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佛尊屡次想要动摇江辰内心,不是说他对此有什么爱好。

    之所以执念这样深,是他了解江辰的心力。

    如果能够乱其心,将会轻易将其杀死。

    只可惜,他不清楚的是,江辰不是获得心力才会如此坚定,不可动摇。

    他是先拥有这样的品质,才会得到心力。

    不弄清楚这一点,佛尊接连失败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佛尊比任何人都要执着。

    他深信任何一个人的内心都有脆弱一面。

    之前会失败,是在江辰内心深处,知道一切都是幻觉,所以很难达到效果。

    这次,他待在佛堂不出去,直到江辰迫不及待,这才让青魔以佛像招架。

    结果如他所想,江辰错手杀死青魔。

    接下来,江辰应该会因为自责和愧疚陷入到不安中。

    哪怕不能完全瓦解掉心力,也能为之后的战斗起到作用。

    他现在,只当是江辰在嘴硬。

    只等着江辰失态。

    然而,佛尊很快变色。

    他惊奇的发现破碎的佛像又都是重新凝聚在一起,而且还是按照倒塌时候的顺序。

    这还不算,佛像又是缩小,回到佛堂中。

    被破坏的佛堂天花板也是尽数恢复。

    “又是这样?”

    罗莎一怔,她下意识认为江辰这一手是刚才面对龙族使用的。

    问题是,这不能改变青魔的死。

    也无法对之后会面临的挑战有任何帮助。

    也就是说,江辰相当于是在做无用功。

    不过,佛尊马上发现不是这样。

    时间真的倒流,江辰刚才的所作所为像是都没发生过。

    佛像没有被毁,青魔也没有被杀。

    这一下,佛尊表情非常惊奇。

    江辰这一手,不仅是天神的手段,还要是天神中的强者才能做到。

    “不对。”

    天道法则还不健全,那样的神通是不可能实现。

    这和江辰将神力用于自身是不同的。

    佛尊很快反应过来。

    他一开始被耍,江辰早发现佛像的不对劲。

    所以在那个时间节点上留一手。

    之后不敢发生什么,都可以重新来一遍。

    这对时间和环境有很高要求。

    天理寺的里世界正好提供条件。

    “故弄玄虚。”

    佛尊撇了撇嘴,心中的震惊这才平复不少。

    但也无法保持出场时候的平静,眼里反而有些妒忌。

    哪怕他看出蹊跷,江辰的神通也是极为了得。

    佛意不达到一定高度,佛力不够雄浑,都是无法施展的。

    “不必抱着奢望,如果你都能乱我心,我也不会走到现在。”

    “真刀真枪来干一场,让我看看你这位佛尊到底有多了得。”

    最强状态的江辰看过去,眼神充满着挑衅。

    话音刚落,大虚空术施展。

    “剑心狂飙!”

    神力和剑心结合的情况下,施展出剑术,天理寺的上空完全在漏气,所过之处,都被犁出一道深痕。

    剑锋所向,神鬼难挡。

    佛尊浓眉一扬,神色凝重。

    那件佛珠法器再次出现在手上,属于江辰的舍利子也在。

    佛尊嘴唇快速念起经文,周身浮现出一个半透明的金钟。

    江辰的剑锋点在上面,如同和尚撞钟,沉闷的钟声带着极强声波。

    江辰的攻击有部分力量被反弹回来。

    吼!

    在两人一攻一防的时候,黑龙不甘示弱,主动出击。

    他的目标自然是江辰。

    比起其他的佛奴,黑龙明显是得到特殊待遇。

    江辰的经文无法在一时之间将他恢复正常。

    而且,黑龙的攻击方式有所改变。

    仿佛是结合火龙一族和黑龙一族的特长。

    在摧毁式的龙拳下,红莲业火狂涌而出。

    哪怕是披着神甲,江辰也能感受着炙热的气息。

    在本尊要受到干扰的时候,手持赤霄剑的法身上前。

    也不用剑,仗着无暇神体和心力,直接扑到黑龙身上,将他撞了出去。

    法身没有护甲,红莲业火迅速点燃他的身体。

    和玄悲的红莲业火不同,佛尊的红莲业火带着主动性。

    好在,火麒麟从法身体内冒出来,化身一件烈火铠甲,抵御着红莲业火。

    “麒麟!”

    佛尊神色无比炙热,一头神兽对佛门来说可是充满着诱惑,尤其是像麒麟这样可遇不可求的。

    “和我过招,还敢分心,该说你无知,还是大胆。”

    江辰冰冷的声音仿佛是贴在耳边响起。

    这让佛尊生出错觉,以为江辰已经近身。

    “剑心风雷风华绝代!”

    不过,在这样近的距离,对江辰来说近身不近身都没区别。

    剑势一起,佛尊只能想着防御,根本躲都躲不了。

    佛尊的应对方式和刚才差不多,也是通过佛珠念经。

    半透明的金钟再次出现,将他笼罩在其中。

    江辰的剑锋点在上面,金钟伴随着一声巨响后消失。

    但是,巨响伴随而来的冲击力也将江辰击退。

    佛尊也被击飞一段距离。

    双方谁也占不到便宜。

    “哈哈哈,什么闯过生命禁区的家伙,连佛尊的防御都破不了。”

    “这样的剑也能应对生命禁区的雷池?我看不是雷神堡放水吧。”

    天理寺上下激动起来。

    一开始,他们如临大敌,面对着江辰,一个个都是精神紧绷。

    在合力都无法对抗江辰后,他们破坛子破摔。

    直到佛尊出手,终于是让势如破竹的江辰吃瘪。

    尽管局势依然还不明朗,可对他们来说,已经够了。

    “你不会只能骚扰别人和防御吧,难怪当日你要落荒而逃。”

    江辰撇了撇嘴,心想对方的防御可真够强的。

    狂飙和风华绝代这两式剑招都很擅长破防。

    这样的结果还是第一次。

    佛尊神色平静,一句话也不说。

    事实上,他嘴里含着血水,强忍着不被看出来。

    气势不能输,江辰的最强状态,肯定无法一直持续。

    “三分钟,你要将宝贵的三分钟用在说废话上面吗?”

    将血水一点点吞入肚中后,佛尊问道。

    三分钟,是江辰运用神力的最大极限。

    在经过生命禁区的洗礼,在三分钟结束后,自身也不会留下永久性的伤害。

    佛尊只要撑过三分钟,一切都好说。

    “既然你要求的话。”

    不过,眼前江辰的眼神变化让他感到一丝后悔。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