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女人。”

    江辰看着宣灵身影,暗暗好笑。

    自己的无视还是让对方在意。

    两人对视结束后,江辰几乎是成为所有男人的公敌。

    尽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哪怕没有说一句话,能这样与之对视,都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江辰耸了耸肩,没有太过在意。

    在这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到来,江辰也进一步了解到玲珑塔的规矩。

    玲珑塔的层数乃是十层。

    擅长同一种武器的人待在同一层。

    层数由着上一次取得成绩的人来决定。

    比如说剑客,在上一届玲珑比试中,取得第五名,那么这一次所有剑客待在第五层。

    让江辰比较在意的是,刀客也才第三层。

    刀剑这两样使用率几乎是最高,竟然只是取得这样的成绩。

    他不知道的是,玲珑比试终究只是为名,不为利。

    故而,互相之间都会谦让的。

    比如说梁子凡上上届取得第一,在上一届就不抢风头。

    否则的话,就不是这个样子。

    另外,取得第一的人,能够在下一届玲珑比试待在最上面一层,主持比试。

    纳兰风见在上一届没有取得第一。

    取得第一的是她未婚夫。

    今年备战门徒比试,闭关冲刺,并未出面,所以由着风见代劳。

    因为她未婚夫的关系,每个人都没有二话,恭恭敬敬。

    这时,江辰发现窗外的夕阳完全落下,夜幕降临。

    同一时间,玲珑塔的大门自行关闭。

    “那么,现在开始。”

    纳兰风见在第十层,俯视着下面。

    神阶强者的比试选在塔内,自然是有原因的。

    一个战台出现在正中央,从高到低,降到第一层,也就是最下面一层。

    由于是建筑物,故而一到十的地位是反过来的。

    第一层的人使用的兵器都是锤子。

    大锤小锤,圆锤方锤,长锤短锤的都有。

    一个个都有着各自的特色,精壮魁梧,肌肉发达。

    “开始吧。”风见示意道。

    比试先从第一层开始,分别选出这一层最强的三个人。

    在那之后,十层之间再进行比试。

    江辰站在第五层边上,很快看到两个壮汉步入到战台。

    在两个人踏入到战台后,那半径不到几十米的战台发生变化。

    两个壮汉一下子往下跌落到一片天空中。

    战台的半径成为人们的视角,牢牢锁定在这两个人身上。

    “长天,神皇巅峰。”

    “庞统,神皇巅峰。”

    纳兰风见也如一开始承诺那样,互相介绍着两个人。

    江辰微微抬头,注视这个女人。

    他想要看穿那张若隐若现的面纱,但很快发现面纱不是看上去那样简单。

    虽然能够隐约看清脸庞轮廓,可是过会再看到话,又会发现轮廓在变。

    除了挺翘鼻梁上面的眼眉和额头,根本无法看出任何东西。

    风见那秀发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乌黑柔顺。

    依然浓密,又有些自然卷,给他耳目一新的感觉。

    江辰想起从别人记忆中看到的有关纳兰风见信息。

    没有人看过她的真面目,哪怕是她的未婚夫都没有。

    但是,每个人又能肯定她是绝世美人。

    否则的话,她未婚夫也不会在看不到脸的情况下答应婚事。

    似乎是察觉到江辰目光,风见的眼眸从战场上移到第五层。

    很快,她那对细长的柳眉皱起。

    说实话,她不喜欢这个叫尘心的人。

    她帮自己未婚夫主持玲珑比试,尽管所有人都给面子,却也担心会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所以,像是江辰这样个性飞扬的人,她不愿意见到。

    她只希望在江辰惹出更大的麻烦前,结束掉玲珑比试。

    有关江辰和梁子凡之间的事情,她不想多管。

    但如果一定要让她来评价的话,除了好奇江辰是怎么招惹到华都和梁子凡这点外,别无其他想法。

    这时,战场的两个人很快分出结果。

    那位叫庞统的人获得胜利。

    前后也才几分钟不到。

    这倒不是说这两个人实力相差悬殊。

    是因为玲珑比试的规矩。

    不一定要一方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就算是输。

    而是下风迟迟无法逆转,也会被判定。

    目的是玲珑楼每次都有数百人,节约时间。

    今年不到两百人,算是非常少的。

    在这规矩下,第一层的大力士天才们像是大海淘沙一样,不断有人被淘汰。

    胜出的人进行第二轮比试。

    直到最后,分出三个最强的战士。

    三人可以趁着这个时候休息,战台挪移到第二层。

    第二层的没有人拿着兵器,因为都是精通掌法。

    一模一样比试很快让江辰失去兴趣,其他人倒是看得如痴如醉。

    毕竟在这里,像是这样的比试很少。

    但江辰来自玄黄世界,大大小小的比试和排名战都参与过,早就失去期待。

    他甚至在想能不能绕过玲珑比试,直接拿到比试资格。

    他偷偷散布出神识,朝着最上面一层而去。

    那一层不仅有着戴面纱的美人,墙壁上还高挂着一个牌匾。

    从左到右,写了差不多十余个名字。

    剩余的空白处不多了。

    突然,江辰发觉自己的神识遭受到一股如洪水般的力量冲击。

    他对第十层的观察全部都被抹去。

    江辰不得不抬头一看,发现风见正怒视着自己。

    江辰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好半会,他才读懂对方的眼神。

    那是误以为自己通过神识,想要偷看她。

    想要利用神识,无视面纱,看清楚那张脸。

    这种事情,风见不是没有遇到过。

    在她戴面纱那一天开始,就会有很多无聊之人和好色之徒。

    有了未婚夫后,这种情况才是杜绝。

    因为一旦有人敢那样做,她的未婚夫就会大打出手,甚至毁掉别人眼睛。

    现在,未婚夫不在身边,那种讨厌的感觉竟然是再次袭来。

    这让风见怒不可及,在她发现这个人是江辰后,心中对他的印象一下子变得负面起来。

    她甚至是在想要不要告诉未婚夫。

    “莫名其妙啊。”

    江辰只是想看看比试资格能不能直接拿到,对风见过激的行为感到好笑。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