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尽管这听去很压抑,但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神殿船足够大。

    每一层里面都是介子世界,自成一片天地。

    江辰刚刚来到第六层的时候,苏行出现在他面前。

    “你给我等着!”

    苏行凶神恶煞,他本以为今天会教训到风无极,却没想到今天是风无极大出风头的日子。

    不仅如此,他还被害得被父亲教训一顿。

    也因为这样,他不敢出手,不过也威胁着他,“等到了试练之地,要你好受的。”

    很显然,他也是要去试练弟子的核心弟子。

    “那走着瞧。”

    江辰本来是笑而不语的,但想到自己现在是风无极,于是冷笑一声。

    “很好,我没想到被打断脊椎骨的一只狗还能重新站起来,不过正好,这样我踩起来才够意思。”

    苏行怒极反笑,继续挑衅一声。

    听到他的话,江辰面露怒容,整个人一触即发,随时都要动手。

    “苏行,你真的是拉低我们生命神殿的水准啊。”

    在众人期待着风无极到底会不会动手的时候,一个女人声音传来。

    现在是在神殿,不是在外面,苏行也有着自己对手。

    “如此咬着一个人不放,只有狗才会去做的吧。”女子无视苏行的怒视,戏谑道。

    一些人想要发笑,但是又不敢,只能是强忍着。

    “纳兰,你爷爷可真是够闲着,还让你来收小弟,那珍贵的生命还是趁早用在正事面吧。”

    苏行不甘示弱,一句话回击。

    女子听到她说自己爷爷要死掉,不由是大怒。

    在这两人发生冲突之前,苏行耳边的人在他耳边说了一句。

    苏行想到父亲的告诫,瞪了江辰一眼,“我们走。”

    如果是挑衅风无极,风无极主动动手,他大可不必担心。

    可如果是纳兰的话,不管谁对谁错,一旦发生冲突,追究起来,他会因为过去做的事情没有好果子吃。

    “多谢。”

    江辰看向那位叫纳兰的女子。

    “谢什么谢,要不是我爷爷叫我来,我才懒得管你,自己女人被抢了都不知道抢回来。”

    没想到的是,纳兰丢给他一句,气呼呼离开。

    江辰目瞪口呆,心想这星空的人真是莫名其妙。

    他有些同情风无极能在生命之都坚持那么久。

    一天过后,江辰进一步摸清楚神殿的一些情况。

    神殿分为两派。

    一派是长老为首,也是帮过自己的那位老者所在的派系。

    还有一派是神守,苏行他父亲所在的派系。

    两个派系影响着神殿从到下,哪怕是普通弟子。

    这也正常,很简单的统治之道,左右平衡。

    本来,神守派系占据着风。

    只是最近神守派系搞砸了一件事,现在做事都很低调。

    江辰最关心的天音。

    根据情报,应该是在最下面那一层。

    的确,他发现情报没有说错,他如果是硬闯,顶多是到第三层。

    虽然那样肯定会惊动天音,天音出来相认。

    问题是,生命神殿又不会让两个人欢天喜地离开,到时候都死在这里可不好。

    在试练开始的前一天,江辰被叫到第九层。

    所有试练弟子都招收完毕。

    江辰被叫来的原因不是他有什么特殊。

    神殿弟子和试练弟子都被召集。

    总共五百人,不多不少。

    显然,这是要进行战前讲话。

    很快,江辰看到一个眼熟的人。

    曾经通过魔帅的戒指投影看到的那位年男子,来自生命神殿。

    也是神殿的神守之一。

    苏川带着人来到那些试练弟子身前。

    “你们都是刚刚加入神殿,又要和神殿弟子进入试练之地,告诉我,我如何信任你们?相信你们不会喧宾夺主,抢夺我神殿弟子的资源?”

    苏川的一句话把大多数试练弟子给说懵。

    没人该知道怎么回答。

    “幸运的是,我不需要相信你,在试练之地所发生的一切,都会被记录下来,你们出来的时候,也会回到这里。”

    苏川冷笑一声,一股凛然的威压席卷每个试练弟子。

    “为了你们性命安全,所以给我听好了。”

    “不得杀害我神殿弟子,任何情况下都不行。”

    这很霸道,有些试练弟子面露不满。

    不能对神殿弟子动手,那神殿弟子对他们下手要怎么办?

    但很显然,神殿是要这样效果。

    让这些试练弟子避开神殿弟子。

    他们是让试练弟子去抢夺试练之地里面的资源,不是抢夺自己人的资源。

    “另外,杀害其他神殿弟子,我们将会重重有赏。”

    苏川继续道,这话已落下,众人仿佛都能够闻到鲜血的味道。

    “接下来,我念到名字的人,全部出列。”

    苏川根本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自顾自说着。

    在他飞快的语速下,将近二十位试练弟子站出来。

    江辰注意到每个试练弟子的表情不太好看,有几个还故意装作很茫然的样子。

    “唐石是吧?根据我们的调查,你父亲刚死不久,你却还有心情来参加试练?”

    苏川揪着一个人问道。

    “悲伤无济于事,大人。”

    这个叫唐石的人满头是汗,但还在大声道。

    “是吗?”

    苏川拿出一面镜子,道:“这面镜子能够展示出任何易容的人,你自己看看。”

    说着,他把镜子对准着对方。

    一些眼睛好的人马发现镜子里照出来的人和唐石完全不一样。

    唐石一咬牙,转身跑。

    不仅是他,其他被叫出列的人也是。

    不过,他们是在神船之下,又如何跑得掉。

    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们被暗出来的神殿强者给击杀。

    “这些人!都是其他神殿派来的内奸!如果被我发现还有谁,这是你们的下场!”

    苏川大声喝道。

    苏川做完这一切,看向战战兢兢的试练弟子,嘴角浮现出一丝笑纹。

    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杀一儆百,起到震慑效果。

    在他让这些人感受着余威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父亲,这镜子能不能用在他的身。”

    说话的人是苏行,他指向的人是那风无极。

    本来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