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江辰的样貌被人熟知后,麻烦也随之而来。

    有人冒充!

    尤其是一些擅长易容的人,比如说江辰自己,能做到以假乱真,外人根本分辨不出来。

    也多亏江辰境界足够高,给那些冒充的人增加难度。

    哪怕是这样,依然有胆子够大的人选择易容,凭借着精湛的演技让人信服。

    或许境界看不出来,可是关于江辰的传闻中,他的境界向来是不清不楚。

    江辰所在的这个飞扬商会,遇到过三次冒充者。

    第一个冒充者在城中招摇过市,不少世家对他展现出最大的善意。

    冒充者捞取到不少好处,听说城中一向心高气傲的大美人都被骗财骗色。

    不过,也因为这样,人们才发现冒充者在行骗。

    大美人的追求者失去理智,对那冒充者出手。

    结果人们发现能和龙神大战的江辰被一个武皇给打倒在地,这才幡然醒悟。

    冒充者最后的下场,听说被那位大美人关在地牢中,每到深夜时候,都能听见惨叫声。

    在那之后,又有冒充者出现。

    人们吸取教训,通过各方面试探,冒充者意识到不妙,在被发现之前逃之夭夭。

    所以,江辰落在这艘船上的时候,在场的人也都下意识认为是骗子。

    他们之所以没有出手试探,是担心江辰万一真的是本尊,那以江辰的凶名,这些人统统都要完蛋。

    话说回来,两个江辰同时出现,又都是武帝境界,难分真假。

    但可以肯定的是,其中一个是假的,或者两个都是。

    “没听到我的话吗?需要我再说一遍?”

    空中的冒充者还没注意到船上的江辰,看到没人搭理自己,很是生气。

    “这位江辰大人,还请看这里。”

    那名女子来到江辰身边,又对着空中那位冒充者开口。

    感受着江辰的眼神,她耸了耸肩,没有为自己冒犯的行为辩解。

    因为她不认为江辰是本尊。

    空中那位也没当真,她要让两个假冒者狗咬狗。

    江辰还没说话,就感受到一道锐利的目光如剑锋般落在身上。

    他抬头看去,与之对视。

    很快,他和假冒者同时露出一个笑容。

    “有意思。”

    甚至他们说的话也都一样。

    并且在发现对方的反应后,都展露出很意外的表情。

    “这个人模仿的很像。”

    连青魔这个一直待在江辰身边的人也说道。

    这时,空中那位假冒者缓缓落下。

    “我这一路来,已经杀死三个假冒我的人,你会是第四个。”

    假冒者眼神凌厉,一触即发的剑气带来极大压迫感。

    不管船上的人信或者不信,江辰的境界都是帝尊。

    可这个假冒者的气势还要更胜一筹。

    “难道这个江辰是真的?”

    船上的人不由是动摇。

    有趣的是,真正的江辰就站在面前,他们却把冒牌货当真。

    “如果你是我,那我是谁?”这样荒唐的事情,江辰不会去争辩,只是感到好奇。

    “与我何干?”

    这个假冒者的言行举止都是有意模仿过的。

    江辰心里在想,对方如果真的下功夫,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

    “你还有最后的机会,跪下来。”

    假冒者拔剑出鞘,是罚天剑。

    准确来说,是照着罚天剑打造出来的假货。

    但是这把假货把真剑都要炫酷,月石一样的钢制剑身能发出几种不同剑芒。

    当然,做到这样的效果,注定是没有内在,华而不实。

    “是罚天剑!”

    “真的是江辰!”

    这一下,船上的人全都乱了。

    在这气氛下,项会长和她女儿带着人战战兢兢上前。

    “江辰大人,刚才实在是失礼,还请不要见怪。”项会长说道。

    “大人。”

    他的女儿也不再自作聪明,姣好的面容涌现出愧疚和不安,看上去楚楚可怜。

    “我江辰向来恩怨分明,不杀无辜者。”假冒者说道。

    “错了。”

    听到这里,江辰突然开口。

    注意力都在假冒者身上的众人一怔。

    “什么?”假冒者眯起双眼,依然在模仿着江辰。

    “我虽然会那样做,但不会解释。”

    江辰一指会长和女子,冷笑道:“还有,我给人做决定的时候不会拔剑,只是把手放在剑柄上,比如说现在。”

    话音落下,人们注意到他的左手果然抓住剑柄。

    值得一提的是,假冒者很细心,知道江辰常用手,也是左手持剑。

    假冒者表面上不动神色,心中有些不安。

    正因为他对江辰研究的够深,所以他发现眼前这个江辰几乎百分百契合。

    “我一般给人选择的时间不会太久。”江辰继续道。

    假冒者心跳开始加速,他又看了看青魔和火麒麟,暗骂自己竟然一开始没有发现。

    “你少在这里虚张声势,你若是真正的江辰,又何须来买船,江辰的身法天下无双。”

    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位一直看上去很聪明的女子在这时选择站出来。

    她父亲拉都拉不住。

    按理来说,她只要什么都不做,事情就会水落石出。

    但是,那样也不会有任何收获。

    “你想博取我好感,亲近于我。”

    江辰打量着这位女子,哭笑不得。

    风险越大,收益越大。

    女子这样冒险,是想博取假冒者,也就是江辰的好感。

    但是,风险对应着危机。

    风险越大,死亡率越高。

    很显然,女子的豪赌失败。

    “买船?”

    不过,假冒者听到女子的话,心中的不安消退不少。

    因为江辰确实不需要船。

    据他所知,江辰连传送阵都用不上,更别说是船。

    “他是来骗吃骗喝的!”

    假冒者得出结论。

    因为这也是他目的。

    飞扬商会资产庞大,产业遍布着正光域。

    他心中已经有一个完整的骗局,打算狠狠宰一刀。

    没想到会被人捷足先登。

    “不能乱,谁先乱谁就输了。”

    假冒者对自己实力也有自信,加上是用剑的。

    最重要的是,如果对方是假冒者,绝对不敢动手。

    “看来你不打算珍惜机会。”

    “看来你不打算珍惜机会。”

    仿佛是一种默契,江辰和假冒者异口同声。

    江辰忍不住笑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