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江辰心情愉悦,神清气爽。

    和南宫雪分别数年之久,彼此间的想念都在昨天发泄出来。

    由于都是神王,那动静可不得了。

    天宫的人都以为来了一场小地震。

    而且一来来一晚上。

    “都是你,我没脸见人了。”

    南宫雪把脸埋进枕头里,那纤细白皙的小脚踢来踢去。

    “谁让你昨晚只顾着叫。”

    江辰话刚说完,就被一个枕头砸中。

    旋即,江辰随手把枕头一丢,冲了个冷水澡,换上干净衣服。

    等他拿着剑匣来到外面的时候,奇星,真名张星奇的哥哥还没来。

    倒是巫神带着玄黄世界的神王到来。

    “你们来干什么?”江辰好奇道。

    “给你助威啊。”

    龙神理所当然说道。

    “你们还是尽快熟练神诀要好。”江辰轻笑道。

    不过来都来了,他们也没回去,和江辰一起等待着星空中的强者。

    “巫神,听说你昨天和星空强者过招了?”妖神忽然问道。

    这话让巫神备受瞩目,他骄傲道:“星空也不全是强者,和我同阶的神王都没我强,一起上都没用。”

    “同时几个神王?”龙神也问道。

    “七八个吧,这就是强族的优势。”巫神说道。

    “那看来我能对付十多个。”

    龙神一本正经,自言自语。

    “差不多。”妖神也道。

    “喂喂喂,要打架吗?”

    巫神气得鼻子都歪了。

    这时,好久没出现的火麒麟从戒指中出来。

    “怎么了?”江辰好奇道。

    自从萧红雪死后,火麒麟觉得人生失去盼头,一直待在火神戒里。

    这让江辰感到自责。

    “有一个火属性很强的存在靠近。”火麒麟凝重道。

    几乎是在他这话刚刚落下,天空上出现一艘战舰。

    正是神铁星那一艘。

    在进入玄黄世界后,张友生一行人来到甲板上,打量着这个世界。

    忽然间,战舰凭空停下。

    甲板上的人都很茫然。

    “是自动停下来的。”

    张友生告诉着其他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战舰会停下来,全力防御。”

    “危险?难道这些土著还敢主动对我们出手?”

    “真是不知道死活啊。”

    甲板上的星空天才们无不是气愤。

    “不是这世界的人。”

    张友生意识到什么,看向不远处的云雾中,道:“是哪位朋友?”

    众人顺着他目光看过去,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在他们觉得张友生感知出错的时候,云雾里出现一道身影。

    嗖!

    甲板上的天才强者纷纷亮出兵刃,全神戒备。

    不过,在看清楚这个人的外貌时候,一个个都吓得不轻。

    “都把武器收起来。”

    张友生也是面露肃然之色,告诫自己人不要冲动。

    出来的这个人其实没有外貌,因为佩带着面具。

    那面具上画着美丽的雪景。

    这样的面具在玄黄星域只有一个人能够佩戴。

    拂晓剑神!

    不仅是面具一模一样,每个细节都和他们知道的没有差别。

    尤其是那独一无二的凌厉剑气。

    张友生注意到对方的手放在剑柄上,吓得不轻。

    “我们是为三弟而来”

    张友生明白对方的意思,虽然没说话,但是在查明自己等人的来意。

    在他说完后,拂晓剑神才把手从剑柄上放开。

    这说明他们的目标没有冲突。

    “敢问剑神所为何事?”张友生松下口气,询问道。

    “杀绑架你弟之人。”

    拂晓剑神留下一句话后,原地消失。

    甲板上,张友生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还会有这样戏剧性的事情。

    “看来不需要我们出手啊。”

    “不管怎么样,我们先找到张公子的下落,免得对方来一手同归于尽。”

    于是乎,这些人急急忙忙跟上去。

    等到他们来到高空的时候,立即感受到一股浩瀚的剑气狂涌而出。

    “这是剑神在宣战!”

    “也好,省得我们还要去找那人!”

    他们朝着剑气的方向赶去。

    同样感受到剑气的人还有江辰。

    依仗着身法,他比张友生等人来得更快。

    当江辰看到拂晓剑神的时候,对方也在看他。

    江辰立马感受到熟悉的仇恨光芒。

    “嗯?”

    对方的形象和张星奇那位哥哥完全不同。

    “你哪位啊?”江辰好奇道。

    “凌辰,受死吧。”

    拂晓剑神发出冰冷的话语。

    “这里没这个人,你找错地方了。”

    江辰想打开慧眼一探究竟,可还是放弃,考虑也和以前一样。

    如果阿猫阿狗都是要打开慧眼,那样容易产生依赖。

    “你就叫凌辰,你父亲是凌天,你母亲是涂山羽,你之所以会叫江辰,是因为你父亲一个兄弟为他战死,也叫这个名字,加上逃避两族,才会取这个名字。”

    拂晓剑神语出惊人。

    赶来的张友生齐齐变色。

    “伯父怎么没说这江辰和涂山氏有关?!”

    跟随张友生的那些人惊恐不已,先前表现最积极的人都是面露埋怨。

    “江辰绑架我弟,哪怕我们杀了他,涂山氏也不能说什么。”

    张友生不怎么惊讶,已经知道这点。

    其他人听这样一说,虽然不像刚刚那样害怕,可还是不安。

    好在,有拂晓剑神在这里,他们倒也不必担心。

    如果拂晓剑神都是解决不了的话,他们更是没有必要出手。

    当然,那是不可能发生的。

    江辰听到这话,不想开慧眼也得开。

    但是,慧眼当中,所看到的是一片迷雾!

    这是有强者在对方身上留下来的印记,以防任何人的探视。

    “你到底是谁?”江辰忍不住道。

    “我就让你死得明白一点。”

    拂晓剑神说完,原地消失。

    只有江辰捕捉到她的气息,跟了上去。

    来到四下无人之处,浮现剑神说道:“我母亲和你父亲有婚约,我母亲也深爱着你父亲,可你父亲薄情寡义,背弃婚约,被你母亲那个狐狸精给迷惑!”

    “我母亲解除婚约后,整日浑浑噩噩,被当成家族耻辱。”

    “我不管你经历了什么,说话最好放尊重点。”

    江辰冷冷道:“你再敢说我娘一句坏话,你将永远离不开这里,你尽可试试。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