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来这家伙激怒了绯月公主!”

    外面的人看着被红芒笼罩的平台,都没料到绯月公主一来就用这招,是想要瞬间把江辰击败。

    “这是只有掌握天人合一的人才能修炼的秘术。”

    “身处其中的人,如置身星辰中,身子不受控制,视听受到影响!”

    “你们说,面具男是败,还是死?”

    外人眼里,绯月公主赢定了,唯一的悬念是江辰能不能活。

    平台上,看着眼前的异象,江辰惊讶不已,如置身于红色世界,周围景物不变,可人群消失不见,头上挂着一轮血月。

    “幻术吗?不像!”

    在这诡异的环境中,他感觉双脚踩在流沙中,不断往下陷落,然而低头一看,明明什么都没发生。

    嗡嗡嗡!

    耳边怪响不断,视线开始扭曲,昏眩的感觉引起恶心。

    “云断青天!”

    绯月公主弯刀趁机来袭,刀气雄浑,如狂风扫平原,刀芒裂劲贯云霄。

    这一刀,正常状态下的江辰都不一定能接住,更不要说现在身处秘术之中。

    “杀神鬼斩:破!”

    关键时刻,江辰突然出刀,气势凛然,蕴含着剑道意境。

    两刀相碰,绯月公主和江辰脚下一沉,谁也没占到便宜。

    绯月公主美目眯成一道缝,不等心中的惊讶蔓延,左手的弯刀挥斩而出,右手的弯刀开始变招。

    两把弯刀和墨离的日月剑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掌握天人合一的绯月公主更为熟练,双刀同时发动,珠联璧合,防不胜防。

    不过皆是被江辰挡下来,人刀合一,变化万千。

    精彩的过招无人看见,外面等待结果的人们发现时间过去了几分钟。

    这几分钟时间,别说一刀,十刀斩出都绰绰有余。

    “莫非,有什么变故吗?”

    人们不敢往那个方向去想,不愿意承认面具男的强大。

    事实上,就是这样强。

    平台上的红芒如出现裂痕的蛋壳,啪的一声散去,化作无数的星光点点。

    江辰和绯月公主二人出现在人们视线中,各自站在平台一角,看不出谁占据上分。

    “竟然没分出结果?!”众人震惊,无法相信。

    “你竟然也掌握天人合一?”绯月公主很是惊讶,看江辰的眼神有些不同。

    要不是如此,是不可能破解她的秘术。

    江辰没有否认,道:“你如果是依靠着这样的秘术领先风之痕十个名次的话,已经没必要打下去。”

    意思很明显,同样是天人合一,能破解她的秘术,化解掉她最大的优势。

    “呵,稍微尝到一点甜头就自以为是,无知,可笑。”

    绯月公主冷笑一声,弯刀红芒如烈焰,照耀着美丽的脸庞,神态依旧高傲。

    “杀生鬼斩:困!”

    江辰一撇嘴,二话不说,拔刀相向。

    “好聪明!”

    绯月公主心说道。

    她的秘术有时间间隔,失败了一次需要数分钟的时间恢复,她保留实力施展,故而只需要一分钟左右。

    却没想到会被江辰看穿。

    不过,她不在乎。

    “愚蠢,天人合一的威力,可不是只有展现在秘术之上。”

    “神月四式:天惊!”

    绯月公主同样是完整的刀意,配合上天人合一,弯刀挥出,刀势惊涛怒浪,汹涌吓人。

    白皙的脚丫子落地无声,轻灵迅速,竟是后发制人,一刀止住江辰的困刀,另外一刀将其击退。

    并在去势已尽之后,一脚踹在江辰的胸口。

    江辰连退数步,一直到半只脚踩在平台边缘。

    “现在,你知道差距了吗?”

    绯月公主得意道。

    “天人合一融入到武学中,看来我落伍了啊。”

    江辰说出一句叫人琢磨不透的话来。

    五百年过去,有无数的东西失传,但也有更多的东西在进步和发展。

    天人合一,江辰只知道是用于修炼的意境。

    没想到五百年后,发展到和武学融合,不仅能让绯月施展秘术,还能将刀法提升。

    “好,好!”

    江辰忽然叫好,知道不足之处,才能进步。

    他抓住刚才一闪而过的领悟,也开始尝试着把天人合一融入到刀法中。

    “杀生鬼斩:灭!”

    江辰再次出刀,主动攻击。

    “愚蠢的人,真是叫人厌烦!”

    “神月四式:地怒!”

    绯月公主眉黛间流露出不耐,刀势更加惊人,双刀交叠,平台震动,大地似乎无法承受这一刀之威。

    “太可怕了!绯月公主的实力进步这么多!”

    “虽然名次没有提升,可一定是想着在今天比试顺便提升。”

    “神月四式,天惊、地怒、雷霆、不灭。这面具男竟然逼得公主使用第二招。”

    “是啊,刚才的秘术也被破,你们也听到了吧,这个面具男也达到天人合一。”

    被认为一击必败的江辰检查到现在,似乎是验证了楚洛刚才的说法。

    当然,风之痕的崇拜者不认同。

    “公主没有出全力,面具男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他能坚持到现在,难不成风之痕不能吗?”

    要想赢绯月公主困难,可要在没出尽全力的公主面前坚持一些时间,风之痕确实也可以做到。

    “他迟迟不用击败风之痕的那一刀,说明在防备的情况下,那一刀的威力将会如同儿戏。”那胖女人又道,言语中竭力贬低江辰。

    “你们不要忘了,公主殿下的境界是后期,江辰只不过是中期,倘若境界对换,又会如何?”

    有明眼人看出关键,提醒这一点。

    是啊,刀法过招太过精彩,以至于忽视了决定胜算最重要的境界之分。

    和风之痕一样,绯月公主是后期圆满,江辰是中期入门。

    可抛弃武学不说,两人气劲对碰,竟是谁也不输谁。

    “这怎么可能?这违背常理啊。”

    “有一种可能,这个面具男体内的神穴不比公主少。”

    “累积神穴吗?”

    这是一般天才都会做的,可这是有极限的。

    争论的时候,台上又是气劲暴走,双方过招分出结果,江辰落于下风。

    “哦?”

    不少眼尖的人发现在绯月公主出动第二式的时候,江辰却比前面一式的时候轻松许多。

    意味着,他在进步!

    不过大部分人看不出来,连续两招吃亏,已经是落败的前兆。

    “看到没有,他哪里有楚洛说的那样实力?”胖女人得意道。

    “楚洛,你师兄到底有什么底牌,才能堵住这贱女人的嘴?多少透露出一点嘛。”

    不知不觉中,梦飞菲站在江辰这一边,对胖女人没有半点好感。

    “你附耳来。”楚洛犹豫一会儿,觉得这个是可以说的。

    “嗯?”

    梦飞菲一喜,立马把身子凑过去。

    “我师兄,是用剑的。”

    一句话,让梦飞菲呆若木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