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笑完后,江辰出剑。

    这显然出乎冒牌货的预料,几乎是一种本能,他也是拔剑相向。

    妙龄女子被她父亲用最快速度拉开。

    这种级别的战斗,稍有不慎,整艘船上的人都会被牵连进来。

    叫人意外的是,战斗的动静很小。

    准确来说,都不能说是战斗。

    一股凛冽的寒风从冒牌货剑锋中发出,冰霜随着剑气而生,破坏力十分恐怖。

    经过特殊处理的坚硬甲板被寒气渗透,只要轻轻用力,甲板会像是豆腐一样碎掉。

    不过,这一切都在江辰三米范围内中止。

    江辰罚天剑朝着这个人一点,风雷在咆哮,形成的冲击波摧毁着眼前一切。

    别说是甲板,船体都被贯穿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江辰!!”

    冒牌货嘴里发出惊恐的吼叫声。

    手中那把假的罚天剑应声破碎,接着是他护体罡气被击碎。

    皮开肉绽,浑身骨头尽数断裂。

    多亏他帝尊的境界,加上江辰随手发出来的一剑,倒也没让他直接毙命。

    冒牌货如一滩烂泥摔在甲板上,昏死过去。

    同样眼前发黑的还有女子和项会长等人。

    这些人瑟瑟发抖,在江辰看过来的时候,双腿发软,直接跪在地上。

    “大人,大人!”

    项会长不断磕头,为自己女儿赎罪。

    至于他的女儿,仿佛是犯下泼天大祸,俏脸煞白,看不到任何血色。

    江辰没有理会,手持着罚天剑走向冒充自己的人。

    一种对危机的本能使得冒牌货清醒过来。

    他的反应像是做了一场噩梦,结果醒来后发现自己真在噩梦当中。

    “饶命。”

    他没有放弃,开始求饶。

    出于对江辰的了解,这个人知道还有活命的希望。

    他在心里根据对江辰的心性分析着。

    如果他是一个大美女,活命的希望会很大。

    不管有意无意,江辰手中的亡魂都以男性为大多数,女性很少。

    漂亮的女性更少。

    其次,是自己表现出让江辰欣赏的风骨。

    考虑到他是一个骗子,基本上是没戏。

    陷入到绝望中的冒牌货都要放弃,忽然灵光一闪,想到很关键一点。

    如果提供有利的消息,江辰会放过自己。

    “放过我,我告诉你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关于你身边的女人。”

    他忙道。

    江辰手中的剑已经扬起。

    听到这话后,他琢磨一会儿,对方的情况说不定真了解一些事情。

    “关于谁的。”

    “曼天音。”

    闻言,江辰放下手中的剑,凝视着这个骗子,冷冷道:“你应该知道我有分辨真假的能力。”

    “我绝不敢骗你。”

    “从一个骗子嘴中听到这话,感觉真是怪啊。”

    江辰嘲弄一笑,又道:“说吧,真有用的话,我不杀你。”

    冒牌货心里清楚,这时候最好不要提条件。

    因为江辰言出法随,那样做不仅多此一举,还容易惹怒到他。

    “我是一个职业骗子。”

    对方用手撑着地面,很费力站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辰从他嘴中听出自豪的感觉。

    “我曾经伪装成某个神教的教主,利用神教的资源突破境界。”对方又道。

    “你想表达什么?”江辰没兴趣听这些。

    “我的意思是说,要想做到这些,必须要有充足准备,对目标深入了解,最重要一点,是摸清楚他身边的人在不在附近,以免被发现破绽。”

    江辰皱了皱眉,道:“所以你经过这样的打探,知道天音的下落?你哪来的本事?”

    “大人,相信我,在这光明世界的背后,一些见不得光的势力同样强大,我游走在黑暗,所以对这些很了解。”对方回答道。

    这时,火麒麟打断道:“你先恢复原来面貌,也别学江辰说话的方式,弄得我还以为江辰在演戏。”

    江辰被这话提醒,心想怎么有种古怪的感觉。

    冒牌货有些犹豫,显然不想被人知道真实面目。

    不过在江辰锐利的眼神下,他还是照做。

    整个人宛如水在流动,很自然的变成另外一个人。

    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四五十岁。

    嘭。

    他展露出真面貌后,刚要抬头看向江辰,结果被江辰飞踹出去。

    本来伤势严重的他差点死去。

    “我和你说过,别骗我。”江辰不悦道。

    对方当着他面易容成另外一个人,然后想欺骗自己这是本尊,简直把他当白痴。

    “大人。”

    冒牌货这下站不起来了,干脆趴在地上,泪流满面,激动道:“我被迫立下血誓,在完成某个目标前,不能恢复原来面貌。”

    “哦?这是为什么?”

    青魔还是第一次听到这说法,感到很好奇。

    一个人连自己本来面貌都不能展露给世人看,对于一个精通易容的人来说,久而久之,会不会忘记自己相貌。

    冒牌货伸手入怀,拿出一幅画轴。

    本来想丢给江辰的,可惜手臂无力,画轴掉到地上,一边滚落,一边打开。

    画上是一名风度翩翩的男子,面如冠玉,神采飞扬,站立在青山上,颇有意境。

    “这是你自己画的?”

    火麒麟凑到画轴边上,破坏着气氛,“把自己画的这样帅犯规啊。”

    “这是我心爱女人画的。”

    冒牌货没有浪费时间,说话时,嘴里在吐血。

    “我曾经行骗被某个存在发现,他怒火冲天,逼迫我立下血誓。”

    “那位强者会这样狠,自然是因为被欺骗感情,你没被杀已经很不错。”

    江辰发现自己现在很难同情别人。

    冒牌货自嘲一笑,没说什么。

    “行了,我对你真面貌没兴趣,告诉我有关天音的事情。”江辰不耐烦道。

    “据我所知。”

    冒牌货点了点头,快速道:“曼天音叛出帝魂殿后,也来到圣灵大陆,一开始两年四处闯荡,很快成为超凡至尊。”

    “但在一年前,她遇到巫族的人,从此以后,就再也没听过她的消息。”

    说到这里,他注意到江辰神色变得很难看,忙道:“不过我可以肯定,她肯定没有遭到毒手。”

    “为什么?”

    江辰问道。

    “因为巫族的巫神看上她。”冒牌货说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