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城墙上,大夏皇帝五指握拳,内心波动罕见的流露于表。

    绯月公主是他的骄傲,寄予着深深期待。

    没想到在第二回合的第一场战斗,就被逼到这个地步,令他信心有所动摇。

    “皇上,不必担忧,绯月公主使出月神降临,肯定会胜的。”大将军薛敬天说道。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

    大夏皇帝想到面具男的种种神秘,不是很笃定。

    这时,红芒消失,无数人伸长着脖子张望。

    绯月公主全力以赴的一击,人们第一反应是要看面具男的状况。

    结果发现修好的平台再次面目全非,可面具男却什么事都没有,就是手里又多出一根红色丝带。

    再看绯月公主,一双腿光溜溜的,除了发动招式后的疲惫,依然没有负伤。

    “这该死的秘术,到底这过程发生了什么啊?!”

    不少人都有怨言,就好像有蚂蚁在心里爬啊爬,对江辰是如何做到的无比好奇。

    绯月公主没有任何外伤,丝带却被脱掉,叫人浮想连连。

    “莫非两个人认识?秘术一开,绯月公主主动抬起腿让他脱?”

    “还是说江辰实力太强,能将绯月公主按在地上,再脱掉丝带?”

    无论是哪种情况,光是想象,就觉得香艳。

    这场一开始水火不容的激烈战斗发展到这个地步,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不过人们心里清楚,这离不开面具男的实力强大,不然早就命丧黄泉。

    台上面,看江辰手中还带着自己身体温度的丝带,绯月公主脸颊酡红,还好别人以为是猛烈进攻造成的。

    “你在羞辱我!”

    绯月公主一口银牙紧咬,回想刚才江辰的一剑,仍然是心惊胆跳。

    那一剑,能了解她的性命!

    “是的。”江辰也不否认。

    “你和我有过节吗?”

    绯月公主仔细回想,从一开始到现在,这人的话语中都带着敌意。

    忽然,她想到这人一开始说的话,道:“你是昊天的仇家?”

    “是。”江辰直接承认。

    “你到底是谁?!”

    这一次,绯月公主终于对他的身份产生好奇。

    “想知道?你不是问我有什么资格指责宁昊天剥夺别人神脉吗?”江辰问道。

    “是!那是宁氏内部的事情,你一个外人不知其中详情,恶意中伤,这样的品行,实在是下下等。”绯月公主说道。

    “这样吗?那你又知道什么?这样为宁昊天说话,是作为受益者的无耻嘴脸,还是因为无知?”江辰说道。

    “我是昊天未婚妻,我相信她的为人,至于你,戴着面具,叫人无法相信?”绯月公主冷冷道。

    “哦?”

    江辰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抓住面具的边缘。

    顿时,人们变得比期待胜负都要紧张,死死盯着在面具边上的手。

    失望的是,最后这个面具男又把手放下。

    “你会知道的。”江辰说道。

    绯月公主见他不说,高傲的她不愿多问,只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是多少?”

    在这一点,她一直都没看出来。

    现在想要了解个大概,奋起直追。

    “嗯?”

    江辰犹豫了一会儿,拿着其中一根丝带,绑在脑后,遮住面具上的眼洞。

    “这是?”

    明白他什么意思的人们再度震惊。

    不过被这样轻视的绯月公主第一反应不是生气,看着之前还在自己腿上的丝带,庆幸这个人戴着面具。

    “好!”

    旋即,绯月公主撤掉月瞳,不再使用秘术,以认真的状态出刀。

    弯刀在她手中如两头凶兽,张牙舞爪,疯狂扑向自己的猎物。

    谁知道,猎物却是精明的猎人,攻击被洞察,早早被化解。

    十刀下来,被目不能视物的面具男尽数抵挡,甚至于脚步都不曾挪动过分毫。

    确定江辰没有用神识代替眼睛,绯月公主身上的气焰彻底熄灭,转身朝着台下走去。

    一步步接近边缘,众人心中的惊讶也在扩大。

    面具男即将晋级!

    “等一下。”

    这时,面具男开口叫住绯月公主,将两根红色丝带丢了回去。

    一前一后,绯月公主下意识接住前面一根,接着恼怒的挥手将后面一根推回去,气愤道:“你那么喜欢,就送你了!”

    话音一落,她跳下平台,江辰顺利晋级。

    由于有了足够缓冲的时间,广场上倒是没有惊呼的狂叫,却也引起热烈地讨论,吃惊于面具男的实力,又对先前那些支持风之痕的人冷嘲热讽。

    楚洛脸上的笑容更加璀璨,尤其是身边好友梦飞菲的神情令她很满意。

    连败三名敌人的江辰将红色丝带一甩,随意缠在手掌上,跳到台下。

    作为第一个守擂的人,虽然自己的战斗结束,可其他人第二轮还没进行到一半。

    他有大把的时间用来恢复和归纳三场战斗所领悟到的东西。

    大夏皇帝眼看担心的结果发生,脸色大变,看了一眼灰袍老者,正打算说点什么。

    没想到灰袍老者突然站起身来,凌空飞起,来到广场之上。

    “小友。”他叫住面具男,面带微笑。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人反应不过来,不过见到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介入,偏偏皇宫没人阻止,不难猜出灰袍老者的身份。

    顿时,不少狂热的眼神落在面具男身上。

    “前辈,有事?”面具男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

    “我只有一个问题,你今年多大?”灰袍老者问道。

    这证实不少人的猜想,许多人呼吸都已经停住。

    “三十岁以下,符合参赛标准。”面具男像是没听明白。

    “哈哈。”

    灰袍老者笑了笑,道:“倘若你年龄低于二十,你现在就会得到圣院的进修名额。”

    人群沸腾,尤其是参赛的人,台上战斗的人都停了下来观看后续。

    面具男的年龄,会是多大呢?

    如果二十岁以下就有这样可怕的实力,能去圣院进修也是应得的。

    “前辈,我想通过自己的战斗获得名额。”

    面具男的回答引起不少惋惜的叹息。

    自然都认为面具男是在说好听的话,年龄已经超过二十。

    不过,没人注意到他往三皇子的方向看了一眼。

    “现在结束的话,我要怎么杀你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