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辰本以为会进入幻觉中,但很快发现不是。

    天地还是原来的,丹城也在脚下面。

    只是除了他和老人外,其他的人都消失不见。

    江辰吃惊的是,这不是什么障眼法。

    在其他人眼里,他和老人都消失不见。

    可明明都是身处在相同的天地当中。

    “看来你是要和我论禅啊。”江辰脸色平静,看不出慌张之色。

    “禅道不适合你。”

    老人摇了摇头,右手张开,仿佛是作画似的,黑龙来到眼前的世界。

    “你很愤怒我对他做的事情是吗?”

    说着,老人左手又是一挥,血邪皇从舍利子中出现。

    “可你不也是用着相同的手段对待别人吗?”

    “你和你所杀的人其实都没分别,不过是以自己利益出发,衡量对错。”

    “你若真的是佛门弟子,可曾慈悲过?”

    老人自顾说了起来,字字珠心,话语听上去很缓慢,却能说到别人心坎里面。

    江辰看着黑龙和血邪皇。

    确实,现在的黑龙和之前在他身边的血邪皇一样。

    看着江辰深思的样子,老人微微一笑,眼珠子往旁边看去。

    “江辰,你这个欺世盗名之徒,根本不能代表真正的佛法!”

    吓人的是,血邪皇竟然开口说话,指控着江辰。

    被感化过后的血邪皇变成行尸走肉,成为八部天龙的能源。

    可是现在,他在老人手上恢复如初。

    老人趁热打铁,又是念动经文。

    一个在江辰早期生涯中经常出现的人随之到来。

    宁昊天!

    早应该死去的他生龙活虎,身穿重甲,手持玄铁长枪。

    “江辰!我本该和你一样,崛起于九天界,闻名于玄黄世界,都是因为你!毁掉了我!”

    熟悉的声音在咆哮着。

    紧接着,失踪多时的唐诗雅也是出现。

    “江辰,你灭我全家,你太狠心了!”

    江辰的面目有些狰狞,盯着老人不放,“如果你真的要动摇我心,光靠这些垃圾可不够。”

    老人依然是含笑不语,让人莫名想要打一拳。

    “将军!”

    又一个人出现,稚气未脱的脸庞满是悲愤,身上穿着残缺的战甲,缺口处还在渗血。

    汤正义!

    江辰瞳孔猛地一缩。

    “你为什么一定要有那样的骨气,为何要宁折不弯,要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桀骜?”

    “到头来受苦的还不是你身边的人!”

    “我的儿子从此没有了父亲!”

    当初在真武界,江辰遭到各大势力围剿,是最危险的时刻。

    赤焰营为了掩护自己撤离,牺牲惨重,是江辰心中的一根刺。

    老人的手段依然离不开幻觉,但厉害的地方在于,这些声音都源自江辰内心深处。

    不是老人营造出来的,所以格外具有杀伤力。

    江辰眼前这些人所说的话,他都曾在心里假设过。

    他当初若是放过宁昊天,凭那家伙的能力,也能爬到世界高点。

    还有唐诗雅。

    当然,他虽然想过,但不代表会因此内疚和不安。

    之所以会有现在的效果,是老人在放大和影响江辰的情绪。

    ”果然如我所料,他的力量和心境有关。“

    老人一直在观察着江辰,他发现在江辰心乱的时候,身上的气势在迅速衰弱。

    江辰能在武圣的境界打败超凡至尊,一直是让人惊奇。

    大多数人只能表示惊叹,敬佩江辰的能力。

    少数人会去想江辰怎么做到的,想着能不能学习到。

    老人属于少数人,而且还深入研究过。

    猜出心力最重要的是坚定。

    意念不可动摇,否则的话,心力将派不上用场。

    老人只要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停下这一切。

    崩溃边缘的江辰将会是一个脆弱的武圣。

    “你弄错了最重要一点。”

    不过,本应该是不断恶化的江辰逐渐清醒过来。

    源自于他内心中的声音也不再出现。

    宁昊天、唐诗雅等人统统消失。

    “那就是远远低估了我,你认为我会受到这些折磨而心里崩溃吗?”

    “你认为走到今天的话还不知道这世上根本没有对错吗?”

    江辰神色不再狰狞,但却是无比冷漠。

    “没有对错?何其荒唐的说法。”

    老人也算是见多识广,没有慌乱和放弃。

    “这世上不存在绝对的真理,而是取决你相信什么。”

    江辰说完,刚才虚弱的气势一下子恢复过来,并且暴涨无数倍。

    身上发出来的金光洞穿这片天地。

    还打算继续努力的老人受到不小的冲击,面露震撼之色。

    尤其是江辰所说的话还在耳边环绕着,令他头皮发麻,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没一会儿,老人的外貌发生变化。

    他原本的穿着打扮都很朴实,身上也就布衣。

    此时,从他体内冒出耀眼的光芒,布衣在这过程中变成华贵的长袍,身上到处都是珍贵的首饰。

    首饰的材料不是金银,相反,金银只是最次等的。

    更多是的各种宝玉。

    老人的形象气质也有所变化。

    别人说他佛皇,的确,他看上去很像一位帝皇,只是沾染着佛力。

    江辰恍然大悟,这老人不是出自当年的灵山佛祖。

    更像是西佛那一脉。

    佛是从外面世界传进来的,在传播信仰过程中被一定程度同化,和最初的佛不同。

    “难怪我觉得哪里不对劲。”

    到这个时候,老人彻底失败。

    他和江辰回到真实的世界,那些消失不见的人出现在眼前。

    让人惊奇的是,他们的反应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如果江辰身上有计时的东西,会发现刚才发生的那些事情,都只是一秒不到。

    唯一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就是那些佛门中人。

    只是,看着江辰平安无事的样子,他们又有些不太确定。

    一直待在老人身边的那位金刚都已经打算动手。

    按照以往的惯例,老人一旦念经,下一秒敌人的战力就会被消减到一到三成。

    他再出手,简直就和老鹰捉小鸡似的。

    正因为如此,他对佛皇敬佩有加。

    可这次,江辰什么事都没,反倒是老人受到不小惊吓。

    看着珠光宝气,贵气逼人的佛皇,别说是金刚,其他人都摸不着头脑。

    都在想这位佛门的大佬念经还不到一秒,怎么就变装了。

    牧之是一个不容易感性的人,写书这一年多来,做不到像其他作者求票那样洒热血,什么各位道友助我一战云云的,每次都是干巴巴的求票。但是,我感谢每个支持我的朋友,尤其是是那个名字最长的朋友,他每天我催我更新,让我这个自由职业有种上班的感觉……谢谢!真的谢谢!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