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萧红雪如同火神,背后的上空出现一个气势汹汹的火麒麟。

    那是他的武魂。

    同一时间,他右手往前面抓出去。

    手掌幻变成锋利的血红爪子,是火麒麟的爪子。

    指间的火芒炽烈无比。

    如果说冰属性能将敌人的防御降到零点再轻易击碎的话。

    难免萧红雪这一爪能融化掉任何防御。

    哪怕是一块钢板在接近的时候都会被溶解成铁水。

    嘭。

    江辰身上同样燃起熊熊烈火,不死神鸟在高空展翅翱翔,体积是火麒麟的数倍。

    江辰脚尖发力,转过身去,拳头猛地击打出去。

    两位宿敌短兵相接,同样是炽盛的烈火,谁也不谁给输。

    在交锋的瞬间,天空化为两片火海,左右分开。

    江辰几乎一下子被击飞。

    不过是直飞出去,身子依然保持着停止,并在停下来那一刻瞬间进入到战斗状态。

    “不成为武神,一切都是浮云。”

    “上次一战,你我都清楚,当时我们谁也无法杀掉谁,只能激流勇进,不断向前,谁先达到武神,谁才是王者。”

    萧红雪像个胜利者,宣布着江辰的生死,“结果你现在还才突破武帝,你败了。”

    在他眼中的江辰擦着嘴角流出来的鲜血,没有说什么。

    “殿主……小心!”

    倒是下面的人突然发现什么,吓得不轻。

    萧红雪也察觉到破空声响起。

    刚刚回头,就被一只铁拳砸中脑袋,那身上的烈火差点没被直接打灭。

    这次,轮到他飞出去,而且不是直飞,反而是以滚的方式。

    出拳的人也是江辰。

    不过是披着神甲的江辰。

    至于和拿着人皇弓的谁是本尊,谁是法身,已经不重要。

    在看到被誉为人族最强的男人被直接打飞,天帝城上下一片哗然。

    “现在的江辰这样强了吗?”

    “他不还是武帝?!!”

    不是所有人都有秘法看到圣灵大陆发生的事情。

    在他们看来,江辰被放逐之前,连世界级强者都对付不了。

    结果这才多长时间过去,江辰能和真正武神级交手?

    “师父,好样的!”

    汤凡振臂高呼,他等着这一刻太久了。

    他深信师父会回来找帝魂殿报复的,所以在那之前,他也在不断对帝魂殿的人出手。

    这次,他仗着胆子掳走萧红雪的徒弟,要让他丢人现眼。

    没想到会正好碰到师父出现。

    他挟持的飞轩什么也没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傻,眼眸不时有光芒闪过。

    天空中,披着神甲的江辰往空中一招手,罚天剑回到手上。

    神甲配神剑,一身神力打入九脉。

    如果说萧红雪看上去是火神的话,那么江辰现在就是雷神。

    “这样强?”

    山庄外的强者也是被吓到。

    就连巫神也不例外,上次在巫界,他还没机会看到江辰穿上神甲。

    “各位,世界之壁是江辰建立,天外战场一战也是江辰的功劳。”

    “萧红雪狼子野心,不值得追随。”

    武神宫的飘飘宫主按捺不住,说话的同时,剑指那位肖剑。

    “在血族来之前,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拨乱反正的机会。”

    飘飘宫主说道。

    这话一出,大多数人都很诧异。

    唯一意动的圣院和妖族也不没说话。

    “太焦急了,你不会真认为殿主只是这点能耐吧。”

    肖剑嘲弄道。

    几乎是在这话刚刚落下,萧红雪体内释放出巨大力量,是刚才出手的数倍。

    他的肌体和火能融为一体,眼眶中还在喷火。

    “你上当了!”

    萧红雪亢奋道:“我故意示弱,目的是骗你本尊前来,但现在不重要了。”

    “神剑和神甲,还有人皇弓,这些东西一旦失去,你将毫无战斗力。”

    说到这里,他又通过传声的方式告诉江辰,“你也给我理由和借口对你仙宫和天宫出手,上次没有完成的事情,我会继续的。”

    他是指夺得夜雪的太阴之气。

    根据他那特殊癖好,想到夜雪乃是江辰女人,他浑身上下都激动起来。

    再次发动攻击,刚才那一下宛如小打小闹。

    他直面冲向江辰,自身宛如和武魂火麒麟融为一体。

    人们像是回到上古时期,天神大战神兽。

    江辰脸色如常,在对方杀来时,果断出剑。

    是之前对付九幽的那一剑。

    如果说萧红雪刚才的变化给人们带来的震惊。

    那么江辰这一剑,更多的是惊艳。

    不是纯粹力量,而是玄之又玄的武道。

    这才是人族在万族中抗争的最大底牌。

    剑锋扫荡而出,星河逆流,时光静止,万物都寂静了。

    “这剑,名为无名诀。”

    江辰突然开口了。

    他以师父之名,为这套引以为傲的剑术取名。

    “剑一,天之我见。”

    剑招的名字,也是致敬师父。

    剑一到剑九,是他父亲教他的。

    父亲的剑法,也是师父所教。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江辰本来是要全部血红的眼眸又恢复成黑红相间。

    这也使得这一剑更加与众不同。

    庞大的火麒麟宛如闯入到绝境,寒芒般的剑锋无处不在,又是无懈可击。

    转眼间,火麒麟化为一道冲天火柱,冲向江辰。

    江辰的罚天剑则是喷射出无穷霜气。

    就连炽盛的烈火都被冻结住。

    下一刻,罚天剑电光闪动,雷霆咆哮。

    他横冲直撞,冰霜爆裂,萧红雪的所有烈火都被打爆。

    人们看到萧红雪再次被打飞出去。

    “难怪敢来找我啊,原来如此。”

    这次轮到萧红雪擦着嘴角流出来的鲜血。

    “问题是,你的神甲只能支持几分钟,到时候抗衡血族,你们要的只是几分钟吗?”

    萧红雪冲着下面大叫一声。

    众人心领神会,巫神和肖剑最先来到空中。

    紧接着,各族和各个势力又有人上来,以古族居多。

    一转眼,江辰的敌人从一个变成数十个。

    “哈哈哈,江辰,看到没有,你付出无数心血救下的世界,结果落得什么下场?”

    萧红雪大声讽刺道。

    和他站在同一个阵营的人或多或少有些尴尬,但没有改变初衷。

    江辰微微仰头,冷冷道:“我救这世界,和你们这群蝼蚁何干?”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