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南宫雪接住自己的好友。

    “我没必要和你解释。”

    江辰冷冷道。

    冰冷的语气和眼神让南宫雪愣住了,在这一个瞬间,她感到快要窒息。

    她甚至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

    “江辰!”

    商奇先是查看了自己妹妹的情况,在发现至亲之人的情况不可恢复后,怒火冲天。

    “江辰,商奇乃是时空神殿十大高手啊。”

    南宫雪急忙道:“他们也是这次拯救玄黄世界的希望。”

    “哦?怎么个希望。”

    江辰倒是想听听。

    “你不必知道了,玄黄世界没救了,起码你们本土的势力都没得救。”

    “这一切,都因为你。”

    商奇打断要向江辰解释的南宫雪。

    “我不明白,你哪来的胆子。”

    商奇想要知道答案,瞪着江辰不放。

    “因为,这是我的世界,你们肆无忌惮闯入进来,蔑视江辰,侮辱我的女人,还要教我怎么救这个世界。”

    “不杀你们,已经是仁慈。”

    听到这样的回答,商奇怒极反笑。

    “你的世界?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形容生命星辰,你算什么玩意。“

    商奇怒喝道。

    “江辰,不要逞强,他的实力是我数倍之上。”

    南宫雪焦急了,感受着商奇的杀气,担心江辰出事。

    “最重要的是,他真的能帮到玄黄世界。”

    “雪儿。”

    商奇故意用着这样的称呼,大声道:“你不必多说,我必须要让他付出代价。”

    说完,他再看向江辰,想要开口。

    不过,江辰什么也没说,返回到战台上面。

    “你给我站住!”

    商奇大叫道。

    可奇怪的是,江辰根本不理会。

    “这边。”

    在商奇要动手时候,江辰的声音反而从空中传来。

    人们这才发现自己注意力都被这边给吸引住。

    抬头一看,飞星号赶到这里。

    江辰本尊带着夜雪和筱偌来到商奇的身前。

    “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拯救世界的高招吧。”

    江辰很想知道南宫雪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于是开启慧眼,在两人中扫过。

    慧眼起到作用,但无法完全南宫雪和商奇的记忆。

    在这两个人生平接触到一些可怕强者的时候,所看到的都是一团金辉。

    可见在星空中,一些强者不仅是名字不可以提起,也无法通过别人记忆窥视。

    不过那都是无关紧要的,江辰得到自己想要的。

    他比较满意的是南宫雪这几年都对外说自己有丈夫。

    尽管还是有无数追求者,但仍然保持着专一。

    而让南宫雪变成这样的原因是她在星空中并不顺利。

    她本来不是天才,去了神宫之后,受到无数质疑。

    后来,她凭借着天赐之女的天赋证明自己,但却发现那只是开始。

    星空中天才无数,强者如云。

    南宫雪一次次碰壁,一次次奋起直追,都只是取得中上流的水准。

    在她之上,仿佛有着一层无法跨越的鸿沟,将她和真正天才隔绝。

    这种落差直到她返回玄黄世界的时候,发生巨大变化。

    尤其是在她那位朋友商行的蛊惑下,对江辰逐渐疏远。

    还有就是所谓的拯救世界计划。

    简直是让江辰笑掉大牙。

    现在星空中,处于休战当中,血族和各大死对头都有一系列约定。

    谁先违反,就会遭到制裁。

    在这些规定中,血族依然可以对玄黄世界发动一次攻击。

    一次,只有一次。

    弥补五百年前的那次失败。

    在这个期间,生命星辰的势力不得参合进来,不然全面开战。

    生命星辰的势力只能通过迂回的方式来想对策。

    其中包括利用南宫雪身为玄黄世界之人这个身份。

    先让她和江辰解除婚约关系。

    再和商奇的某位表哥假结婚。

    这样一来的话,商奇的表哥和表哥的随从都能名正言顺参与进来。

    南宫雪之所以抱着这样大的期望,自然是因为商奇的表哥非常厉害。

    是那种一个人相当于军队的强者。

    结果江辰倒好,直接把商行给废掉。

    而且现在,还要和商奇大战。

    “雪儿,你应该听说过坐井观天吧。”

    商奇冷冷道:“这个人自以为是这世界的霸主,能够无视一切,却不知道自己在星空中多么渺小。”

    南宫雪神情无比复杂,一直看着江辰不放。

    “你的废话可真是够多的。”

    江辰嘲弄道。

    “看招!”

    商奇彻底暴走,他还在等南宫雪向自己求情来着。

    既然江辰这样不识趣,也不怪他心狠手辣。

    南宫雪的寒气轻而易举毁掉魔帅和魔物大军。

    商奇又比南宫雪厉害数倍。

    这是在场的人衡量这场战斗双方实力的依据。

    为此,他们为江辰感到担心。

    这次大战恐怕会比萧红雪那一战还要激烈。

    商奇是一名刀客,拔刀即是出刀,月牙状的刀芒横扫而去。

    看似简单的技法,实际上却是神术,体现在这一刀的威力上。

    在场的人忽然注意到江辰竟然没有披上神甲,任由着这一刀落下。

    眼看着要被分成两半,剑匣中的神剑一飞冲天,迎上刀芒。

    挨到神剑的锋芒,刀芒一下子从中折断,化为乌有。

    反震的力量落在商奇身上,将他向前冲刺的气势逼停。

    “星空中的人都像那你们这样夜郎自大吗?”

    江辰伸出手,接住罚天剑,戏谑地看过去。

    毫无疑问,商奇和商行兄妹俩处于震惊中。

    江辰这轻描淡写的一剑,所造成的威力,和二人认知中的完全不同!

    “不是连普通神王都对付不了吗?”

    商行难以置信,都忘记身体上的疼痛。

    不仅是她,连南宫雪也是如此。

    “南宫雪是吧。”

    忽然,在二人还在吃惊的时候,筱偌飞到战舰上面。

    “你自持甚高,认为江辰配不上你,但我知道,你对江辰还是有感情的,我猜你真正目的,是想独占江辰吧。”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