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晚的时间,让江辰恢复如初。

    同样的,也让血池的人有准备时间。

    不过,血池没有准备着和江辰大战,反而开始撤退。

    要回到之前一样,隐藏在黑暗之下,不被世人所知。

    血池这样干脆,不仅是因为江辰的实力。

    还有圣灵大陆和无尽大陆之间的通道快要恢复,位面通道的雏形已经形成。

    在那之前无法在苍域站稳脚步,就没有资本和圣院抗衡。

    能屈能伸,这样的敌人最为难缠。

    正因为这样,江辰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血池。

    “我一个人来。”

    下定决心,江辰飞到先前血池占领过的地方。

    开启慧眼,让时间倒流,追寻到血池的人踪迹。

    紧接着,他如法炮制,在各个被血池占领过的地方运用慧眼。

    跟随的队伍不及他的大虚空术,被甩在后面。

    到最后,只剩下江辰一个在行动。

    在虚空中穿梭数次的江辰不知觉来到苍域的一处无名之地。

    这里人迹罕见,天地中灵气中无比浑浊。

    天地晦暗无光,让人心生压抑。

    一直开启着慧眼的江辰,来到一处山谷中。

    山壁上被修建出一层又有一层,宛如一个层层向上的观战台。

    此时,台上站着一个个全副武装的血池战士。

    他们在这已经等候多时。

    昨日一手抓住人皇箭的那位天将也在其中。

    江辰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对方应该是叫弑天刃。

    血池的第一高手。

    “江辰,你沦落到这种地步,还不知道是自己多管闲事吗?”弑天刃冷冷道。

    “如果不是我多管闲事,你们魔族可就要沦落为血族的奴隶。”江辰说道。

    “哼。”

    对此,弑天刃没有多说,眼珠子一转,道:“你真要赶尽杀绝?大劫来临前,我们发挥出来的作用要比许多浪费资源的废物要大。”

    “你这套说法给其他人听,或许还有作用,可我知道你们魔族。”

    江辰冷笑道:“你们不比血族要好多少。”

    “你或许剑术无双,机智过人,可你依然和大多数愚蠢的人一样,被偏见蒙蔽双眼。”弑天刃讥讽道。

    “你们通过牺牲别人的性命和天赋来完成自己的宏图霸业,让他们走向灭亡,服用魔丹的人最终都会成为魔胎的养分”

    “强者生,弱者死,成为魔胎养分,培养出强大战士,这才是抗衡大劫的最好办法!”

    弑天刃打断他的话,激动道:“我真没想到你这样强的人会这样幼稚!”

    “再微弱的火光,在黑暗中,也会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江辰说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你执意如此的话,那就战吧!”

    弑天刃说完,山谷中爆发出冲天的魔气,形成一根黑色的铁柱,将天空都给捅破。

    “来吧。”

    江辰也想继续感受剑道通神下战斗的畅快感觉。

    两具法身同时出现在身边。

    本尊手持双剑,一具法身拿着无量尺,另外一具法身赤手空拳。

    “我有一尺,可丈量天地!“

    法身高举着无量尺,神力悄然运转全身。

    “我有一剑,可诛天下人!”

    本尊高举起罚天剑,浩瀚的剑意充斥着每个角落。

    “我有一拳揍死你丫的!”

    没拿兵器的法身浑身电闪雷鸣,铁拳发出呼啸的破空声。

    “战!”

    山谷中的血池成员大声呐喊着。

    一时之间,比昨日激烈百倍的战斗拉开帷幕。

    日月变色,天地颠倒。

    苍域各大势力的队伍还在沿着江辰的踪迹前行。

    “公子的身法也太变态了吧。”

    万天威感叹道,明明是跟着一起行动的,结果连江辰的影子都看不到。

    虽然说他们心里清楚,跟着江辰是收拾残局,避免漏之鱼。

    可在江辰面前,还是有人想表现表现的。

    最后,山谷爆发的动静引起这些人注意,否则的话,连战场都不知道。

    等到他们赶到山谷的时候,一个个呆如木鸡,张开的嘴巴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战斗已经结束,山谷所在的整座山脉都被夷为平地,天地中还残留着能量的波动。

    放眼看去,到处都能发现死尸。

    粗略一数,将近过千。

    按照血池培养强者的手段,这些死掉的人生前肯定都是至尊级。

    然而看他们的死因会发现,都是被一招秒杀。

    “快看那里!”

    有眼尖的人突然发现了什么。

    众人顺着他所指的看过去,发现在一处深坑下,有三道站立的身影。

    靠近一看,这三人一模一样,自然是江辰。

    其中一具法身忽然因为伤势过重,半跪在地上,接着化为能量消失。

    飞在前面的人发现这具法身消失后,一把尺子掉落在地上。

    “这,这怎么可能!“

    深坑最底下,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

    哪怕是快死的他,依然让人望而生畏,不敢直视。

    因为他是血池第一强者,弑天刃。

    但,他还是难逃宿命,败在江辰的手上。

    只是,人们发现他的表情很不对劲,看着刚才散掉的那具法身位置,眼里透露着震惊。

    甚至有的人都怀疑他死的时候会不会瞑目。

    像是弑天刃这样的强者,在已经见识到江辰的实力后,哪怕是落败也不该这个样子。

    于是有人仔细一看,发现本尊和另外一具法身并未有太多的创伤。

    “难不成”

    有反应较快的人想到一种可能性,难以置信。

    那就是江辰刚才散去的法身和弑天刃单打独斗,并取得胜利。

    要不是法身会在一定重伤后无法再恢复的机制,江辰肯定还好好站着。

    之所以让人惊奇的是,两把剑都在本尊手上。

    作为一个剑道通神才强大的剑客,法身却不用剑将血池第一强者,远比天海雄要强的人给击败。

    “他是怎么做到的?”

    所有人心中生起疑云,就连血池被灭带来的震惊都消退不少。

    “可,可恶!”

    唯一知道答案的弑天刃咬着牙,憋出两个字后,断气了。

    于是乎,没有人知道江辰是如何做到的。

    “幸好不是本尊啊。”

    江辰心想到,他能法身击败弑天刃的方法正是昨日的的大胆想法。

    今天通过法身来试验,取得奇效,将弑天刃打死。

    然而,代价是法身也自行消灭。

    没错,法身不是被弑天刃伤到一定程度才会消失,而是因为负荷太重。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