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岂不是练枪的人完全碾压我们啊?”

    听完易水寒的分析,有人无法接受,而且这么厉害的话,为什么练枪的人不多?

    就算是难度较高,可是比起短兵的优势,肯定会有很多人去攻克。

    “因为这是其一,你们不知道其二。”

    易水寒继续道:“就拿枪术和剑术两个领域来说,从一到十划分,剑术满级是十,枪术满级只有三。”

    “在前三级,枪术比剑术厉害和强大,可剑术会升到四级、五级直到十级。”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样子,难怪练枪的人那么少,一门武学无法伴随着境界走到最后,那可以说是鸡肋。

    更何况长武器还有诸多要求。

    “当然,我所说的枪术一到三级,在境界的范围是凝气境到通天境,很多人无法跳出这个范围,剑术也只能提升三级不到。”

    “故而,能练枪的人,都会选择练枪,不能练的人,也不会强求。”易水寒又道。

    “也就是说,面具男要想赢下薛仁天,按照易师兄的等级划分,起码要达到第四级?”有人终于听明白了。

    “是的,因为境界方面,面具男本来就处于劣势。“易水寒说道。

    只不过,这个等级的说法只是易水寒为了讲述自己观点举例的,对应的实力不太清楚。

    “易师兄,你的剑术,排在第几啊?”

    有人很聪明,拿易水寒作为参考标准想要得到答案。

    “四级吧。”

    易水寒笑了笑,给人十分自信的感觉。

    他在薛仁天的手中败过,结合之前他的理论,是说现在的他进步神速,有实力洗刷耻辱。

    “易师兄,你觉得这个面具男,会不会也达到四级?”有人好奇道。

    这次不等易水寒说话,旁边的人想也不想反驳。

    “易师兄乃是归一剑派首席弟子,归一剑道传人!”

    “就是,谁都是四级,岂不是谁都是剑道传人?”

    “你这人啊,不要抱希望了,面具男碰到克星了。”

    易水寒笑而不语,显然也是认同这些人的说法。

    平台上,薛仁天枪如游龙,横扫千军,强势无比。

    “你都不配让我认真,可怜,可叹。”薛仁天说道。

    “不过你倒是让我热身了。”江辰轻笑道。

    “嘴硬!”

    薛仁天见他还在逞强,握住枪身的双手交替位置,左腿往前踏出。

    过程中,可怕的枪威在蓄势着,银枪好似着火,发出橙色的气芒。

    他的黑发和裤脚无风飘舞。

    “游龙破日!”

    一声怒喝,一改冷傲冷淡的言语,原本就浓郁的战意仿佛积累的火油突然燃烧,气焰熏人。

    身子一动,长枪一舞,当真幻化出一头青黄色的神龙。

    咆哮的龙头拖着长约十丈的龙身,随着薛仁天脚步杀向面具男。

    这一枪,无处可躲,也无法抵挡。

    所有人瞪大着眼睛看向面具男,都想着他还能再次扭转局势吗?

    “说了,热身已经结束,你的枪,不值得一提。”

    面对神龙冲击,江辰依然平静。

    灵剑一扬,心念一动。

    在刚才的战斗中,他没有凝聚剑罡,也不催动不朽剑道。

    在没摸清楚敌人的全部实力之前,尽量不暴露自己的底牌,是战斗的常识。

    “风之意境,起!”

    “金之意境,凝!”

    “不朽剑道,起!”

    “长虹剑法:赤虬出笼!”

    稍微一认真,凛然的剑气席卷而去,掩盖住肆虐的枪威。

    一剑刺出,人剑猛冲而去,一头史前凶兽的气芒隐现在剑尖。

    “什么?!”

    易水寒大吃一惊,身为剑客的他,最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一剑有多锋利。

    他开始动摇,面具男有可能和他一样,是第四级的剑客。

    其他人的反应慢了一拍,在吃惊于面具男这剑的时候,台上的二人已经交锋在一起。

    嘶!

    招式碰撞,青黄色的龙头被江辰剑刃上的赤红色凶兽撕裂,龙身一分为二。

    “怎么会?!”

    薛仁天大吃一惊,完全没想到会这样,赶紧收枪格挡,护在身前。

    叮!

    灵剑落在枪身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印子。

    “呼。”

    薛仁天松下一口气,心想这一剑算是挡住了。

    不想,江辰竟然一甩灵剑,使剑刃借着惯性在银枪打转,赤红色的气芒凶兽借此猛扑在他身上。

    啪的一声,轮到他被击飞出去。

    “武学之道,没有高低贵贱,只有谁诠释的极致。”

    “你,鼠目寸光,上天给你练枪的资格,你却因此张狂,目中无人。”

    “所以你的枪法,不值一提,不堪一击!”

    江辰一句一剑,打得薛仁天节节败退,无法招架。

    银枪纵横,可强大的枪劲还未展现,就被剑芒斩碎。

    剑以它的锋芒,克制住银枪的长。

    尤其是在经过刚才的交手,江辰摸清楚他的枪法路子,料敌预先,完全不给薛仁天机会。

    正如别人所想的,战斗没有不变的模式,有些人武学相克。

    只是现在,被克制的是薛仁天。

    他在薪火榜的名次比绯月公主还要高,可现在的交手,表现还不如绯月公主。

    “想杀我?想治我死罪?就凭你也有这个资格吗?”

    江辰所追求的,不只是胜利,剑中带着杀意。

    人们有些意外,但不怎么惊讶,因为薛仁天出手前说过要杀人,现在技不如人,被反杀也是咎由自取。

    “神穿灵台!”

    薛仁天不甘心受死,拼劲全力想要反扑,让自己不至于被动到连认输的话都说不出口。

    “你跪下来求饶才是你的生路。“

    “用你这不堪入目的枪法反击,真是悲哀!”

    江辰以这家伙的口吻讽刺着,心神一动,天人合一的状态融入到剑法中。

    “长虹剑法:一剑三式!”

    一剑出,三招出现。

    分别砍在枪头、枪身、枪尾,薛仁天的招式还没出,五指就被震得一麻,银枪更是掉落在地。

    “死吧!”

    旋即,江辰一剑斩出。

    “我认”薛仁天惊出一身冷汗,想认输的他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

    “住手!”

    就在江辰要取走他性命的时候,一根箭矢突然射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