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精怪世界说是世界,其实也不是很大。

    或者说,这片世界的空间概念要有所不同。

    精怪世界宛如在一个山洞里面,外人要找到洞口才能进去。

    走进山洞后,会发现整座山的内部都被打通。

    这是人们对精怪世界最准确的形容。

    不同的是,精怪世界无限大,走不到尽头。

    江辰和火麒麟来到精怪世界之外。

    因为离得正光域不远,所以在一个时辰中赶到。

    过程中,江辰又发生两次因为法身突破而急停下来。

    这让火麒麟非常揪心,生怕到时候出意外。

    忽然,飞在他前面的江辰再次停下。

    火麒麟这次有了经验,稳稳当当停在他身后。

    “你看那边。”

    谁知道江辰这次是自己选择停下来的。

    原因是他已经看到精怪世界。

    火麒麟放眼看去,瞳孔逐渐放大,感到很惊奇。

    能让这两个见多识广的存在出现这个反应,可见精怪世界有多奇特。

    此时此刻,正是正午。

    骄阳高照,白云浮动。

    前面是一片平地,没有超过千米高度的存在。

    脚下是一片密林,绿色一直延伸到视线尽头。

    一阵风吹过,林海翻起浪涛,绿色叶子在空中飘荡。

    一切看上去都很和谐。

    “这样保存完好的地貌,不容易啊。”火麒麟感叹道。

    此处不是什么偏僻之处,又是精怪世界所在,不少人出入。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

    稍微发生一两场战斗,凭借着强者的力量,足以让地貌面目全非。

    可这片林海还能如此完美,实在是匪夷所思。

    从未有人发生过战斗才会如此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唯一解释是这片天地的磁场和天地灵气异常。

    不管遭到多么可怕的破坏,也能自动修复。

    江辰让火麒麟看的是在视线尽头那里,有着奇异的光芒在闪动。

    飞过去后,他们发现光芒都是发自一个巨大的球体磁场。

    光芒是环绕在球体磁场边上的轨道。

    总共五色光芒,看似毫无规律的上下转动。

    可江辰还是能看出其中规律。

    张正的记忆告诉他,要等到五色光轨交叉在一起的时候,才能进去。

    球体磁场的里面,便是精怪世界。

    “还来早了。”

    距离下次光轨合一还需要一个时辰。

    江辰打算趁着这段时间看看精怪世界是怎么回事。

    突然,毫无作用的攻击袭来。

    是一根箭矢!

    “小心。”江辰提醒道。

    箭矢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火麒麟。

    火麒麟来不及抱怨,全身升腾起烈火。

    在箭矢射过来的一瞬间,将其蒸发掉。

    还没等火麒麟松下口气,弓弦拉动的那种蓄势动静又是响起。

    “这叫什么事啊。”火麒麟抱怨一声。

    他好端端在这,没招谁惹谁。

    “慢着!那好像不是精怪!”

    在江辰打算拿出人皇弓,告诉下面那家伙什么叫真正箭术的时候,有个声音响起。

    紧接着,弓弦在放松,蓄势待发的箭矢被卸掉。

    江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个身影急急忙忙从一棵大树中飞出来。

    “抱歉,实在抱歉,我们将他当成是精怪。”

    女子态度很诚恳,道:“因为精怪警觉性很高,我们来不及多想。”

    原来,火麒麟的自身属性和精怪大同小异,被这些打精怪主意的人误解。

    “有这样帅的精怪吗?”

    火麒麟很生气,也不知道是被人射箭,还是被当成精怪,又或者,两者都有。

    “对不起,对不起。”

    女子感到很抱歉,还把腰弯下。

    这样的态度,又是场误会,火麒麟哼哼几声,也没说什么。

    江辰摆了摆手,也不愿追究。

    但是,他又想到什么,看向那棵大树,道:“刚才射箭的人不是你吧。”

    闻言,女子面露为难之色。

    火麒麟也反应过来,气呼呼说道:“对啊,把那家伙叫上来。”

    “阁下,这片天地形势比较复杂,不宜像这样多接触。”

    女子说道:“我们是正光域宇文家的,你们随时可以拿着这块令牌前去。”

    “我们去你家干什么?娶亲啊?”

    火麒麟对人族这些话术不是很懂,一双泛着火芒的眼睛盯着下面那棵大树不放。

    “让那家伙上来道歉,不然后果自负。”他不满道。

    女子面露为难之色,没有和火麒麟争辩,只是望着江辰。

    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心生怜爱。

    换成是其他人被这样看着,肯定是会心软。

    “你有难处,但射箭的人不是你。”江辰说道。

    当事人不出来道歉,反而让一个弱女子出来低三下四。

    江辰也很想看看那家伙长什么样子。

    女子俏脸马上垮了,眼眉中有几分怨气,她可是搬出宇文家的大名。

    可是,不管江辰还是火麒麟,根本不在乎。

    “我去说说。”女子无奈道。

    “给你一分钟。”

    江辰也看出端倪,射箭的那个家伙八成是不愿意道歉。

    闻言,女子凝视着他,认真打量一番,返回那棵大树。

    那是一棵参天大树,在空中看上去没什么。

    可树冠中,能够容纳十多个人。

    这些人学鸟儿,在这里搭了一个鸟窝。

    “看来日初妹子碰了一鼻子灰啊。”

    “她家规很严,明白事理,但是阅历还是不足,在理亏的时候太过诚恳,反而会让人蹬鼻子上脸。”

    “不过月末也是,有些太急了。”

    这些人都很放松,没觉得这是件大事。

    除了一个手拿弓箭的女子。

    本来神色复杂的她听到身边的人谈话,嘴巴撅着,眉黛间充满着怨气。

    “月末,你去向那位公子说声抱歉吧。”

    从空中返回的女子对她说道。

    “姐姐,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丢人啊!好歹我们也是宇文家的!”

    叫月末的女子一开口,让人感到娇蛮。

    她不等姐姐反应,又是说道:“那人分明是想敲竹杠。”

    她明显是受到身边那些人影响,对江辰的看法很恶劣。

    “怎么能这样说,月末,是你太心急,才会误会别人是精怪。”女子虽然清楚妹妹性格,可也没想到她会说这样的话。

    “哼,那个冒着火的家伙怪模怪样,说不定就是精怪,只是被那人捷足先登而已。”

    月末打心里抗拒,所以歪理一套接着一套。

    “一分钟要到了。”

    女子还要再说,空中传来江辰沉闷的声音。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