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没有笑,隐约察觉到什么,表情严肃。

    脱掉上衣的宇文家主仰头挺胸。

    身边的人看清楚他要展现出来的东西,无不是一片哗然。

    火麒麟也不再调侃。

    宇文家主老当益壮,虽然皮肤失去活力,显得干巴巴的,可肌肉线条依然是分明。

    这不是关键,在那强健的胸膛上,有着触目惊心的伤口。

    仿佛是被爪子挖进胸腔里面。

    右边的侧腹还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江辰看不到的背部,更是触目惊心。

    难以想像这个老人经历过什么。

    “三年前,不对,现在应该说是四年前,天外战场发生的战役中,我们宇文家和圣灵界各大势力赶赴九界。”

    “在进入天外战场前,遭到地府门门主,那个老婆子的阻击。”

    “我二弟,月末的二爷爷惨死。”

    “进入战场后,我身上这些伤,也是那时候落下的。”

    “这里是被一位魔王重击。”

    老人语速很快,没有刻意煽情,慷慨淋漓。

    他先是把手放在胸口,接着移到腹部,“这里是被地府门那些杂碎。”

    紧接着,他向江辰介绍着其他伤口。

    “如果你真是当时的救世主,那我也是为你效力,还望看在我的功劳下,放过我孙女。”

    说到这,老人的声音终于透露出悲凉。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

    宇文西和他两个妹妹低下头,感到深深的内疚和自责。

    其他年轻人也被宇文家主话语中的豪情感染。

    江辰不再立身于高空之上,和万若兮缓缓落下。

    他的表情耐人寻味,眼神也无法读出任何东西。

    因为他开着慧眼,凝视着宇文家主。

    等到慧眼收起来后,他无奈看向火麒麟。

    “哼哼,你欠我一个人情。”

    火麒麟不需要他说,收起太阳真火。

    江辰点了点头,伸手往空中一抓。

    宇文家主脱下来的披风被吸到他手心。

    紧接着,江辰大步向前,走向宇文家主,给他披上。

    老人一怔,眼神流露出复杂情绪。

    做完这一切,江辰走到他面前。

    “前辈,我替这个世界谢谢你。”

    江辰认真道:“不过,一味的溺爱只会带来无尽麻烦。”

    “是。”

    老人没有反驳,用力点头。

    宇文月末是全家的心肝宝贝。

    他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

    可是老人觉得,他家里的强者足够。

    自己儿子不说,孙子宇文西也是前途无量。

    没必要再让宇文月末活得那样累。

    却不曾想,还是出事。

    “爷爷。”

    宇文月末抓着老人手臂,道:“回去后,我自愿禁闭。”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不仅是老人,宇文日初和宇文西都是一怔。

    生死边缘走一回,她总算是成长很多。

    “前辈怎么称呼?”江辰问道。

    “宇文惊鸿。”

    “这是一枚极品治疗仙丹。”江辰拿出一枚丹药交给对方。

    宇文惊鸿一怔,接着哈哈大笑,“伤疤是男人的荣誉,老夫不介意的。”

    江辰笑了笑,传音道:“前辈有很多内伤,虽然前辈处理的很妥当,可要再往上走,需要提前做好准备。”

    “我潜力用尽,别说是上升期,发展期都走到尽头。”

    宇文惊鸿还是很理性的,人情不能随便欠下。

    何况治疗仙丹也不是他的刚需。

    如江辰所说,境界不提升的话,几乎不存在麻烦。

    “难道前辈不知道我炼制的涅槃丹能重新激发潜力吗?”江辰说道。

    涅槃丹,对宇文惊鸿这类强者很适合。

    嘶!

    宇文惊鸿深吸口气,没想到江辰不仅放过月末,还要给他神丹!

    “无功不受禄。”他强忍着冲动,想要弄明白江辰的动机。

    “我其实也有着私心,到时候血族大军到来,需要像前辈这样的勇士。”

    江辰目的很单纯。

    宇文惊鸿浑身一震,毫不犹豫,一把接过仙丹。

    “必当死战到底!”

    宇文惊鸿沉声道。

    江辰目的也正是他的信念。

    激动过后,宇文惊鸿不由道:“世人对你的说法有很大误解啊。”

    传闻中,江辰很强没错。

    可同样的,也有人说他性格暴躁。

    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干过不少。

    宇文惊鸿刚才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思。

    如果江辰是一位心系天下的人,那最好不过。

    谁知道,结果比想象中还好。

    看着一直崇拜的爷爷和江辰惺惺相惜,宇文西眉头紧锁。

    如果他没记错,江辰的真实年轻比他还小一岁。

    却已经达到这样的高度,亏他还在为自己取得的成就沾沾自喜。

    就在这一片和谐的时候,远处出现一队人。

    “真是让人流泪的完美结局啊,一个人都没死。”

    为首的人阴阳怪气,看了眼宇文惊鸿和江辰,眼神一下子锐利起来。

    “不过,你们能不能给我滚出这片区域!!”

    “这里的精怪都被你们吓跑了!”

    “以为是你们家啊!!滚!”

    这名男子看上去很阴柔,但在接近后,突然发难。

    宇文惊鸿等人哗然不已。

    他们没想到在知道江辰在的情况下,还有人敢这样嚣张?

    莫非这个人是神级强者?

    可看上去也不像啊。

    “神隐族,这么久没见到你们,我还以为你们灭绝了。”

    江辰看出这个队伍不是人族,而是神隐族。

    这个一根筋的种族一如既往,发挥着自己特色。

    “就是你在血海世界杀害我族人的是吧?”

    阴柔男子说道。

    他的话让人都皱起眉头。

    他嘴中说的事情,都是四五年之前。

    现在人们谈论起江辰,都是说的天外战场。

    就好像这群神隐族的家伙很长一段时间都是避世不出似的。

    “血海世界啊?若兮,我当时杀的那个神隐族天骄叫什么名字来的?”江辰问道。

    万若兮明白他的意思,大声道:“忘记了。”

    “好吧,杀过的蝼蚁太多,也不可能一一记住名字。”

    江辰看向眼前这群神隐族的家伙,眼神逐渐冷冽下来。

    “所以你们还是不要自我介绍,免得我浪费精力去记。”

    “你要杀我?”

    阴柔男子很惊奇的反应。

    “啧啧啧,龙神都不敢让江辰滚,你说出那样的话,指望着会是什么结果?”火麒麟好笑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