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会长带着一行人待在星云大阵后面,看着不远处的少年。

    双方相隔不到五十米,以江辰的战力,这点距离不够看。

    丹药师之所以还敢站在这里,完全是因为眼前的淡蓝色光晕,将双方隔绝掉。

    这正是让血池都要放弃的星云大阵,丹会的大手笔。

    “江辰,你意欲何为。”

    会长审视着眼前这位年纪轻轻,就已经威名远播的超凡人物。

    “真的需要我说一遍吗?”

    江辰朝着他们走来,每一步落下,阵法后面的丹药师心里都是一紧。

    还好,在离得阵法的光晕还有三米距离时,江辰停下脚步。

    一股排山倒海的威严席卷而来,不仅是空中丹药师,全城的人呼吸都不畅快。

    会长咬了咬牙,强忍着不适,面沉如水。

    “不管他们想做什么,做过什么,都已经死在你手上,丹会也不予追究,你还要如何?”

    这番话不可谓不大胆,甚至让人敬佩起会长的胆量。

    “一位副会长,几名荣誉长老,乘坐着你们丹会的飞行船。”

    “你现在却告诉我,他们是出于自己的意愿,没有别人授意?”

    江辰打量着这位中气十足的会长,眼中泛起一道冰冷的光芒。

    “你什么意思?”

    会长的表情微微一变,语气也不像刚才那样强硬。

    “如果他们是得到别人授权,又或是还有同谋,那自然是不能放过。”江辰冷笑道。

    “你要如何确认这点?把我们抓起来严刑拷问吗?”会长讥讽道。

    “那倒不用,我这双眼睛,能看穿任何东西。”

    江辰说完,慧眼开启,在这些丹药师身上扫过。

    不到一分钟,他得到答案,双眼恢复正常,饶有兴致得打量着会长。

    “秋会长,之前带队的那位副会长出发前请示过你。”

    江辰说道:“你给了他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还记得吧。”

    会长一惊,当时交谈的时候,并没有外人在场。

    从凤丹嘴中,会长也知道江辰开杀前,没有拷问过丹会的人。

    故而,他自认为可以撇清关系的。

    没想到江辰还是知道。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杀死我丹会数名丹药师,若是再敢乱来,丹会决不饶你。你可别认为丹会是三流势力。”

    会长东扯西扯,亮出自己的依仗。

    然而,如很多人所想那样,听到这话的江辰,露出一个莫名笑容。

    “你认为我会在乎吗?”

    轻轻的一句话,没有特别用力,可就像是每个字都有着魔力,连在一起,落在丹药师耳边的时候,令他们齐齐变色。

    是啊,丹会又如何,江辰在乎吗?

    帝魂殿只手遮天,江辰还不是毫无顾忌。

    会长撇了撇嘴,看向旁边的柳依依,“向丹会求救!”

    之前被拒绝,是丹会有错在先。

    这次求救,是有人要攻打丹城,性质不一样。

    苍域的丹会总部不会无动于衷的。

    会长这话说的特别大声,故意让江辰听见。

    可惜,江辰不为所动。

    反而,他有些被激怒,一双眼睛眯起,冷冷道:“撤掉阵法,向我认错,最后的机会。”

    对于骄傲的丹药师来说,不让他们感到疼的话,不会认识到形势。

    不过,江辰马上发现就连这句话都是多余的。

    这些丹药师反而觉得江辰被阵法挡在外面,不能进来。

    “江辰!丹会从来没有臣服过谁!”会长厉声道。

    这人很精明,每次都把话锋朝着对他有利的地方去引。

    江辰虽然看出这点,但已经不打算说什么。

    他抬起左臂,手指并拢,纯粹的能量形成一把匕首。

    隔空往下一挥,在丹药师惊恐的眼神下,那一道淡蓝色的光晕被轻易切开。

    待到有两米长的时候,江辰身子一动,来到星云大阵里面。

    “你敢再说刚才的话吗?”

    江辰离得会长不到一米,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会长宛如掉入冰窖中,手脚麻木。

    “你,你敢破星云大阵,就是和丹会为敌,圣灵大陆不是你一个人能猖狂的!”

    过了一会儿,会长五指用力握拳,还在嘴硬。

    他认定江辰不敢出狠手。

    “不要”

    但是,旁边的柳依依察觉到不妙,下意识开口。

    只可惜话还没说完,一道寒光闪烁而出。

    会长仿佛是被定住,表情凝固在脸上。

    还想说什么的他只能是嘴巴动动。

    跟随他而来的那些丹药师仿佛是见鬼,惊呼一声,连连后退。

    江辰冷冽的眼神朝他们扫过去,无形中的力量让这些丹药师站在原地。

    他们的双腿在抖颤,像是承受着什么痛苦。

    没过一会儿,这些人膝盖先后爆裂,朝着江辰跪下去。

    同时,会长发现一阵眩晕感后,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

    耳边还传来徒弟的悲鸣声。

    丹城上下一片哗然,尽管早有预料江辰会动手,却没想到会这样干脆。

    一剑斩首,根本不给周旋的余地。

    “早说过的,我早说过的。”

    丹楼上,凤丹喃喃自语,她是最不意外的人。

    “你这个恶魔!”

    空中,柳依依悲愤不已,下意识朝着江辰冲去。

    结果毫无疑问,她连江辰的身都无法靠近。

    “知道自己的腿为什么会安然无事吗?”江辰冷冷道。

    柳依依一惊,这才发现空中只有她一个人还站着。

    先前满脸傲气的丹药师都跪在天空上惨叫着。

    “你们会长默许丹会的人向我动手,意图得到炼丹术,这样的人,我以往是不会放过的,今天是例外,可惜他没有珍惜。”江辰说道。

    柳依依嘴唇抿紧,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他不放。

    “并且,像你们会长的人还不在少数。”

    江辰又道,目光看向那些跪着的丹药师。

    丹会之前在铁苍城向他出手,几乎是得到上下认可和默许。

    只等着副会长他们凯旋归来,带来霸道炼丹术。

    可以说,丹会上下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其他人听出江辰话中的意思,心里一沉。

    尤其是丹会的丹药师,会长都是被杀,江辰真要清算起来,他们都必死无疑。

    湖南水灾,牧之身处最严重的县城辰溪,家里被淹没到三楼,全城停电。真不是诉苦,这环境不更新牧之都不会内疚,但我想到自己偶像土豆在08年那场天灾东躲西藏的也保证更新,我也不能落后,在有自己发电机的地方进行更新。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