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又想开启慧眼,但是眼睛感到一阵刺疼。

    这一天一夜,慧眼开启的太过频繁。

    不仅是眼睛受不了,他人的记忆涌入脑海,也造成不小负担。

    江辰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消化掉。

    眼前的女子把痛苦的段云扶起,脸上写满着关怀。

    段云身材高大,娇小玲珑的女子明显吃不消。

    江辰上前想要帮忙,但女子很警觉,道:“别过来,不然我叫人了!”

    街上的行人早因为刚才段云的大喊大叫注目。

    “没事,他认识我。”

    段云痛苦减轻不少,开口说了一句。

    女子将信将疑,敌意消减不少。

    江辰从她那里接过段云,将他稳稳扶着。

    “我们是什么关系?”段云问道。

    “兄弟。”

    “这就好,不是恋人。”

    段云一句话差点没让江辰怀疑他是不是记忆恢复。

    “这也有可能啊,之前喜欢男人,失忆后喜欢女人。”

    段云见他这样反应,咧嘴笑道。

    他这样子让江辰想到书上说过的,失忆不代表忘记所有。

    一些本能和习惯是不会变的。

    江辰现在可以确定书上所说都是真的。

    “我们是那种兄弟?表面兄弟还是过命兄弟?”段云又问道。

    “后者。”江辰没好气道。

    “我以前算是好人吗?”段云又道。

    “你的问题比我还多,我还没问你呢。”江辰说道。

    走在前面带路的女子回过头来,道:“他失忆了,你不管问什么都没用。”

    “真失忆啊,还挺会玩的,那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江辰好奇道。

    女子也不隐瞒,向他说起来龙去脉。

    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女子名叫白风夕,是这座城一位世家小姐。

    所在的这座城名为巫玄城,原名是叫圣玄城。

    并不属于巫族,可是在巫族扩张自己疆域的时候,这座城也在其中。

    于是,这座城成为巫族的一部分。

    尽管还是以人族为主,却是效忠于巫族。

    原本的城主府被巫妖一族给取代。

    话说回来,白风夕是在两年前发现段云的。

    是在城外的一条河边上。

    当时段云遍体鳞伤,昏迷不醒,多亏她及时处理致命伤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醒过来后,段云忘记自己所有,在白家住下。

    “又是两年前?”

    江辰觉得这个时间点很巧合,八成和天音有关。

    他真想不计后果开启慧眼,但还是强忍住。

    两年时间过去,也不在乎这一天半天。

    “好了,兄弟。”

    段云的头疼消失后,又变得生龙活虎,自然不需要江辰搀扶。

    “风夕,我们先不回去。”

    他对前面的女子说道。

    白风夕转过身,气鼓鼓的,幽怨道:“你都这个样子,还要去见那个女人?”

    “本来都约好的,做人不能言而无信。”

    段云说着,不等女子反驳,伸手一拍江辰肩膀,“一起去吧,我还要很多话要问。”

    因为江辰说了两人关系,他也不客气。

    “比起你的身份,你似乎更想去见某人啊。”江辰戏谑道。

    “那是他的心上人呢。”

    白风夕走了过来,生气道。

    “我还以为你们是一对。”江辰笑道。

    听到这话,白风夕又羞又怒,瞪了江辰一眼,警告他别乱说话。

    “哈哈哈,风夕是我妹妹,对不对?”

    段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装作没看出来,大大咧咧的,还朝着白风夕问了一句。

    “哼,你们自己去吧,我才懒得去看别人脸色。”

    白风夕跺了跺脚,负气离开。

    “不去追吗?”

    江辰不解道。

    “没事,我这妹妹气来得快,消得也快。对了,兄弟,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段云不在乎道。

    “尘心。”

    段云思索一会儿,困惑道:“这不是你真名吧?”

    “为什么这样说?”江辰不动神色问道。

    “如果你我是兄弟,你在我脑海中肯定是记忆深刻,听到你的名字,我又会头疼。”

    段云基于这点分析出真名假名。

    “那倒也是,我真名叫”

    “打住,先叫尘心吧!现在不是头疼的时候,走!”

    段云像是有什么急事,说完后,拽着江辰的衣服往前走。

    无奈下,江辰只好跟着。

    没多久,二人来到城中最豪华的酒楼门口。

    门外站着两名护卫,看到段云,露出戏谑的表情。

    “白少爷,本来风云楼让你进出就不合适,你还带着一个人,不太好吧。”

    其中一个护卫嬉皮笑脸,戏谑一句。

    “有什么不好,这是我兄弟,而且他的年纪不合适吗?”段云早已经见怪不怪,冷声道。

    “风云楼可不只是年轻就能进去的。”护卫一边说着,一边打量江辰。

    “兄弟,你什么境界啊?”段云传音道。

    江辰挑了挑眉,风云楼他有印象。

    和风云城一个性质,专门给那些年轻天才修建。

    只有达到足够的实力,才能进出。

    不过,这里的风云楼有些不同,就江辰知道的,风云楼不该有护卫才对。

    而且楼中也不全是青年才俊。

    转念一想,江辰明白风云楼已经没落。

    这是好事,说明曾经的天才都是崛起。

    “帝尊。”

    江辰选了个比较低调的说法。

    两名护卫一怔,接着忍不住笑出声。

    “兄弟,你这有些夸张了啊。”段云尴尬道。

    无奈下,江辰散发出自己武帝气息。

    这下,整条街的人都被震动。

    护卫一惊,连忙将腰弯下,毕恭毕敬,不敢说二话。

    “牛啊!”

    段云没想到自己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兄弟这样厉害。

    江辰有些看不惯他这个样子,道:“以你的天赋,哪怕是从两年前开始昏迷,也不该是武皇的。”

    “可我就是武皇啊。”段云苦笑一声,“我也想成为帝尊,甚至是至尊级强者。”

    “你为什么不用剑?”

    江辰不死心道:“你是剑客,说不定会让你的实力全部展现出来。”

    “一个道理,用剑我脑壳疼。”

    段云不以为然笑着。

    旋即,像是风云楼中有什么宝贝,他迫不及待进去。

    “杀戮剑道的传人变成这样子。”

    江辰无奈摇头,虽然说段云正常的时候也没正行,但骨子里的凌厉不会变。

    还好,只要记忆恢复过来,应该是问题不大。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