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笑的人不是江辰,反而是战台上的人,各族各势力都有。

    他们仿佛在这个人身上看到曾经愚蠢的自己。

    战台上,起码有过半的势力和江辰有过结仇。

    曾几何时,这些势力也像是商奇这样愚蠢,出言威胁江辰。

    一次次悲惨的经历告诉他们,那绝对是最傻的行为。

    “你不该威胁江辰的。”

    有人在战台上大喊大叫,是段云。

    商奇算是见证到这片世界的人有多奇怪。

    在他还带着不屑的时候,他发觉江辰的剑锋即将袭来。

    第二式他绝对挡不住的剑招必然会要掉他性命。

    “雪儿,不不不,南宫小姐,帮我劝劝你丈夫。”

    商奇心里大骂,转过身去,对着星空战舰上的南宫雪求助。

    南宫雪犹豫一番,还是飞了过来。

    “江辰,还请不要下杀手。”南宫雪不知道自己的话还有没有用。

    她不在乎商奇,只是为大局着想。

    “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江辰冷笑道。

    “我,我是你妻子。”南宫雪诺诺道。

    “是吗?成为我众多女之一,不是会委屈你吗?筱偌,把笔和纸拿过来,我给她写封休书。”江辰说道。

    “不要!”

    听到休书二字,南宫雪尖叫一声,仿佛是遇到致命危险。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江辰冷冷道。

    “江辰,我,我错了。”

    南宫雪低下头,终于恢复了往日几分的姿态。

    “错了?那就跪下!”江辰沉声喝道。

    “啊?”

    南宫雪惊得抬起头来,不是跪下不跪下,现在可是当着天下人的面啊。

    不过,她马上发现自己和江辰周围都笼罩着一层水雾,隔绝外面的一切探视。

    南宫雪松下口气,心中欢喜江辰还是挺心疼自己。

    可笑容刚刚出现在脸上,就看到江辰冷峻的神情。

    她很麻利跪在地上,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江辰步步上前,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挑起那张精致的脸蛋。

    “还想和别人假结婚吗?”江辰问道。

    “不不,那都是别人提的建议。”南宫雪连忙摇头。

    “你是我四个女人之一,因为你的行为,你还要做最小的那个,有意见吗?”

    南宫雪继续摇头,小声道:“只要你不赶我走都行。”

    “呵呵,之前不是傲气冲天嘛,还让我上船见你?”江辰冷笑道。

    “不敢了。”

    “以后你还会和你姐姐们一起服侍我,对高傲的神王来说,愿不愿意接受?”江辰又道。

    南宫雪好半会才反应江辰说的服侍是什么意思。

    她俏脸绯红,害怕江辰生气,没有犹豫,点了下头。

    “说出来。”江辰没放过她。

    “我,我愿意。”南宫雪羞涩道。

    江辰放开她的脸庞,背对着她往前走。

    “我是看在你这几年在外面表现的还算是有妻子本分,我才给你一次机会,但你这次不仅错了,还伤了夜雪的心。”

    江辰说道。

    南宫雪贝齿咬唇,想起在冰灵族和夜雪的谈话,心里又是一番滋味。

    “现在先算了,等到一切结束,还有家规等着你。”

    江辰说道。

    南宫雪对家规还很茫然,不过也能想到是什么内容,身子有些不自然摆动。

    让对方起来后,江辰撤掉水雾气。

    南宫雪没有犯大错,更没有和别人有过暧昧。

    就这样把她推走,反而白白便宜其他男人。

    人们无法看到水雾中的情景,但根据水雾出现的情况,能大概猜出什么。

    在水雾消失后,他们看到服服帖帖的南宫雪。

    “这一下,才是真正无敌的夫妻组合啊。”

    人们感叹道。

    “恭喜公子!”

    忽然,战台上有精通马屁的人大叫一声,恭敬跪拜下去。

    “恭喜公子!!”

    其他人有样学样,跟着跪下来。

    整个玄黄世界,都在江辰面前下跪。

    “神气什么!等回去以后,把风哥叫来,要你死无葬身之处!”战舰上的商行心想到。

    “那个?”

    商奇被晾在一边,很是苦闷,不得不主动伸手引起注意。

    “世界奉我为尊,你们却是辱我,你们觉得会是什么结果?”

    话音落下,江辰第二剑发动。

    “江辰?”

    南宫雪还以为自己求情成功,大为焦急。

    “你有话说?”

    江辰向她看去,剑势暂时收敛住,“我可以放过他们,你也顺便和他们一起走吧。”

    听到最后一句话,南宫雪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江辰会心一笑,罚天剑奔腾而去。

    “时空神殿不会放过你的!”

    临死之前,商奇怨毒大叫着。

    战舰上的商行面若死灰,死亡的恐惧面前,她都忘记去想着如何报复。

    忽然,她感觉到一股寒意,接着看到前几天被她冷嘲热讽的绝美女子出现。

    “你”商行想要开口。

    不过,夜雪二话不说,一剑划出去,结束她的性命。

    如此一来,这对时空神殿的兄妹丧命。

    南宫雪神情莫名,有自责,也有无奈,更多的是担忧。

    时空神殿不会算了的,兄妹二人的那位哥哥也不会当没事发生过。

    “还要感谢这两人,神清气爽。”

    江辰振作起来,将罚天剑收入剑匣中后,然后念了几个人名字。

    旋即,武神级强者来到他面前。

    江辰分别朝着这几人眉心中点出一指,一粒金光钻入到他们脑海中。

    这几人吓得还以为是江辰要用什么手段控制住自己。

    但很快发现不是,在弄清楚是什么东西以后,一个个激动万分。

    “神诀!”

    而且还是对应着不同种族的神诀!

    原来不仅萧红雪承诺中的条件,江辰同样也具备着能力。

    “那个,我怎么没有啊?”

    巫神看得一阵眼红,屁颠屁颠跑上来,道:“巫族再也不敢和公子为敌,以公子为尊!”

    “以公子为尊!”

    巫族战士响应号召,大声叫喊着。

    江辰的境界摆在那里,以往的仇恨别说放在心里,哪怕是记在心上也没用。

    曾经记恨江辰杀死珍贵真龙的龙族都不敢说二话。

    江辰对他们来说不再是简单的一个人,和天神没什么区别。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