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西镜域,天守佛国。

    这个国名,代表着在这片地域的崇高地位,强盛的国力让人不敢轻易冒犯。

    同时,也是佛门的中枢所在,传闻佛堂的入口就在帝都。

    在佛国边境,一只雄伟的飞月鹰破空而来。

    飞月鹰在凶兽中赫赫有名,但凡出现在某地,必然会造成流血事件。

    边境生活的人们自然是被吓到。

    还好飞月鹰笔直飞过,没有停留的意思。

    松下口气的同时,也有人看到飞月鹰的背上坐着一个少年。

    看到这一幕的人擦了擦眼睛,不太敢相信。

    不过飞月鹰太快,等到他们揉完眼睛,早已不见踪影。

    若不是残留的银辉光芒,人们都会以为自己眼花。

    “看来是找对地方,你还挺有用的。”

    坐在鹰背上,江辰赞许一声,直觉告诉他方向没有错。

    “哼哼。”

    飞月鹰当然不会开口回应,不过它内心戏还是很足。

    之所以把江辰带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表现。

    而是它知晓前方有着恐怖的存在,要把江辰带去送死。

    在进入边境千里距离,修建着无数座要塞,宛如一面城墙将大地给围起来。

    不管是从什么方向来的敌人,都能第一时间防住。

    此时此刻,东十三要塞的守备军听到急促警钟声。

    一个个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到空中聚集。

    他们的上级,一位统领和两名副手出现在面前。

    “边境发来消息,说一头飞月鹰闯入进来,往这边而来。”

    统领大声道。

    “飞月鹰?!”

    守备军反应很大,不是被吓得,而是激动。

    这可是鹰中的霸主,以速度见长,也不像其他凶兽那样理智全无,有一定几率能培养成战宠。

    按照要塞的规矩,一切战利品平分,他们这百余人都会得到一笔不菲的财富。

    “不用想了,那头鹰已经成为是别人的战宠。”

    统领看出他们的心思,板着一张脸,喝叱一声。

    宛如一盆冷水浇下来,都强忍着抱怨。

    “不过,我们可以让它皈依佛门嘛。”

    统领突然展露出怪笑,说着只有他们自己能听懂的话。

    “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马上从守备军中发出,极为响亮。

    在要塞中,有着一个个刻印着符文的牢笼,关押着不少人。

    “又不知道是谁要倒霉了。”

    听到士兵们的笑声,这些被关押的人摇头叹息。

    其中一栋都是女性的牢笼中,最边缘的角落,有位昏迷不醒的女子。

    关于她的来历和身份,没有人知道。

    可如果江辰看到她,会一眼认出来,对方正是许久没见过面的姜末凉。

    在中三界结识的女子,当时和姜家发生冲突。

    因为他的关系,姜末凉发现姜家的阴谋,愤怒出走,加入地府门。

    曾经在地府门对江辰的暗杀中露过面,给他通风报信。

    后来直到天外战场爆发大战,地府门被歼灭,也没有她的消息。

    江辰心有牵挂,但也没刻意去寻找。

    他从九天界一路向上,认识许多不错的朋友和红颜知己。

    可是天大地大,和很多人分别时都没意识到那会是最后一次见面。

    话说回来,坐在飞月鹰上的江辰凝视向正前方,露出有趣表情。

    凭借着飞月鹰的速度,没一会儿来到要塞。

    要塞对外的天空出现一面金黄色能量防护罩,如同巨人竖起盾牌。

    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后面,如临大敌。

    “止步!”

    其中那位统领抬起手,厉声喝道。

    江辰心念一动,让飞月鹰停下来。

    “人类,真是奇怪啊。”

    飞月鹰在心里琢磨着。

    它要找能杀死江辰的人可不是在这里。

    眼前的能量防护罩它都能冲过去,更别说是这个人。

    兽族未完全发育的脑子还想不通这样复杂的情况。

    “来者何人?”统领打量着江辰,面露困惑之色。

    一位能降服飞月鹰的强者,必然是超凡至尊。

    江辰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帝尊而已。

    不过,他还是很乐意这样的。

    “我叫尘心,听闻佛门有至高真理,慕名而来。”

    江辰想看看在佛门统领下的人会是什么样子。

    “原来如此,不过你所骑乘的飞月影是凶兽,放任你入国不太合适。”统领说道。

    “理解,那你说该如何。”

    “如你骑马住店,会将马儿系在外面一样,你把飞月鹰留在这里,我们帮你看管。”统领一副很知情达理的样子。

    只是,那些被关起来的人对这话都是嗤之以鼻。

    “没问题,不过我的飞月鹰乃是凶兽,没有我在旁,你们可会有危险啊。”江辰也是替对方着想的样子。

    “阁下说笑了。”

    兴许是江辰态度不错,统领渐露笑容,“此乃佛国,任何凶性和野性都将被驯服,这是一枚佛丹,给它服下便可。”

    说着,他掏出一枚金光闪闪的丹药,看上去造价不菲,但很大方丢过去。

    江辰伸手接住,不知为何,胯下的飞月鹰表现很不安。

    要不是江辰,它肯定飞走。

    江辰仔细端详着这枚佛丹,笑得意味深长起来。

    “怎么?有问题?”统领见他这样,狭长的双眼闪烁出精光。

    “我真没想到,你们连一直鹰都不打算放过啊。”

    话音落下,手中的佛丹被捏碎。

    所谓的佛丹,不过是将制造佛奴的方法简单化。

    江辰的动作激怒能量防护罩后面的人。

    牢笼有不少人从坐着改成站着,也都是看出不对劲。

    “你可知自己刚才的行为已经触犯佛国律法吗?”统领冷冷道。

    “那又如何?”江辰好笑道。

    “大炮准备!”

    统领很干脆,不和他啰嗦。

    一声令下,要塞中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

    江辰有种被锁定的感觉。

    “这就要动手吗?我还以为佛国的士兵会很仁慈的。”他说道。

    “你给脸不要脸。”统领讥诮道。

    他不会轻易出去抗衡能收服飞月鹰的强者,不管对方看上去有多年轻。

    不过,他守护着要塞,还是有些能力的。

    他故意不说大炮的名字,目的是出其不意。

    江辰似乎是中计,好整以暇,并不畏惧。

    “想展现力量吗?可别后悔。”统领得意想着。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