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剑魂劈开所谓的苦海,正中**珠。

    砰砰砰砰砰砰!

    接连六下清脆的声响,**珠尽数爆裂,化为齑粉。

    至高法器在玄悲的手中断裂。

    玄悲那只金玉般的手鲜血淋漓,手掌更是触目惊心。

    帝都重新燃起希望的人们差点没忍住骂娘。

    他们刚才看到罗莎的表现,还以为来的玄悲有多厉害。

    谁知道连江辰一剑都接不住。

    “难道不知道大师的剑才是最可怕的吗?”

    也就伍子已不吃惊,面露得意之色。

    他还知道,大师那一剑,还不是最强的实力。

    当天地的能量波动都消失后,江辰提着剑,朝着玄悲一步步走过去。

    玄悲失去至高法器,自然不再是江辰对手。

    他双手合十,盘腿坐下,朗诵起经文。

    在听清楚经文的内容时,罗莎神色大变,不仅是因为玄悲又要施展了得的神通,她甚至面露恐慌。

    只见经文响起时,玄悲周身涌现出烈火。

    和江辰见过的各种火能或是异火不同,玄悲身上的火很普通。

    仿佛是普通人使用柴火烧起来的。

    然而,江辰却是面露肃然之色。

    “红莲业火。”

    他看出对方这一手的厉害。

    来自于八寒地狱第七的红莲地狱,能让有罪之人皮肉分裂如红莲的烈火。

    厉害的是,业火源自于自身,唯有佛门高僧才能唤出来。

    意味着不需要去天地中寻找火能。

    佛门高僧直接打开地狱,从中获取到这种火。

    玄悲被罗莎认为是下一届九界佛皇的人,红莲业火绝不简单。

    “开启防御大阵!”

    罗莎忽然朝着帝都的人大喊着。

    神情紧张,语气焦急。

    帝都的士兵们面面相觑,心想玄悲不是自己这边的人吗?为什么还要开启防御大阵?

    倒是江辰看出不同寻常之处。

    对方的红莲业火和他认知中有所不同。

    毕竟,他熟悉的是灵山那个佛门,不是这个来自世界之外的佛门。

    尽管出自同一脉,但从对待龙族的态度便能看出两个佛门的不同之处。

    包括红莲业火也是一样。

    啊啊!

    正当这时,帝都中传来惨叫声。

    一些人莫名其妙被点燃,浑身上下都是火焰。

    同样的,那也是业火。

    没一会儿,帝都中火光冲天。

    江辰放眼看去,发现会被火焰吞噬的都是成年人。

    孩童都没事。

    因为这些还没入世的小孩没有太深罪孽。

    “你要葬送这片天地的人来对付我?”江辰冷声道。

    “都是有罪之人。”

    玄悲依然在念经,但他通过力量的传播方式说话。

    “哼,他们只是犯下你们佛门不认同的罪。”江辰说道。

    玄悲并不理会,自身已经成为一个火人。

    这些火不是简单遍布在周身,而是在燃烧他的血肉。

    “大师,他怎么开始自残?”

    伍子已看的莫名其妙,尤其是看着快要成为火海的帝都时候。

    “他在给这片天地的人定罪,在他快要燃烧殆尽的时候,所凝聚的红莲业火将会无比恐怖。”江辰说道。

    “啊?那先将他斩杀啊。”

    伍子已不解道。

    他把玄悲现在的做法当成是蓄势。

    蓄势这么久的神通,肯定了得,哪怕不能提前打断,也要破坏才对。

    “这不是简单的蓄势。”

    江辰摇了摇头,现在还不能过去。

    不过,有人倒是先过去。

    是罗莎。

    “师兄,还请停下来,这样你也会死。”罗莎说道。

    打开地狱之门,获取红莲业火,也会被地狱拉入其中。

    甚至会将地狱中的恶魔给放出来。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玄悲的声音哪怕是通过力量方式发出来,依然能听出坚定。

    罗莎还要再说,可刚张嘴,她脸上布满着震惊。

    因为在她的胸前,也燃起红莲业火!

    那件代表着佛门身份的外衣第一时间被烧成灰烬。

    “怎么会这样?!”罗莎惶恐不安。

    就连玄悲也是第一次停下来,不过,在经过短暂的抉择后,他还是继续。

    “师妹,没想到你也有罪。”

    “不,不,我没有!我是佛门的圣女啊。”

    罗莎强忍着疼痛,激动大叫着。

    “你的罪是因为自己是女子。”

    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江辰开口道。

    “你,你胡说!”罗莎不愿意相信。

    “在你们的佛教中,圣女可不是代表着自由和强大,圣女的身份是用来给长老们玩乐的,所以在他念经时,你有罪。”江辰继续道。

    关于这点,他还是不败战神的时候,和一个猴子的师父聊到过。

    “不,师兄,师兄!”

    被火烧中的罗莎无法保持镇定,把全部希望都放在玄悲身上。

    “不要听信他的话,你只是有罪。”

    玄悲也犹豫过,但内心坚定的他没有动摇。

    到这时,他烧到白骨,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红莲业火给人极大危机感。

    同时,帝都的人有过半被红莲业火烧死。

    最后,所有的业火以玄悲为中心聚集,化为一朵含苞待放的红莲。

    火能凝聚在花蕾中,一片片花瓣透彻明亮。

    “啊。”

    红莲绽放时,江辰身边的伍子已发出大叫。

    世界级强者的他也逃不过红莲业火,火从胸口冒出来。

    伍子已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抵御。

    好在,一只用力的大手放在他肩膀上。

    正要燃烧起来的业火迅速熄灭。

    在江辰把手放开后,伍子已身上还有一道佛光守护着。

    感受着江辰身上的佛意,玄悲的眼睛下一子放大。

    “你想玩火是吗?来,我奉陪。”

    江辰来到他的面前,红莲之下。

    也不见玄悲有什么动作,红莲迅速移动。

    并不是攻击,而是在空间中移动。

    不同的是,在红莲停下来的时候,江辰在花蕾中。

    这时,红莲完全盛放,业火冲天而去,形成一个火牢。

    江辰仿佛是被拉入到地狱当中,万劫不复。

    “起码有他陪葬。”

    旁边的罗莎看到这一幕,倒是感到一丝安慰。

    可事实上是残酷的,在眼前的世界要永远陷入黑暗的时候,她看到红莲发生不小动静。

    “你的业火,只能驱走寒冷,仅此而已。”

    她还听到江辰的声音。

    “不该是这样”

    罗莎满怀着不甘,闭上眼睛。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