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够快啊。”

    江辰没想到谈论一个门徒比试会用这么久的时间。

    看着他这个反应,张婉愣了下,忍不住道“就这样吗?”

    “不然?”江辰不太明白对方的意思。

    “那些穿着铠甲的人可不怎么会叫道理。”张婉幽幽道。

    江辰想了想,看向对面那位美丽少妇,问道:“张夫人是如何打算安排的?”

    “起灵让你住在他的房间。”张夫人说道。

    不过,这话落下后,她很快发现江辰脸上怪异。

    在她反应过来后,霞飞双颊,娇艳欲滴,忙道:“我和他不同房。”

    自然,江辰也不会和她一起睡。

    “吓我一跳。”

    江辰无奈一笑,他还以为起灵这样热情。

    从这来看,起灵和对方不是真正的夫妻关系,而是利用这一层身份。

    他不由好奇起灵为什么会帮助对方。

    “你现在打算的?”张夫人问道。

    “带我去房间吧。”江辰随意道。

    “嗯。”

    张夫人果断同意。

    看得出来,她很不满今日士兵的态度,也不想表示软弱。

    但如果江辰害怕卷入麻烦,她也不能强求。

    所以听到江辰的决定,她笑容更加美丽。

    “明天开始准备门徒的比试。”

    说完,张夫人让人带江辰去房间。

    “我来吧。”

    张婉眼珠子一转,抢在丫鬟前面,来到江辰身前,“跟我来吧。”

    张夫人想说什么,但还是放弃。

    跟着少女,江辰走出庭院,来到城堡中一座高耸的塔楼。

    进入门中,并没有看到向上的楼梯,两个人直接飞到最上面一层房间。

    房间的装饰透露出住在这里的人身份。

    站在窗户旁边,更是能将整个城堡尽收眼底。

    带他来的少女没有离开,反而是坐在低矮的床榻上。

    一双纤细的腿儿在裙下踢来踢去。

    双手撑在床被上,用着慵懒的姿势面对着江辰。

    江辰回过身来,见到她样子,不由是一怔。

    因为角度关系,他能看到雪白的颈脖和下面那一抹雪白。

    “有事?”

    看着和刚才针锋相对完全不同的少女,江辰心想难不成自己的魅力吸引住对方?

    刚才的表现只是在引起自己注意?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张婉声音娇滴滴的,露出浅浅的笑容。

    “什么?”

    “明天你得到比试资格的地点,能不能告诉我?”

    少女说道:“我很想看看比试的资格长什么样子。”

    江辰凝视着她,过了一会儿,道:“你没有说实话。”

    “什么?”少女一怔,不太明白。

    “你想把比试的资格给谁?”江辰问道。

    张婉一惊,但很快拉着一张脸,嗔怪道:“你真的很多疑啊。”

    “你娘知道你打算将比试资格给那个华都吗?”江辰直接问道。

    这话宛如箭矢,突然射出去,让张婉措手不及。

    “你,你用了你的眼睛?”

    张婉马上想到什么,面露警戒。

    “如果这都看不出来的话,我确实要依赖眼睛。”

    江辰说道:“回去吧,小丫头。”

    张婉有些恼羞成怒,从床上起身,道:“这个名额本来就不是你的!”

    “这个你需要和你娘去说。”江辰冷笑道。

    张婉跺了跺脚,俏脸流露出几分委屈。

    忽然,她眼眸一转,流露出狡黠。

    “我会和她说的。”

    张婉一边说着,一边拨乱自己的头发。

    在江辰不解目光下,撕扯衣服,露出大片诱人风景。

    “我会和她说,你企图侮辱你,你猜她会不会把比试资格给你?”

    说完,她将裙子脱下,里面几乎是内衣,只有一件若隐若现的纱衣遮掩着。

    少女平坦的腹部和清晰可见的肋骨,胸前山峰饱满。

    “我敢说,你不仅不会得到比试资格,甚至可能无法活着离开。”张婉冷冷道。

    “那个华都知道你做出这样的牺牲吗?”江辰显得很平静,向她问道。

    张婉的反应说明被戳中痛处。

    她涨红着脸,怒道:“这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事情。”

    “想拿着比试资格所在去告诉他,获取他的好感是吗?”江辰继续道。

    “你闭嘴!!”

    张婉大叫道:“信不信我现在大叫?”

    “随便你。”

    江辰朝着床榻上一躺,双手枕在脑袋后面,饶有兴致打量着眼前少女。

    “你看,你把衣服撕成这样,但内衣还没事,身上也没任何撕扯的痕迹,你娘又不是白痴。”

    江辰说道:“你可以考虑把内衣也脱掉,我或许会满足你给你伤痕。”

    这番话一出,少女遍体生寒,情不自禁将手放在胸前。

    看着江辰满不在乎的样子,她不甘心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怕失去比试资格?”

    “我想成为神尊门徒,是避免许多麻烦,可现在才发现可能会遇到更多麻烦。”江辰说道。

    “那你放弃啊。”张婉急道。

    “这要看你,愿不愿意把事情变得麻烦。”

    江辰说道:“不管你大叫或者不叫,我会活着走出来,但是,你的朋友,你的亲人,你所有在乎的人,我就不保证了。”

    说着,眼眸仿佛是在一瞬间变成红色。

    这一下,张婉是真的害怕。

    这个从矿洞世界来的男人不一般!

    她仿佛是如梦初醒,连忙捡起地上的衣服,遮挡住身子,逃一样离开房间。

    落在塔楼下,张婉不急着出去,将撕烂的裙子收进储物灵器。

    拿出来的新裙子打算换上。

    万万没想到的是,塔楼的大门被人撞开,一群甲士在一名女子带领着冲进来。

    张婉宛如受惊的小鸟,重新飞回到最上面的房间。

    “陌生人,滚出城堡!”

    同时,江辰也听到下面传来怒吼声。

    在这塔楼中还带着回声,冲击感十足。

    “黄昏到了啊。”

    江辰看了眼窗户,夜幕正在降临。

    “十个呼吸中,离开塔楼,把门修好,我既往不咎。”

    同时,江辰的声音落在塔楼下士兵耳中。

    所有甲士面面相觑,惊奇自己所听到的话。

    “这家伙,莫不是失心疯吗?”

    张婉急急忙忙换好衣服,听到这话,看向床榻上的江辰,忍不住想到。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