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呼!

    江辰猛然睁开眼睛,喘着粗气。

    他侧躺在家里的大床上。

    “又做梦了?”

    一只芊芊玉手放在他肩膀上,披散着一头瀑布般黑发的筱偌探出一张精致的脸庞。

    江辰伸手擦掉脸上的汗水。

    一个翻身,将筱偌紧紧抱住。

    珠圆玉润的娇躯很快融入在他宽阔胸膛中。

    这是在覆灭帝魂殿的第三天。

    他返回天宫,想要拜祭师父。

    萧红雪擅长用火,江辰也是。

    所以他知道大多数敌人的下场。

    被烧成灰烬,在天地中什么都不会留下。

    师父无名也是一样下场。

    不仅是师父,天宫和仙宫在帝魂殿的突袭下,死伤惨重。

    其中有很多无条件相信江辰的人。

    这两天来,休整中的江辰过得很不好。

    脸上一直是愁云密布,那对剑眉像是一直没有松开过。

    他好半会才放开佳人,披上便服,走出门外。

    “我出去透透气。”

    “嗯。”

    筱偌已经习惯,每到晚上,江辰都会注视着星空,一坐就是一晚上。

    这次,江辰也是一样,他来到一处无人孤峰。

    坐在山巅之上,在月光照耀下,遥望着天空。

    星空恢复,完成最深的执念,随之而来的是空虚和迷茫。

    他思绪仿佛回到远古时代,不败战神还是儿时的时候,被娘牵着手遥望天空。

    “二郎,我们不是一无所有,我们还有这片星空。”

    那一直在耳边响起的声音随风而逝。

    江辰的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已经有三位母亲。

    对每一位的亲情都是真实的。

    哪怕是远古时代那一位。

    “出来陪我喝酒。”

    江辰对着火神戒说道。

    然而,火神戒没有回应,火麒麟像是不在里面。

    “对不起,我无法允许那张脸还在这世间行走。”江辰又道。

    火神界涌现出炙热的感觉。

    火麒麟没有马上出来,在一番犹豫后,才是现身。

    “那你要答应我,哪怕不能夺舍别人,你也不能把我炼出剑灵。”

    火麒麟一本正经说道。

    他心里是有怨气的。

    他心心念念的萧红雪身体被直接粉碎,完全违背之前说好的。

    不过,火麒麟想到江辰对这世上的贡献,也不好意思怪罪。

    “我答应你。”江辰说道。

    “好熟悉的星空啊。”

    火麒麟接过江辰的酒**,像是人一样坐起来,前面的蹄子稳稳当当夹住**子,再将**口送入到嘴中。

    “仿佛是回到远古时期,你真的做到了,战神。”

    一杯酒下肚,火麒麟的情绪就变得激动。

    江辰咧嘴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意识仿佛脱离身体,朝着星空飘忽而去。

    身边的火麒麟一口气将**中酒都给喝光。

    两个从远古时代存活到今日的灵魂在这孤峰上缅怀着往昔。

    “啊啊啊,炎帝,你为什么不带上我啊。”

    “我也可以去星空的啊,我在这里好孤独。”

    忽然,江辰思绪被旁边的大喊大叫拉了回来。

    转头看去,火麒麟竟然在发酒疯。

    **中的酒明明还剩下一半。

    江辰正想嘲笑他的酒量,忽然想到火麒麟不是实体,是喝不醉的。

    再看他疯癫的样子,江辰收回到嘴边的话,什么也不说。

    不知不觉中,江辰再次睡了过去。

    醒过来的已经是日初,温暖的阳光照在地上。

    江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火麒麟,睡在他的脚边,打着呼噜。

    江辰没有惊醒他,缓缓起身,伸直腰背。

    “应该是今天吧。”

    心念一动,江辰来到天宫。

    “神王!”

    他刚刚现身,震耳欲聋的叫喊声响彻起来!

    放眼看去,天御域人山人海,各族各势力的都有。

    不管是什么种族,脸上都写满着恭敬和敬佩。

    甚至有的人还跪拜下去,表达尊敬。

    江辰心里自嘲一笑,这些人中,不知道有多少在之前骂自己是祸害来着。

    “公子!”

    巫神、妖神、龙神等等,能在这世界说得上的话纷纷来到江辰面前。

    他们低下头,表达着尊敬。

    不管江辰心情如何,他都已经成为这些人心中的希望。

    在帝魂殿的事情发生后,无疑是在玄黄世界引起一场海啸。

    当天所发生的事情,被人大书特书,精彩程度简直罕见。

    江辰大战萧红雪。

    冰封整个帝魂殿。

    魔帅突然杀到,逼得江辰恢复玄黄世界。

    在惊险的时候,来自于星空之外的女强者到来。

    举手抬足就杀死所有魔物和魔帅。

    听上去简直是故事!!

    在确定一切都是真的后,人们能选择的只有接受。

    圣灵大陆早已经被江辰征服,所以在江辰覆灭帝魂殿之后,整个大陆归心。

    在凌云殿带领下效忠江辰。

    无尽大陆上的武神宫和夏族也不敢再有二话。

    天剑大陆那边,他们做梦都希望江辰能指点他们奥义剑术,更是没有二话。

    这个世界,都已经臣服在江辰脚下。

    “都赶去战台吧。”

    江辰说道。

    “是!!”

    尽管江辰的话听上去漫不经心,可得到的回应却是激情四射。

    玄黄世界最强的力量赶赴原本圣域所在。

    江辰化出一具法身,跟着队伍一块同行。

    “现在是要去灵族吗?”

    筱偌上来问道。

    这几天,江辰一直还没去冰灵族。

    倒是夜雪先行一步,去见了自己的姐妹。

    “懒得去。”

    江辰只给出三字,把筱偌抱起,“我现在不关心世界,只关心你。”

    这几乎是当着世界的人面前,哪怕是筱偌,一张脸也是绯红。

    “你要死啊。”

    筱偌挣脱他的怀抱,娇羞不已,没好气道:“现在还是白天呢。”

    “白天又如何?”

    江辰笑了笑,高举起右手,斗转星移,他和筱偌来到世界另外一边,这里繁星点缀,还是夜晚。

    “现在是晚上了。”

    四下无人,都是荒野。

    “啧啧啧,世界最强者就可以这样任性吗?”

    筱偌说这话时,语气中掩饰不住的自豪。

    “最强的人当然要任性。”

    江辰笑了笑,炽烈的火焰将衣服烧光。

    “过来。”

    以这样方式脱个精光后,他看了过去。

    “你个冤家,这几天还没折腾够嘛。”

    筱偌白了他一眼,娇美无限,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着,但还是伸手去解衣带。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