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龙族和佛门之间的关系向来不好。

    这是因为佛门出现以来,对龙族没有丝毫的尊敬。

    在其他各族眼中,龙族象征着神秘、高贵、骄傲以及强大。

    可是对佛门弟子来说,龙不过是坐骑。

    后来西方如来选在灵山创立新的佛教,这才让矛盾缓和不少。

    江辰之所以会这样惊奇,是因为西镜域的佛门不是出自西方如来。

    来自于玄黄大世界外的某个佛国。

    依然是粗暴对待龙族。

    在这里感受到龙气,让江辰一下子联想到黑龙。

    失望的是,来的并非是黑龙。

    刚才某个瞬间,他以为是佛门发现自己,前来围剿。

    不过,那道龙气确实是冲着他来的。

    和那股龙气主人一起的还有数道身影。

    这伙人急匆匆赶来,在被江辰发现也没停下来。

    在离得还有千米距离时,这伙人放慢速度,收敛住气息。

    这是他们表示没有敌意的意思。

    江辰轻轻点头,让他们脚步加快。

    在此期间,江辰也在打量着这几个人。

    身上释放出龙气的是一位黑衣女子,身姿妙曼,肌肤雪白。

    脸上戴着神识都无法穿透的面纱。

    光从露在外面的眼眉能看出容貌极佳。

    同样的,江辰也能看出他不陌生的气质。

    高傲,自命不凡。

    似乎天底下只要是漂亮的女性,但凡有些天赋,都会骄傲如孔雀。

    不过,以江辰现在的实力,也不会刻意去计较那些。

    除了这位龙族的黑衣女子,还有三人,两个人族,一个灵族。

    都和姜末凉差不多的年龄,这让江辰明白他们的来意。

    “这位公子。”

    最终,这四人在江辰身前二十米停下。

    向他说话的是另外一名女子,长得甜美,身材曲线诱人。

    声音轻柔,听在耳边很舒服。

    “有事?”江辰问道。

    “就你一个人?”

    甜美女子还没说话,她身边一位英武不凡,长相阳刚的男子发问。

    江辰不语,只是看着他。

    “飞月鹰是你从小养大的吗?”

    男子也不在意,又是问道。

    “你是想说我飞月鹰这样听话,是因为我运气好得到幼崽是吧?”江辰替他把话说出来。

    男子眉头紧锁,这话没有说错,只是像江辰这样大大咧咧讲出来,让气氛有些火药味。

    “霍涯。”

    眼看如此,甜美女子不得不开口。

    “神气什么。”

    叫霍涯的男子撇了撇嘴,双手抱在胸口,嘀咕一声。

    他三十五六,因为境界的关系,看上去和二十岁差不多。

    朝气勃勃,活力无限。

    可就是这样,江辰看上去还是要比他年轻。

    好像成年人在路边看到孩童,也不会生出尊敬之意。

    至于飞月鹰,江辰说出他的心声。

    凶兽尽管凶残,可如果得到幼崽,还是有希望培养成战宠。

    尤其是像飞月鹰这样还算是聪明的。

    “公子,我们和姜末凉是朋友,你可以叫我小仪。”

    甜美女子说着,分别介绍身边的三个人。

    江辰记下黑衣女子的名字,奈落。

    “你和末凉认识吗?”

    说到最后,小仪问道。

    “故友,另外我欠她人情,这次来这里,无意间发现她遇到困难,将其救下。”江辰说道。

    小仪点了点头,神情轻松不少。

    “公子,你可能有所不知,末凉的情况比较特殊,不适合待在这里,如果可以,请交给我们。”

    闻言,江辰扬起下巴,打量着对方。

    “有多特殊?”他问道。

    “特殊到她招惹的麻烦不是你凭借着凶兽就能应付的。”霍涯说道。

    江辰耸了耸肩,对方说这话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直说吧,她加入过地府门,是不是?”

    他懒得绕弯子,直接说了出来。

    这话一出,对面的四人反应极大。

    一下子分开,进入戒备。

    地府门现在是不能提及的名字。

    但凡这三个字出现的地方都会有杀戮。

    凡是地府门的杀手,都遭到无情的清剿。

    哪怕是漏网之鱼,也是见不得光的。

    现在一个地府门的杀手带到圣院去,能换取一枚仙丹。

    “别紧张,她加入地府门还是和我分开之后。”

    江辰说道:“你们也都是地府门的杀手吧,和我说说怎么回事,友情提示,不要骗我。”

    话说到这里,主动权被他占据。

    哪怕是霍涯,也不敢再乱说话。

    “你说的没错,我们先前都是地府门杀手,但没接触到血仆那一块。”

    “姜末凉是我们小组的,在地府门曝光后,我们低调行事,祈祷着身份不要被发现。”

    “我们运气不错,三年来都风平浪静,可前不久,佛门这些混蛋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现我们小组的一名同伴,将其变成佛奴。”

    “那名同伴本来已经隐姓埋名,退出争斗,娶妻生子,现在孩子都有两岁。”

    “可是,他的眼里已经没有家庭,只有佛门,我们来劝他不仅没成功,还被佛门发现身份。”

    “在逃离佛国的过程中,姜末凉帮我们断后,被边境要塞抓住。”

    小仪全盘托出,反正江辰知道最关键一点,细枝末节也不必隐瞒。

    “原来如此。”

    这番话能对上姜末凉的情况,问题是,这几人为什么会跑回来。

    “因为我。”

    在江辰表示困惑之后,黑衣女子奈落冷冷道。

    三个字语气起伏不大,却有着极大的骄傲。

    “之前奈落在闭关,没有参与,现在出关,又因为一些原因,带我们回来,想要救走奈落。”小仪说道。

    好巧不巧,姜末凉先一步被江辰所救。

    四人都来不及听要塞那些人说江辰的神威,急急忙忙赶过来。

    对他们来说,江辰应该是凭借着飞月鹰才能攻破要塞的。

    “我明白了,不过你们也可以回去。”江辰说道。

    “为什么?”

    本以为把话说明白的四人不太明白。

    “姜末凉跟在我身边比较安全。”

    江辰总不能说你们四个愣头青不知道天高地厚,实力太弱吧。

    哪怕是是被视为希望的黑衣女子,也才超凡至尊。

    当然,对他们这个年龄来说,超凡至尊已经很了不起。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