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心夕当时直接拒绝。

    “出现观察的已经没有意义,反而会给神主清算的机会。”

    当时她是这样说的。

    也如她话中的意思,江辰利用这次的事情,让梵天音剔除队伍中有二心的人。

    剩下的人肯定会和各自神殿的联系会变得淡薄,加深对神宫的依赖。

    对此,心夕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她是发自内心觉得梵天音适合神主,因为背后有江辰支持。

    “可要如何查出和星妖族通风报信的人?”

    心夕对此感到期待,看向江辰的法身。

    六个神殿都有人监视,但不代表全都背叛。

    背叛的可能有一个,也有可能两个。

    “你们从现在起,不得和神殿联系。”江辰说道。

    旋即,他又是单独叫来神子和神女。

    “你们给各自的神殿回信,就说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暴露,我会不期而至。”江辰说道。

    “没问题。”

    破星神子一口答应下来。

    他们对梵天音谈不上忠心,但都觉得现在的神殿不坏,未来值得期待。

    “原来如此。”

    心夕琢磨着江辰这话意思,出乎预料的简单。

    但也会有效。

    在不确定江辰知道多少的情况下,和星妖族沟通的人肯定会自乱阵脚,离开神殿。

    如此,叛徒自然而然被揪出来。

    也不排除叛徒心智过人,那样的情况下依然是镇定。

    但只要到时候江辰的神眼去看,依然会识破。

    “果然,智谋只是实力的衬托。”

    心夕心想到。

    拥有着江辰那样的眼睛,任何阴谋诡计都派不上用场。

    在他的话分别传到六个神殿后,引起不小的风波。

    神殿负责这方面的人纷纷赶往玄黄世界,要向梵天音认错。

    他们只是监视,以防万一。

    然而,将情报交给星妖族的那个人,拿不定主意。

    “可恶!我不会就这样轻易算了的!”

    “江辰,我要你为我儿子偿命!”

    叛徒没有如江辰所想那样逃跑,反而是前往玄黄世界。

    但是在那之前,叛徒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

    江辰本尊这边,候飞将战舰给修好。

    “大人。”

    候飞来到他的身前,这一声大人比之前多出尊敬。

    “实在抱歉,会出这样的事情,我本以为他们不会查出来的。”侯飞说道。

    毕竟,事情的起因是星狼族要教训他。

    江辰不得不出手,大开杀戒。

    “和你没什么关系,反倒是我,差点让你们在星空漂流。”江辰说道。

    “哈,这里是主要航线,如果没被星妖杀死的话,哪怕战舰被毁,也能找到其他方法前往混沌世界。”

    侯飞笑了笑,随即,他又是凝重道:“刚才那位星狼女子肯定不简单,还请大人小心提防。”

    “我会的。”

    江辰本来想说不在乎的,但看对方认真的的表情,也就没有那样说。

    事实上,他的心思在杀完人后,全都是放在古神族天赋上。

    在杀掉那两名神帝后,原本那种躁动亢奋的情绪平复下来。

    江辰不仅没有放心,反而是感到害怕。

    按照这个规律,时间一久,方才的感觉又会再次袭来。

    又要通过杀人才能平静。

    甚至是到最后,他的天赋要想完全觉醒,必须要杀很多很多人。

    这让江辰的感觉很奇怪。

    这种方式觉醒的天赋,鬼知道会是什么。

    “哼,不管是哪一种,都别想影响到我。”

    不过,江辰又是想到自己的心力。

    如果心力再次突破,相信能够镇压住这种感觉。

    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六大神殿的人分别来到玄黄世界,找到梵天音和江辰,负荆请罪。

    六人中,几乎都是神殿的神守。

    其中还包括时空神殿的萧星河。

    江辰法身看到萧星河和苏川都在这里后,明白过来什么,道:“你们也是之前负责玄黄世界策划的负责人。”

    “是的。”

    六名在神殿中尊贵的神守,在梵天音面前单膝跪地。

    江辰则是站在天音的身边。

    “萧星河!”

    江辰大喝一声。

    时空神殿的神守脸色一变,但还是站起身来。

    神宫中,时空之殿的人脸色大变。

    心夕也是失去以往的淡定和从容。

    “雪儿。”

    江辰又把南宫雪叫来。

    在看到南宫雪的时候,心夕和萧星河神情更加难看。

    “你企图害死我的女人,之前求我原谅,现在又让人监视我们。”

    江辰冷笑道:“你说,我要拿你怎么办?”

    “公子,这是我们的责任。”

    萧星河说道:“我们身为神守,首要目标是以神殿利益为最主要的,至于你说的的监视,我更倾向于的说法是观察,毕竟我时空神殿数十名杰出弟子在这里,不可能让他们音信全无。”

    他倒也是硬气,声如洪钟。

    “那害死雪儿也是你的职责?”江辰问道。

    萧星河浑身一震,把头低下,不安道:“不管你相信与否,我都没想过害死南宫雪。”

    “你还想否认?”

    江辰本来都是打算将这事给翻篇,谁知道对方不承认,一下子怒火中烧。

    “就如同审问犯人,不会一下子用死亡威胁,逼得犯人失去选择,从而什么都不交代。”

    萧星河说道:“当时的情况,我是要与你合作,如果一下子弄死南宫雪,那就是愚蠢,我要做的事情是让她被痛苦折磨,一点点消磨掉你的心理防线。”

    他这样的说法根本不是为了辩解。

    如果是的话,那只能说他辩解的能力十分愚蠢。

    因为这样说只会激怒到江辰。

    所以,准确来说,他是在澄清自己的所作所为。

    “然后?”江辰眯着眼睛,那张脸根本让人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没想过你会直接挂掉通讯。”萧星河说道。

    “所以还是我自作聪明?”

    “不敢。”

    萧星河果断摇头,道:“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雪儿?”江辰把决定权交给南宫雪。

    “时空神殿教过我不少东西,我也结识到朋友。”

    说到这里,她余光看向不远处的心夕,眼眸转了转。

    “但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我和时空神殿一笔勾销,我们互不相欠。”南宫雪说道。

    江辰无奈苦笑,这果然是南宫雪才会说出来的回答。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