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皇甫华刀起那一刻,所有人都认为这一刀势不可挡,威武无双。

    可是江辰出刀以后,立即形成鲜明对比,就好像策马前行,忽然发现眼前的山峰后面出现一座更加巍峨的雄峰。

    二人的刀气更不是一个量级。

    皇甫华的刀气如同一个小池子,被江辰的大河淹没。

    “起!”

    十言合一落下,刀芒有裂天之威。

    一刀十式,十式合一。

    灿烂的刀芒之中,更是带着一股凌厉。

    “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

    皇甫华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杀生鬼斩是他的骄傲,是皇都四少之首的资本。

    家族长者说过,以他的年龄掌握到五言合一,称得上奇才。

    结果在眼前的江辰表现下,他方才知道自己有多稚嫩,杀生鬼斩的神效远超出他想象。

    结局没有悬念,皇甫华被击飞出平台,受伤在所难免的。

    胜负已分,有些人却不愿意相信。

    比如说令狐绝三人,京城最杰出的天才被人击败,意味着台上那人,足以傲视整个京城!

    皇甫鸣心境最为复杂,他想起了初赛的时候,自己说过的话,此时的感觉比昨天被掌嘴还要难受。

    “此人到底是谁!为何戴着面具?!”

    在接受江辰胜出之后,所有人心中的想法都是相同的。

    一道道神识落在他的身上,想要看透面具下那张脸,结果都是无功而返,就连通天境也不意外。

    “咦?”

    城墙上,灰袍老者因此变色。

    以他的阅历,天才对天才的精彩战斗他看过不少,而且说实话,江辰和皇甫华的表现,不入他眼。

    可是,连他的神识都无法看透面具,不禁产生了好奇。

    “是禁制吗?什么人布下的?竟能阻挡老夫的神识。”他心说道。

    与此同时,在广场上,一名在今天备受关注的青年看着江辰。

    他的身边有人问道:“吕飞,此人刀法如何?”

    “他的刀,很生硬,最后那一式,他的刀法水平根本施展不出来。他,其实是一位剑客!”叫吕飞的青年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眼中的战意在燃烧。

    不仅是他看出来了,在广场另外一边,也有三位风华绝代的青年在讨论着。

    “是故意藏拙吗?”

    “没这个必要啊,难不成是害怕吕飞找他麻烦啊。”

    “不,他是在趁机练刀。”

    三人分别是风之痕、高渐离、易水寒。

    皆是薪火榜前三十的存在,年轻人中最强的三剑客。

    最后说话的是易水寒,在其他二人向他看来时,道:“他有着一定的刀法基础,不然藏拙不了。”

    风之痕和高渐离非常意外,接着又是不屑。

    “刀剑同修吗?那真是愚蠢,刀与剑,是截然不同的。”

    “没错,这是庸人自找苦吃。”

    对好友所说的,易水寒不予置评,只是带有深意的目光看着江辰。

    很快,一刻钟恢复的时间过去,江辰又将面临下一个对手。

    当然,不仅是他一个人,其他人都是一样。

    只是江辰的表现引来不少人的惊奇,现在其他平台上也没吸人眼球的人,故而他所在的平台成为大热门。

    广场上,不少人看着自己的木牌,一部分人紧张,一部分期待,还有一部分坦然面对。

    “是我。”

    在众人相互张望的时候,一个人举着手中的木牌,面露一丝无奈的笑容。

    是无奈,不是无力。

    他并不喜欢江辰由自己来终结,因为他觉得两人的实力不是一个层次。

    这个人,就是三剑客中的风之痕。

    薪火榜排名第二十九名。

    领先皇甫华数十名,也难怪他会这样想。

    “下手轻点,给别人留点情面。”他旁边的高渐离说道。

    “我会的。”

    风之痕淡淡一笑,身形一动,剑光闪烁间,人出现在平台上。

    哇!

    人群哗然一片,薪火榜前五十的存在一直是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像风之痕这样的年轻剑客。

    在场不少年轻女子神情激动,眼冒精光。

    风之痕,薪火榜第二十九名,公子榜排名第五。

    白衣胜雪,黑发如墨,嘴角微微向上,懒懒的微笑,好像是对接下来的战斗不放在心上。

    “你还要战?”风之痕问道。

    “为什么不战?”

    “我和你上一个对手可不同,你赢不了的。”风之痕说这话时,笑容依旧,嚣张的话在他嘴里没有张狂之意,好似他说这话天生合适。

    “薪火榜排名第几?”江辰问道。

    “一个月前三十六名,现在二十九名。”风之痕轻笑道。

    “跨度确实挺大的。”江辰说道。

    风之痕微微点头,伸出右手,朝着平台下面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不过,要是打败你,提升几十名,想想都值得期待啊。”江辰又道。

    顿时,人们呼吸一顿,风之痕伸出去的手僵在那里。

    “有意思。”

    高渐离和易水寒看了眼彼此,面露笑容,很乐意看到好友碰壁。

    “呵。”

    台上,风之痕笑容有了些许变化,宛如一把刚出鞘的剑闪耀光芒。

    “痴人说梦!”

    四个字,风之痕说的抑扬顿挫,灵剑拔出,剑芒升起,寒风般的剑气将刚才刀客对决留下的气息吹得一干二净。

    “好风采!”

    “不愧是公子榜的俊才!”

    仅仅是拔剑,就让在场不少女性倾心,白色的身影道不尽的潇洒。

    “我说楚洛啊,你这师兄够可怜的,击败皇甫华,又来一个风之痕”

    梦飞菲叹气摇头,无论她对江辰多么要求,猜测江辰有什么底牌,在风之痕上场之后,都变得不重要了。

    可是,她话没说完,惊讶的发现楚洛神情不对劲。

    尽管也是担忧,却不是她所想的那种担忧。

    “师兄肯定吃大亏,希望下一个对手运气好点。”楚洛呢喃道。

    “下一个对手?”

    梦飞菲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岂不是说,楚洛只是担心风之痕会消耗江辰战力,但最后的结果,依然江辰获胜。

    “楚洛,你醒醒,那是风之痕,薪火榜前五十的存在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