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地震不仅仅是波及到山庄,整个天帝城都是遭殃。

    最可怕的是,天帝城还只是受到波及。

    震源来自于城池不远处的那座雄伟高山。

    “天啊,不会吧!”

    城中的人们走到大街小巷上,看着被毁掉的高山和扬起来的飞尘,目瞪口呆。

    “我靠,这是谁啊!”

    掳走飞轩的汤凡等人都是被吓到。

    他们走在城中,正打算溜出去的。

    这样一弄,彻底没戏。

    “你们死定了!敢在天帝城对我动手!”

    飞轩浑身力量无法动用,但还是能说话。

    在发现汤凡等人的困境后,得意洋洋,像是已经看到他们凄惨的下场。

    面对她的嘲笑,汤凡等人竟然没有回应。

    因为他们发现那座被炸上天的高山不仅仅是一座山!

    “哈哈哈,被吓傻了吗?”

    飞轩叫嚣着,还以为是帝魂殿出手才会有这样的动静。

    “你自己看吧。”

    汤凡好半会才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

    接着,他恶作剧一笑,让飞轩身子调转方向。

    飞轩以为他是在故弄玄虚,只要是在天帝城,还有什么能吓到她?

    可是,在她看清楚汤凡想要让她看到的东西之后,也和城中万千个人一模一样。

    “怎么会?!”

    她揉了揉眼睛,又看向四周,想确定心中的想法。

    在她肯定那就是自己所想到之后,整个人如遭雷击,娇躯颤抖不已。

    任何一个大势力,除了有在核心地区之外,建立一座城池。

    能保证核心的安全同时,能达到很好的作用。

    天帝城之外的那座大山,正是帝魂殿的山门!

    同时,那里也代表着现在人族最高权力的核心。

    现在,整座山连带着上面的建筑,以及无数帝魂殿弟子,都在刚才被摧毁。

    仿佛是天神一击,无视帝魂殿最高级别的防御,将其狠狠摧毁。

    也就不难怪天帝城会来一场大地震。

    在城外面,和大山之间的平地上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将大地给分开。

    “啧啧啧,看来你们帝魂殿也不是没有人能敢冒犯。”汤凡戏谑道。

    飞轩说不上来话,她的脑袋还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偌大的帝魂殿,会在顷刻间被摧毁。

    山庄处,萧红雪和诸多强者来到外面,遥望着大山方向。

    很快,萧红雪整张脸扭曲到变形。

    在场的强者面面相觑,有的心里在幸灾乐祸,有的面露不安。

    “武神宫!你们好大胆子!”

    萧红雪暴怒,不再怜香惜玉,闪电般伸手,掐住飘飘宫主的颈脖。

    已经是神级强者的宫主竟是闪躲不了。

    那只手仿佛是有着魔力,手掌所对的方向,连虚空都被凝固住。

    萧红雪一头怒发燃起熊熊烈火。

    只是双手还没着火,否则宫主会被灼烧致死。

    飘飘宫主刚才说过的话非常可疑。

    “你真以为武神宫有那样的能耐,会等到现在吗?”飘飘公主冷冷道。

    她看向萧红雪的双眼充满着厌恶和憎恨。

    被她这样看着,萧红雪莫名心慌,想到自己所作所为。

    上次武神宫抗议镇三关的建造,他亲自出马,打入到武神宫深处。

    他是去谈判的,但是本能冲动让他做出无法饶恕的事情来。

    萧红雪仗着自己实力高超,将飘飘宫主给玷污。

    就在武神宫那一栋代表着权力象征的神宫中。

    还当着飘飘宫主亡父的石像。

    当时只觉得刺激,在发泄**后,萧红雪也是感到愧疚。

    但是,男人终究是男人。

    在**再次上来后,他在想着飘飘宫主有没有被自己征服,从此发展出感情也不是没可能的。

    然而,萧红雪的想法注定是幼稚的。

    女人要的不仅仅是情,更多的是爱。

    在飘飘宫主怨毒的目光下,萧红雪放开双手。

    “殿主!”

    正当这时,从大山的废墟中,飞来数道身影。

    大山被毁,宫殿被摧毁,但奠定帝魂殿威慑力的,还是其中强者。

    不是所有人都死掉,但也能看出死伤惨重。

    “怎么回事?防御大阵没有开吗?”

    萧红雪看向其中一位活下来的副殿主。

    大山被摧毁的如此彻底,仿佛是随随便便一座山被强者拍碎。

    可那是帝魂殿的山门,各种结界阵法都是最高级别的。

    “殿主,攻击精准无误的破开阵法!”

    副殿主哭丧着脸,叫道:“所有结界和阵法都没来得及开启。”

    “什么?还有这样的攻击?”

    别说是萧红雪,在场的其他人都是感到惊奇。

    “这种风格?”

    不过,也有的人感觉到熟悉。

    比如说萧红雪自己,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来。

    “到底是什么攻击?”

    那位本来是要去找飞轩的神级强者不满道。

    “没看清,快如流星。”

    “好像,好像是一根箭。”

    副殿主没看清,不过其他幸存者正好在攻击来的时候遥望着远方。

    “一根箭!”

    萧红雪脸色看上去很可怕。

    这一下,其他人也都想起一个人来。

    江辰!

    只有他有这样的胆量,和人皇弓。

    “这是在报复啊。”

    人们下意识想到。

    人皇弓的射程能跨越整个中域。

    被放逐的江辰赶回来,怨恨萧红雪的所作所为,躲在暗中射箭不是没可能的。

    像是刚才那样的箭矢,哪怕是一天一次,也是让人吃不消,更别说江辰还有法身。

    “这下看帝魂殿要怎么办。”

    “太不知道分寸了,世界之壁可是破裂啊。”

    “他还嫌闹得不够吗?”

    有的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也有的人很气恼,认为江辰没有分寸。

    同时,天帝城中,关于刚才的袭击引起热议。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那是一根箭造成的。

    一根金黄色的箭矢。

    “师父?”

    汤凡听到这个,忍不住动容。

    据他所知,自己的师父也有着全天下最了不起的箭术。

    “藏头露尾的鼠辈!只敢在背地里射箭!”

    飞妍终于回过神来。

    “呵呵,你们认为我师父是暗地里放冷箭吗?”

    汤凡忍不住笑了,“那只是告诉你们,他来了。”

    可笑所有人认为江辰只敢待在暗中。

    却不知道,江辰的视线,已经看到天帝城的全貌。

    (本章完)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