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圣灵大陆的人们一直关心着西镜域方面的进展。

    丹会宣布解散,江辰要解决的目标只剩下佛门。

    所以在天守佛国的人们看到一切结束时候,消息也像风一样传开。

    事实上,达到一定程度的势力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问题是那些芸芸众生。

    他们只能通过各种途径得知消息,接着会陷入到猜疑和不解中,直到越来越多的细节浮出水面,才会知晓真相。

    所以,每当有大事件发生的头几天,谣言都是满天飞,各式各样的都有。

    唯独这次例外,因为在西镜域这片土地发生的事情,在极短时间内,都展露出来。

    原因是因为龙族。

    人们没想到这个强族会选择向天理寺开战,而且还是这样极端和暴力,像是在提醒人们,龙族不可辱!

    也因为龙族波及数十个佛国,人们不想知道都难。

    有关江辰的消息,还是在这之后传出来的。

    如同往常一样,江辰所做到的战绩让人目瞪口呆。

    帝魂殿自卖自夸的神级强者暂且不说,光是压得龙族无话可说,这才是最厉害的。

    “这江辰,真乃神人也。”

    崇拜江辰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

    在得知江辰要在天守佛国开坛讲经,许多人慕名前来。

    他们也不在乎江辰为什么灭掉一个佛门后,还要向世人讲解佛经。

    不过,有人在乎,生活在这片佛土上的人。

    这些人如同那些将仇恨埋在心中的龙族,江辰毁掉天理寺的行为,简直是不可饶恕。

    天守佛国帝都中的人们还好,因为他们亲眼见到过江辰对抗龙族,所以只是有些矛盾。

    那些被召集而来的国民可就不是那么回事。

    这天,到了江辰要讲经的日子。

    偌大的帝都挤满着人,大街小巷,人山人海。

    奇怪的是,这么多人,全城上下都是死气沉沉。

    大量的怨气交织在一起,使得帝都上空都笼罩着一片阴云。

    “江辰这是要玩火**啊。”

    前来凑热闹的人看着城中那些怨声载道的天守国民,佩服江辰勇气。

    “想要改变这些人,难于登天。”其他人也有着同样担心。

    唯一对江辰抱有信心的,恐怕也就有罗莎。

    这时,一头雄伟壮阔,气势如虹的真龙在空中奔驰着。

    是黑龙。

    他身上没有五颜六色的彩带,但自身却释放出万丈金光。

    偏偏在这金光之下,又是有着钢铁质感的黑色龙鳞。

    金光不是幻化出来的,更不是装饰。

    黑龙这样子,是龙部众的形象。

    舍利子被毁,不代表八部天龙会不存在,黑龙这么长时间掌握到的佛力也不会消失。

    唯一变化是江辰无法再获得黑龙和青魔带来的佛力增幅。

    龙部众带来的佛意将城中怨气冲淡不少,城上空那片阴云也被金光切割出裂缝。

    只可惜没有持续下去。

    怨气开始反弹,阴云更显得厚重。

    要不是青魔以着天部众的形象出现,黑龙可就要尴尬了。

    天、龙部众现身后,江辰紧随着出现。

    和人们想象中不同,他没有身穿袈裟,更没有剃成光头。

    白衣一尘不染,长发飘舞,漆黑的眼眸凝视着整个世界,宛如谪仙。

    在一阵阵惊呼声过后,帝都中的怨气几乎沸腾。

    倒不是因为江辰打扮如何。

    事实上,这些人也没对江辰抱有多高的期望。

    只是看到仇人,拼命压抑的怒火开始失控。

    也是多亏帝都中禁飞,否则绝对会有人不顾实力差距,上来和江辰拼命。

    “根本没必要如此啊。”

    姜末凉等人经过特别允许,待在城墙之上,看着那些面目狰狞的人们,心中竟有些害怕。

    这些疯狂的人完全不顾生死,却和勇气无关,这是最恐怖的。

    江辰看着下面这些人,沉默片刻后,手里出现一件法器。

    那是一串佛珠,但不是佛尊那一串。

    现在的他不缺法器,不说从不动明王那里得到的,光是在天理寺的收获,能让他全身上下都戴满法器。

    当然,这只是夸张的说法。

    手持法器,江辰身上那股浩瀚的佛意也都释放出来,如一道飓风,吹向城中各处。

    所到的地方,能明显感受到骂声统统停下来。

    最愤怒的人,也在这佛意下逐渐找到平静。

    “现在开始。”

    江辰没有多余的开场白,因为没那必要。

    他拿出一本金色封面的经书,当着所有人的面打开。

    在翻到某页后,他挺直腰背,喉咙在动,为讲经做着准备。

    旁边的青魔通过余光,发现江辰那本经书上什么内容都没有。

    偏偏江辰嘴唇张开,真的开始念经。

    青魔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一本珍贵的无字天书。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这书完全是道具,江辰的经文都是烂熟于心。

    之所以要这样做样子,想来也是要让人更加信服。

    “不是讲经吗?”

    城墙上,小仪等人面露困惑之色。

    讲经,不是念经。

    两者的不同是,前者要向世人讲述佛的种种,解析经书的浩瀚。

    后者是自己的修行,不需要在意任何人。

    “你们仔细听。”

    姜末凉很快发现蹊跷,示意其他人这点。

    小仪和黄鹏相视一望,竖起耳朵。

    还真别说,二人神色很快一变。

    江辰虽然是在念经,可在那绕耳和难懂的经文下,内心中都有被触动的感觉。

    心中的阴霾和放不下的事情都如积雪在消融,心境发生着变化。

    不仅是城墙上这几个人,全城上下,数十万人都陷入到这种状态中。

    江辰没有通过讲话来说故事。

    他通过经文直接走进每个人内心深处,并让他们直视自己。

    甚至于,还开发一些人的灵智。

    许多智力有问题的人对天理寺死心塌地,无论如何都转不过弯来。

    现在,他们觉得自己换了个人似的,思维方式和对事物的认知都在改变。

    最厉害的是,这一切都是自愿,没有任何强迫。

    “渡人渡己啊。”

    没多久,江辰随着经文的深入,自己也进入到这种状态。

    被放逐以来,像是上了发条一样的他在这一刻找到平静。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