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空战场中,出现成千上万个手持罚天剑的江辰。

    动作和神态都不相同,遍布在天海雄的周围。

    看上去明显不是残像,活生生的,只是保持着出剑的动作不变。

    在这过程中,天海雄发现时间变得缓慢起来,直至停止。

    他知道这是刹那剑法的精髓所在。

    一旦完全停滞住,他就会遭受到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他当然有信心破解,否则一开始也不会嘲笑江辰。

    可是,他的信心是源自于刹那剑法真的如他想象中那样。

    江辰发出来的剑式,和预料中有着明显差别。

    天海雄发现自己无法挣破时间的牢笼,反而深陷其中。

    每个江辰在这时都发出耀眼的眩光,手中剑锋越发犀利。

    风、雷、金构造出别样的剑域。

    天海雄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

    他顾不上太多,咬着牙发力,要摆脱这一切。

    能明显看到他手中的利刀发出不弱光芒,雄厚的力量从持刀手臂爆发出来。

    天海雄深吸口气,疯狂用力。

    不过,他还是晚了一步。

    成千上万个江辰像是被安排好轨迹,化作弧光,以天海雄为中心穿过。

    得手后的江辰化作一道道剑气,在空中沸腾。

    场面看上去极为绚丽。

    天海雄从挨到第一剑开始,失去对身体控制,只能任由着剑锋肆虐。

    他的身体很快变得千疮百孔。

    说起来像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事实上,十秒钟都不到。

    刹那永恒的厉害之处也在这里。

    让人对时间形成偏差。

    最后,只剩下江辰真身,手持着威能炽盛的罚天剑,正面上前,一剑刺穿天海雄的心脏部位。

    “好,好厉害的一剑!”

    一切结束后,天海雄说出来的第一句话竟是带着敬佩。

    他从未想过不是究极剑术的刹那剑法还能做到这种程度。

    江辰竟然真的将一门武学施展出究极剑术水平。

    “前辈也没让我失望啊。”

    江辰冷冷一笑,将剑拔出。

    天海雄胸前的伤口开始喷血,生命在快速流失着。

    “你以为自己赢了?”

    不过,情况没有朝着预料中发展。

    随着天海雄一句阴森森的话,他伤口快速愈合,并从中冒出黑气。

    这些黑气接触到空气,发出噗呲的声音,化为刺鼻的浓烟。

    待到浓烟散去,天海雄恢复如初。

    精力依然旺盛,满头白发变成乌黑色,整个人透露着妖异。

    天海雄加入血池,冒着巨大的风险,还是有所收获的。

    “嗯?难怪!”

    通过这一出,江辰发现不同之处。

    “前辈,你的寿命早已经用尽。”江辰说道。

    对于这话,天海雄没有反驳,只是眼神越来越冷冽。

    “所以你才会加入血池,给自己续命啊。”江辰冷笑道。

    “哼,你害死龙行,为自己女人续命,和我加上血池又有什么区别。”天海雄冷冷道。

    江辰这三年来最有名的几件事就是拯救世界,弄死龙行。

    天海雄会知道也不足为奇。

    “我又没指责你的行为是错,何必这样激动。”江辰耸了耸肩,轻笑道。

    “那就少说废话。”

    天海雄说完,刚才未完成的第六刀再次开始蓄势。

    和刚才相比,他体内多出一股道不明的强大力量。

    毫无疑问,那是从血池得到的诡异而又强大力量。

    完美契合他的刀道,使得他这一刀发出,黑云压日,仿佛末日来临。

    “那么,让我们看看谁的力量更加强劲吧。”

    江辰眼中燃起炽烈的光芒,手中罚天剑响彻起雷鸣之声。

    这还不算,江辰左手拿出赤霄剑。

    双剑分别蕴藏着最强神雷和太阳真火,这两种强劲的力量,只要同处于一片天地下,都会形成激烈的反应。

    但在江辰手上,哪怕是挨在一起,也没发生那样的情况。

    “绝世神通,雷疾弧光斩!”

    旋即,手持两把剑的江辰反而施展出一门神通。

    筱偌要是在这里,肯定会认为他在胡来。

    不过在场的人没那么多想法,反而觉得江辰这一式十分绚丽。

    在疾速下,两把剑在虚空留下璀璨的光痕,仿佛是烙印在空间中,挥之不去。

    除了好看外,那释放出来的威能如同两颗陨石同时撞击。

    天海雄落得和刚才同样的下场,第六刀还没发挥出来,就被江辰剑锋扫荡。

    这一次,不仅仅是在胸前留下一个伤口那样简单。

    狂暴而又锋利的剑锋摧毁天海雄防御,将他整条手臂给斩断。

    断臂还拿着威能不弱的利刀,在空中毫无规律打转。

    所有人都离得远远的,怕被断臂上的刀给碰到。

    他们不是江辰,一旦挨到,非死即伤。

    啊!

    天海雄发出如野兽的嚎叫,看得出他很不甘心。

    在江辰达到剑道通神以后,形式完全变了。

    江辰几乎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这不是真的!”

    白衣男子看着师父一下子变得这样弱,难以接受,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到幻觉。

    “你的剑道到底是什么!”天海雄咆哮着。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强的剑道。

    一门剑道,威能不弱于他的刀道。

    可具备的锋芒也是他遇到过最强的。

    三种破坏力极强的天地能量都被江辰融入到剑锋当中。

    但这不符合常理。

    作为武道通神的强者认为不符合常理,那在其他人眼里,那就是匪夷所思。

    偏偏江辰做到的,他的剑道具有极强包容力。

    不管什么,统统融入到剑道中。

    “和你说过了,永恒不朽。”

    说完,江辰的赤霄剑带着太阳真火,将这位刀道通神的老前辈消灭。

    一直到这时,人们才反应过来,发出阵阵惊呼。

    “这是发生了什么?”

    “天海前辈就这样死了?他不是一直占据着优势吗?”

    “江辰的剑为何给我无敌的感觉?”

    在确认天海雄死的不能再死后,白衣男子和那李独雄用最快速度逃离苍绝山。

    江辰没有理会他们,但是投靠他的那些势力很主动,不需要多说,纷纷出手,将血池阵容的人尽数斩杀。

    完成这一切后,他们齐齐看向江辰,眼中都是敬畏。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