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么,努力吧。”

    灰袍老者没有多想,他相信在有机会去圣院进修的诱惑面前,没有人会拒绝的。

    留下一句话,他回到城墙。

    可惜啊!

    在场的人无不是摇头,目光聚集在面具男身上,都想知道面具下是什么表情。

    不过要是让他们知道真相,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为什么啊?”

    闻心表示不理解,在灰袍老者说出那话时,她都为江辰感到高兴。

    不过,她注意到江辰往三皇子的方向看了一眼,答案呼之欲出。

    只要一直晋级,就会有三分之一的几率碰上三皇子,在不限生死的规矩下,是斩杀这位无法无天的皇子最好时机。

    看着江辰走向楚洛,闻心很想上去。

    可她想到江辰隐藏身份,肯定有着自己的原因,强忍着内心冲动。

    “师兄运气真是不好,还以为在这第二回合不会被逼用剑。”楚洛说道。

    旁边的梦飞菲翻了翻白眼,不知该怎么评论这话。

    “都一样的,说不定下一轮的两个对手都没这样强的。”江辰说道。

    “肯定会的。”楚洛说道。

    梦飞菲点点头,从概率上来说,这确实是有可能。

    旋即,江辰找了安静的地方参悟,不像其他人观察其他的战斗,了解值得关注的人,以防在后面的比试中遇到。

    不过楚洛在帮他做这些,美目在平台上流转,默默记住那些有可能威胁到少主的人情报。

    如今,海量的选手经过一轮又一轮淘汰,锐减到数百名,几乎都是在火域有头有脸的俊才。

    在第二回合结束,剩下来的人之中,楚洛着重记下这几个人。

    李亨镜,公子榜榜首,玉树临风,浩然正气,在台上以直来直往的掌法攻势击败对手。

    其次是归一剑派的易水寒,传闻没有说错,归一剑道大有进步,而且运气极好,遇到的对手不强,出手明显有保留。

    和易水寒对应的,自然是狂人刀客吕飞。

    败敌只需要一刀,没见拔出过第二刀,非常强势。

    三皇子不需要多说,是少主的最终目标,也是所有人中实力最强的。

    还有两个人分别是薛仁天和墨狂。

    前者是皇朝大将军薛敬天的爱子,后者是墨家的人,是在万兽域因为江辰损失惨重的墨家。

    “只要少主在下一回合不遇到这几个人,就可以轻松晋级到十二强。”

    “听说十二强也会有奖励,虽然不是进修名额,但也好处无穷。”

    楚洛突然想到自己还有一**风丸,立马拿去给江辰,并告诉他这是通过打赌得来的。

    得知这点,江辰才收下。

    刚才和绯月公主一战,令他对天人合一的理解有了全新看法,使他刀法精进,剑道自然更上一层楼。

    这一**风丸来得很及时。

    “楚洛的师兄,你不会现在打算就用吧?万一你又是第一个上,可没足够的时间啊。”梦飞菲说道。

    “无妨。”

    江辰打开**盖,来到宽阔处,周身立马就被狂风笼罩,明明坐在地上,身子却是不由自主腾空。

    不少人见到他在这个节骨眼还敢去领悟意境武学,只能说他内心强大。

    还好在下一回合,第一批上场的人不再是江辰。

    这一批人中,有楚洛暗中记住的易水寒,他的第一个对手实力差距太大,一剑就将其击败。

    第二位对手位于薪火榜第十六名,叫他全力以赴,剑光璀璨耀眼。

    这场战斗,可以说是到现在最精彩的战斗之一。

    最后的结果是易水寒取胜,叫人心神激荡。

    因为在今天之前,易水寒在薪火榜的名次还是二十一名,现在击败第十六名的对手,说明进步的不止是一星半点。

    最为重要的是,易水寒全力以赴,可肯定还有绝招没用。

    击败两名对手,易水寒顺利晋级,最先成为十二强之一。

    这让归一剑派的人狂喜不已,十二强,离得希望不远。

    归一剑派的楼船上,各路交好的势力上去祝贺,包括天道门的人。

    宁昊天的师父,天道门太上长老袁洪和传功长老登上楼船。

    他们对归一剑派的执剑长老说了一番客套话。

    意想不到的是,执剑长老满脸倨傲之色,神情颇为无礼,在收下他们的祝贺和恭喜后,刻薄道:“话说回来,今天天道门都没值得关注的弟子,还这样兴师动众,出动数名太上长老啊。”

    其他势力的人面露怪异之色,归一剑派和天道门关系不好不坏,别人好心来恭喜,为何这样针锋相对?

    袁洪和传功长老眉头皱起,也是不明所以。

    “对了,那位叫什么来着?江辰?对,是这名字,你们还没去救啊?”执剑长老又道。

    众人恍然,他们想起了在万兽域的时候,江辰杀害过一名归一剑派的神游境弟子,斩断过一名神游境弟子的右手!

    归一剑派的执剑长老极为护短,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可江辰没有走出来,只好将怒火发泄在眼前的两名天道门长老身上。

    “天道门内部的事情,无可奉告。”

    袁洪没好气道,和传功长老离开楼船。

    不想归一剑派的执剑长老不肯罢休,又道:“真是可惜,那江辰不也是剑道传人吗?在万兽域兴风作浪,我还想看看和归一剑道相比,孰强孰弱啊。”

    船上其他势力的人偷笑,心想这执剑长老还真是嘴毒,今天天道门的处境本来就尴尬,还被归一剑道借着易水寒冷嘲热讽,成为笑柄。

    回到宝塔上的袁洪和传功长老脸色都不好看,刑法堂堂主和药长老见到了,好奇询问。

    “还不是那江辰,害得我丢人现眼,回去以后,更正信息,江辰已死!免得有人再来问!”袁洪没好气道。

    传功长老也很久没这样丢人过,可不像袁洪这样把怨气出在江辰,一个生死不明的可怜人身上。

    “好了好了,消消气,那位戴面具的家伙又上场了。”传功长老说道。

    面具男引得圣院的灰袍老者出面,尽管最后没能如愿,却也是非常了不起。

    “今日我天道门若是有面具男这样的弟子,也不用受这鸟气!”袁洪骂道。

    作者的话:一位老朋友要求的龙套李亨镜上线,时隔有点久,不好意思,各位也想跑跑龙套的朋友可以在书评留言,我会专门开个龙套楼,明天早上正式发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