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关于圣院发生的事情,江辰浑然不知情。

    剑道通神的小目标完成后,还有着更多的奥义等着他去挖掘和发现。

    除此之外,境界方面,也该朝着帝尊大步迈进。

    第二成的心力给他带来超强的战力。

    武圣的境界只起到支撑作用,也就是说,不需要顾忌太多,直接突破就是。

    最快的方法,自然是炼制出一枚神丹来。

    “是时候去拜访丹会了。”江辰微微一笑,望向远方。

    有丹会的地方,就有丹城。

    在血池祸乱苍域的时候,丹会和一开始的凌云殿差不多,根本没有插手。

    不过,考虑到丹药师的战斗力,也没多少人去责怪。

    有丹会的地方,就有丹城。

    苍域的丹城位于天自剑宗不远处的平原上。

    一座面积不算庞大,但是处处透露着精巧的城池。

    也是这次血池带来的灾难中,没有遭到破坏的一座城。

    不是血池没打过它的主意,而是这座城有着最高级别的防御结界。

    是每一座丹城都会配备的防御结界。

    由着丹会的大师们请动最出色的阵法师布置。

    这样一座城,哪怕没有强者坐镇,也能在血池面前坚守一段时间。

    当然,也不是说血池拿不下丹城。

    而是觉得收益和风险不成正比,所以放弃。

    人族的丹药,魔族中人可不会看上眼。

    丹城最中心,那栋具有代表性的高楼中。

    最高一层,一位发色灰白的中年人挺立着身子。

    身穿着一件白袍,胸口有着金丝线绘制着图案。

    代表着丹会至高无上的身份,那就是会长。

    苍域丹会一名副掌教和数名荣誉长老被人所杀。

    按照往常惯例,丹会早就是展开行动,带人去将凶手斩杀。

    但是这次,人们关注的重点不是丹会什么时候出手。

    而是江辰何时来找丹会清算。

    了解是怎么回事的人们都明白是丹会有错在先。

    对错在有的时候还是很有用的,比如说对的一方执掌着可怕力量。

    “血池被灭,对我们而言,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会长看着苍绝山的方向,喃喃自语。

    “会长,总会说江辰也是丹药师,属于我们丹药师的纠纷,不会出手干涉。”

    正在这时,他的徒弟,也是丹会副会长快步来到他身边。

    听到这个消息,这位丹会会长并不意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师父,那江辰真会来找我们算账吗?”

    他的徒弟是一位刚过三十岁的女子,气质文静高贵,此时神色有几分急切。

    女子名叫柳依依,出自大世界,从小被发掘出丹药师的天赋,受人尊敬和敬仰。

    这一辈子,她有过像现在这样慌乱的时刻屈指可数。

    “有可能会,也有可能不会,没有人能够确保江辰做出什么事来。”会长无奈道。

    “我们丹城有星云大阵,应该没问题吧。”柳依依说道。

    “只能如此了。”会长说道。

    这时,不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出现在二人视线中。

    “会长,对不起,凤丹小姐劝不住。”一名护卫为自己没拦下年轻女子道歉。

    “下去吧。”

    会长一挥手,看向那位年轻女子。

    凤丹,也就是伍大师的徒弟,铁苍城事件中,丹会队伍中唯一活下来的人。

    有关当日发生的事情,丹会都是通过她嘴中了解。

    “会长,还请撤下星云大阵!”凤丹急切道。

    会长和柳依依相视一望,不明白凤丹这话的意思。

    “江辰吃软不吃硬,如果我们为副会长他们所做的事情道歉,他不会拿我们怎么样。”凤丹又道。

    这段时间,她特意去了解过江辰,也得到夜思竹那本记载着江辰的书。

    对江辰有所了解,认为自己所说的是最好方法。

    只是,这话自然是激怒到会长和柳依依。

    “你师父被他所杀,你却如此软弱吗?”柳依依不满道。

    尽管她也害怕,可不会像对方这样没骨气。

    “面对神,除了顶礼膜拜,我们还能做什么?”

    说到这个,凤丹失魂落魄。

    “丹城是所有丹药师的庇护之地,我不会让我们毫无防备的面对凶徒。”会长说道。

    “可是星云大阵对江辰来说形同虚设啊。”凤丹急了。

    “闭嘴!”

    一直忧心忡忡的会长心里其实是有气的。

    在江辰出现前,习惯威风八面的会长何时这样憋屈过。

    尽管已经做好不和江辰开战的打算,但也不代表要没有骨气的跪下。

    “丹会的,撤掉阵法,跪下认错。”

    然而,像是老天要和他作对,在他严词拒绝凤丹的提议后,江辰的声音从天空传来。

    在丹城避难的人有很多,大多数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

    仗着星云大阵,置身事外,血池带来的杀戮根本没波及到他们。

    安逸久了的他们被江辰声音吓到。

    “谁啊这是!不知死活是吗?”

    他们先是一怒,有些人更是破口大骂。

    待到反应过来后,这些人又都是惊慌不已。

    江辰!

    这个之前只存在各种传闻中的名字,近段时间可是频繁听到。

    刚才下意识辱骂的人连忙扇自己,生怕江辰追究。

    好在,江辰对他们没有兴趣。

    “会长!这是最后的机会!”

    丹楼上,凤丹急忙道。

    心烦意乱的会长浓眉皱起,怒火在翻涌。

    “看在你师父遭到不幸的份上,我不计较你胡言乱语,可如果你再说,将剥夺你丹药师的身份!”

    说完,会长朝着江辰所在飞过去。

    在这过程中,不时有丹药师跟在后面,给会长壮声势。

    不过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些丹药师都很紧张。

    “这些养尊处优的丹药师都还没认识到厉害啊。”

    丹城中,有人敏锐地看出这点。

    “他们总不会和江辰硬碰硬那样愚蠢吧?”有人不太确定。

    江辰现在可是苍域之主,丹会已经找不到丹友相助,根本不会是对手。

    “之前丹会不出面,是因为丹会有错在先,如果这次江辰强行破开星云大阵,伤到丹药师,那么丹会就会坐不住。”

    “问题是,江辰在乎这些吗?”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