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乎是在这话落下后,人们的目光先后在梁子凡和江辰身上游走。

    宣灵所说的人,肯定是在这两个人中。

    按理来说,梁子凡应该是那位有趣的人。

    可想到宣灵刚才的表现,他们又都觉得江辰才是那个人。

    仔细看着梁子凡的表情,睡龙皇大笑一声,目光移到江辰身上。

    很快,他和其他人一样,不太确定是不是江辰的原因在于这个人身上没有发现特殊之处。

    “宋江,当然,你也可以和其他人一样叫我睡龙皇,不知道怎么称呼?”

    睡龙皇大大咧咧来到江辰面前,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因为梁子凡敬而远之。

    “尘心。”

    江辰点头示意,不亢不卑。

    不过,睡龙皇目的没那样单纯,在两人离得不到五米时,若有若无的龙威释放出来。

    也不刻意针对谁,凝练在周身十米之内。

    在这范围中的人全都是脸色大变,感觉到无穷压力。

    但是,江辰反而是一笑。

    倒不是故意挑衅,只是没想到他会在星空中感受到龙威。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眼前这个人可不是什么龙族。

    “哦?”

    看着江辰的表情,睡龙皇大为好奇。

    “得罪了。”

    他很干脆,收回龙威,笑道:“一时技痒。”

    “没关系,不过我这人喜欢礼尚往来。”

    说完,江辰第一次在玲珑塔中展露一手。

    一双深邃的眼眸变成血红色,浓郁的杀气一下子遍布整个塔楼。

    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世界都被染红,宛若来到人间地狱中。

    睡龙皇的反应最大。

    不过,在他面露难受前,江辰也学他一样,主动收起杀气,眼眸恢复正常。

    面对着脸色诧异的睡龙皇,他只是微微一笑。

    睡龙皇长呼一口气,不怒反笑,兴奋道:“果然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这话一出,人们看向宣灵。

    看着她没有反驳什么,也都确定她刚才的话说的是指江辰。

    也因为之前的杀气,第五层的剑客都是不敢小瞧。

    梁子凡变得面无表情,眼神冰冷。

    宣灵让他丢人,不过,他却是不怪这个神性大于人性的女人。

    人情世故什么的,宣灵不太懂。

    她不过是率先而为。

    梁子凡将这一切都怪罪到江辰身上。

    这时,第四层的战斗结束,玲珑比试轮到第五层。

    从开始到现在,也才过去半个时辰,不得不说效率很高。

    如无意外,在天亮之前,新一届的胜出者将会脱颖而出。

    “滚上来!废物!”

    几乎是没有犹豫,烈火剑客夏剑一跑到战台上,对着江辰出言不逊。

    梁子凡越是愤怒,他越是要积极表现。

    不管宣灵如何给江辰造势,最终还是要看实力的。

    这也正是宣灵目的。

    捧杀!

    最可怕的是,这女人做的完美,外人根本感觉不出来。

    倒不是说他们愚蠢,而是他们对宣灵的印象使然。

    “神之试练吗?”

    江辰冷笑连连,他算是明白宣灵这样做目的是什么。

    和他以前那些同僚一样,通过无上神力,对凡人的命运横加干预,布下种种苦难。

    说是要考验凡人心性坚韧不坚韧,善良不善良,有没有孝心等等。

    对此,江辰向来嗤之以鼻。

    却没想过会有一天被人给用在自己身上。

    他觉得,有必要让这女人迟迟苦头。

    当然,在那之前,先解决某一个跳梁小丑也是不错。

    让人没想到的是,在江辰要踏入战台的时候,华胜抢先一步。

    “你的态度让我很不爽。”

    华都对烈火剑客说道:“让我来看看,你这烈火剑客够不够火。”

    第五层的剑客明显想到之前夏剑一挑衅华都和在梁子凡来了后选择轻视的行为,明白华都的怒气从何而来。

    “呵呵,看来神火盟要在南疆打响名气啊,可惜,你选错对象。”

    烈火剑客又怎么会惧怕,也是跃跃欲试,战意凛然。

    唯一可惜的,是华都表现太急,没让江辰表明态度。

    哪怕稍微再拖一会儿,江辰就算是不开口,也会被当成害怕。

    华都反而是帮江辰解围,这让梁子凡眉头皱起。

    昨天晚上,他还在气头上,华都找到他,说知道是谁破坏他浪漫计划,和把他弟弟胖揍一顿的人。

    他也没想过华都会骗自己。

    不过现在嘛,他不得不怀疑。

    “他应该不敢把我骗来当枪来使吧。”梁子凡心想到。

    他有些后悔没把弟弟带来。

    弟弟可以认出来的。

    这时候,华都和夏剑一展开激烈对决。

    两人都是擅长用火。

    尤其是华都,向人们展示神火盟对火的出色操控。

    剑如游龙,势挟火浪,凶猛无比。

    玲珑塔的规矩摆在那里,夏剑一也是不甘示弱,勇猛还击,打得难解难分。

    几乎是一开始,战斗进入到白热化。

    “华都要输。”

    几乎是没过多久,江辰和塔楼中其他高手看出端倪。

    华都各方面都要出色,唯独战斗经验不足,更是第一次参加玲珑比试,不太懂规矩。

    他虽然知道一味防御将会被判定为输。

    却不知道在这规矩之上,玲珑比试的人都钻研出一头最合理的战斗风格。

    这点在夏剑一身上清晰可见。

    他宛如一名舞王,保持着节奏,看上去打得吃力,实际上把握得很好。

    在差不多的时候,他突然反扑,让华都措手不及。

    华都如梦初醒,想要挽救,却还是失败。

    在他被迫防御超过六剑后,战斗自行结束。

    战场消失,两人回到塔楼中的战台上面。

    “哈哈哈哈,神火盟第一天才也不过如此嘛。”

    夏剑一得意道。

    “如果是在外面,我必斩你!”华都不甘心道。

    “输掉比试,你凭什么认为会赢下生死战?”夏剑一反问道。

    华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最后,他只能是不发一言,回到第五层。

    “可惜了,这个华都不错,但不是纯粹来参加玲珑比试,没有下功夫。”

    有人评论道。

    华都和烈火剑客实力相当,前者似乎要更胜一筹,奈何比试的形式也会决定着胜负。

    “我继续挑战。”

    烈火剑客没有离开战场,叫嚣道:“又是你,滚出来,这次没人能帮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