐渐消失,没有造成任何动静。

    最后,夏剑一不仅依然被这一剑压制下去,而且受伤不轻。

    按照比试的规矩,夏剑一落败。

    不过,在人们还没来得及惊奇江辰那出神入化的剑术时,他又做出惊人决定。

    他仿佛是还不知道胜负已分,手中出现把黑色神剑。

    这把神剑不如空中飞舞的两把华丽,看上去朴实无华。

    但江辰握在手上,人剑散发出天然的契合。

    看到这把剑,常宣灵眼睛都直了,身上神性一下子消失。

    可惜人们的注意力都在江辰身上,并未注意到。

    “胜负已分!”

    生怕出意外的纳兰风见立马宣布结果。

    在战场中的两个人被重新送回到战台上。

    嗖!

    不过也在这时候,江辰身子一掠,提剑杀过去。

    黎明剑在手,几乎是比冰火双剑还要可怕,夏剑一本来一张愤怒的脸庞变得惊慌失措。

    完全来不及反应,眼前出现一片血花。

    夏剑一只觉得浑身的温度在快速流失。

    他把手往脖子上一抹,再将五指伸到眼前。

    瞳孔猛地一缩,粘稠的鲜血让他内心充满着恐惧。

    身体也变得逐渐无力,双腿跪在地上,那脸上表情像是要痛哭,却又是没有力气。

    正要惊呼的人们发现蹊跷。

    那就是夏剑一身上并未致命性。

    江辰的黎明剑斩在空处。

    可是,夏剑一仿佛是着了魔,以为自己被杀死。

    事实上,他的脖子什么事都没有,也没鲜血。

    这是江辰给他的一个教训,将他带入到幻境。

    若是这家伙心智过人,七天内能恢复过来。

    否则的话,需要一年半载。

    如果不是在这玲珑塔,江辰或许会直接结束对方性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