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海雄一咬牙,强忍着心中波动,使出第五刀。

    这一刀声势惊人,广阔的天空被犁出一道深深刀痕。

    刀痕的两端分别是他和江辰。

    两人成为一个直线上的两点。

    不管江辰如何移动或者躲避,都逃不过这一刀。

    这是必中的一刀!

    只剩下本尊的江辰看上去很不妙。

    考虑到一刀比一刀强势,江辰无法再抵御这一刀。

    所以,江辰要做的是反击。

    “青莲剑典,第九式。”

    “剑剑生莲!”

    剑气如火山喷发一样,铺天盖地,到处都是。

    璀璨的剑光抢过日月的风头。

    随之而来的剑锋只是展露出一角,天地都仿佛承受不住。

    出刀的天海雄眼皮子猛地一跳,心里直呼不可能。

    此时,他的刀已经发出。

    一柄漆黑的刀锋出现在他和江辰之间,狠狠斩落下来。

    刀锋无比锐利,蕴藏着强劲的能量。

    这要是一道银河,也会被劈开。

    这一刀,本该是要掉江辰性命的。

    但在紧要关头,无极剑魂破空而出,同样是省去蓄力的过程。

    承载着第九式的无极剑魂格外不同。

    剑魂下的江辰被一层光辉笼罩,整个人披星戴月,宛如剑神。

    这是究极剑术中的杀招,也是最后一式,江辰单独一个人完成!

    要知道,之前第七式和第八式都需要法身配合才能施展。

    现在达到剑道通神,他才发现通过法身的方法只是投机取巧。

    真正的强大,只有本尊真正达到才能体会到。

    面对比刚才强上不知道多少倍的第五刀,无尽剑魂往上一挥。

    宛如一个粗大的铁链被斩断,天海雄的刀锋被一分两段。

    这还不算,做完这一切,剑势还未用尽。

    余下的威能化作一头猛兽,朝着天海雄扑过去。

    天海雄眼瞳顷刻间放大,只来得将利刀挡在胸前。

    咚!

    一声沉闷的巨响,轮到天海雄被打飞,手中的宝刀险些脱手而出。

    一些眼尖的人还注意到天海雄嘴边有鲜血流出,飞溅在空中。

    “这?”

    许多人都还停留在江辰要如何应对这一刀上面,结果倒好。

    江辰一下子逆转,反而把天海雄给伤到。

    “不可能!他就算是达到剑道通神,也才是刚刚入门,师父可是有着近十年的经验啊。”

    白衣男子也被吓得不轻。

    他妒忌江辰达到剑道通神,但也因为这样,感到痛快。

    因为这样一个天才马上会惨死在师父手上。

    谁知道刚刚突破的江辰会有这样能耐。

    白衣男子猜想着各种可能性,但都拿不准。

    会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很多。

    比如说境界、武台、体质、经脉等等。

    白衣男子不知道是哪一种。

    他不知道的是,江辰方方面面都超越天海雄。

    然而,只有天海雄真正明白,之所以会有这样大的转变,是因为江辰的剑道。

    天海雄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擦掉嘴角的血迹,眼神凶狠,透露着不甘心。

    “你很有胆量。”

    片刻后,天海雄低声道。

    “不,我只是有试错的资本。“

    江辰笑了笑,不灭神甲和无暇身体让他能够承受第三刀和第四刀。

    通过这两刀,江辰知道武道通神的强大所在。

    于是,他明白了差在什么地方,然后顺利突破。

    当然,他现在只是入门,要想稳固住,必须斩杀对方。

    ”你的剑道是什么?“天海雄忍不住好奇,开口询问。

    江辰稍微一想,满足对方好奇心,“永恒不朽。”

    “这不是剑道的名字。”天海雄认为他在戏谑自己。

    因为任何一种武道的命名都有着规律和格式。

    永恒剑道,或者不朽剑道,没什么永恒不朽。

    “这是我的剑道名字,独一无二。”江辰说道。

    他的不朽剑道是从师父那里继承而来。

    师父无名曾是剑界的主人,掌握四大剑道的永恒剑道。

    故而,不朽剑道还是有着永恒剑道的影子在里面。

    后来江辰和剑界的弟子动手,吸收过部分永恒剑道的剑意。

    在达到剑道通神那一瞬间,他感到豁然开朗。

    不朽即永恒,永恒即不朽。

    永恒不朽,也对应着江辰的心力。

    故而,刚才那一剑,才有那般威力。

    “还有三刀。”

    天海雄认为他不愿意说,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握紧手中的刀,战意不减。

    虽然是受伤,可他不代表他没招。

    江辰方才的一剑是杀招,可他的第五刀只是绝招。

    所以现在说谁胜谁负还太早。

    “前辈,斗战的规矩你可早已经违背。”

    在他要出刀时,江辰轻快的声音传来。

    “那又如何?”

    天海雄下意识问道。

    “该你接招了。”

    说着,江辰收起赤霄剑,右手持着罚天剑。

    很显然,接下来的剑式和火无关。

    而是要以金、风、雷为主。

    “刹那剑法。”

    “刹那永恒。”

    骤然,江辰把手放在剑柄上面,做出一个娴熟的动作。

    手贴着剑柄转了一圈,然后五指才将剑柄给握住。

    “你?”

    天海雄一怔,惊奇不已,接着大笑,”这是剑界的刹那剑法,根本不算究极武学,你是脑子坏掉了吗?”

    他一眼看出江辰要施展的剑术,是根据永恒剑道而生的。

    在究极武学出来前,品级不低。

    但在现在这个时代,明显不入流。

    “不是究极武学又如何?我将其改成究极武学就是。”

    江辰很随意道。

    只是这话让人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改成究极武学?

    这可不是他随便说说就能做到的。

    “第六刀,鬼泣神惊!”

    天海雄依然是干脆,出动第六刀。

    吸取刚才的教训,他这一刀乃是杀招,威力无穷。

    因为受伤的缘故,施展的时候还有些吃力,一张脸涨得通红。

    “前辈,我说过,轮到我了。”

    然而,在天海雄准备着这一刀的时候,江辰的声音传来。

    依然是轻快,但听在耳边是不同感受,仿佛是死神在轻吟。

    天海雄浑身一惊,心生不妙。

    山中围观的人也都看到极为不可思议的一幕,一个个张大着嘴巴。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