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多人对突然出现的少年感到陌生,但没过多久,全场一片哗然。

    有天海雄的话在先,加上江辰响亮的名气,不需要有人指出,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在这个节骨眼出现,是故意的吗?”

    吃惊过后,有人愤愤不平。

    先前苍域对抗血池,打得激烈无比,因为实力差距,节节败退,现在只剩下五个势力在支撑。

    凌云殿一直没有行动,在苍域这五个势力都打算放弃抵抗,以投降换取自主条件。

    他们千方百计请来天海雄,血池也颇为重视。

    偏偏这个时候,江辰出现,让局势变得扑朔迷离。

    “你就是江辰吗?你今天来所为何事?”

    石敢先抢在所有人之前和江辰交谈,在说完这话后,传音道:“如果没有神罚军的,还请不要再给我们希望。”

    因为,他们不想再失望一次。

    江辰没说话,他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应该和血池是一起的天海雄反而和苍域这边的势力站在一起。

    “前辈,莫非你代表的还是苍域吗?”江辰戏谑道。

    “放肆!你配和我师父这样说话吗?”

    天海雄身旁的白衣男子训斥一声。

    江辰杀害他师弟,说话时明显咬着牙,强压着怒火。

    “江辰,今天是我们和血池讲和的重要时刻,凌云殿如何,已经和我们无关。”又有一位掌教级的人物上来说道。

    由于之前凌云殿一直没有出动,所以这人说话一点都不客气。

    “血池为何要和你们这些支持不了多久的人讲和?”江辰好奇道。

    ”因为我们有天海前辈!“石敢先大声道。

    ”看来我猜对了,前辈,原来你还是两面派,真让人想不到。”江辰戏谑道。

    这话一出,苍绝山哗然一片。

    人们从江辰的话中多少猜出些什么。

    现在的江辰已经不再是阿猫阿狗的人物,所说的话也是有分量的。

    而且天海雄一直没有为自己辩解过什么,只是用怨毒的眼神看着江辰不放。

    “各位,血池和凌云殿不死不休,你们的立场是什么?”

    血池的人坐不住了,那位地将之首冷声道。

    石敢先等人面面相觑,短时间内拿不定主意。

    血池来势汹汹,如洪水猛兽,根本抵挡不了。

    但江辰同样不是好惹的,走到哪都要死人。

    “难道神罚军已经恢复?”

    想到江辰敢出现在这里,必然是有着底气。

    如果血池和凌云殿实力相当的话,他们自然会选择后者。

    毕竟,血池太过诡异,让人无法心安。

    “臣服于我,接着站在一边,其他的事情不要管。”

    江辰感受着这些人飘忽不定的目光,也很严肃的开口。

    但是,这话反而让这些人更加纠结。

    心想你要让人信服,起码拿出资本来啊。

    浩浩荡荡的神罚军又在哪里?

    “江辰,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强忍着血池那些人不耐烦的目光,石敢先硬着头皮询问。

    “是的,并且我打算一个人灭掉血池。”江辰说道。

    “凌云殿的人在哪?”

    “都没有来。”江辰耸了耸肩,很随意道。

    这下,大多数人坐不住了。

    白衣男子戏谑道:“也就是说,你要一个人灭掉血池咯?”

    “有何不可。”江辰说的很正常。

    有人情不自禁发笑,但笑完后又觉得气氛不对劲,连忙闭嘴。

    全场气氛怪异,因为江辰说的话。

    如果不是江辰此人非同一般,或许已经哄堂大笑。

    “要想将血池完全灭掉,你还做不到。”地将不悦道。

    要想灭掉有大量武帝的势力,除非自己是帝尊中最出类拔萃的人。

    又或者说,境界达到武神!

    江辰或许很强,可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血池在苍域遍地扎根。

    说要灭掉很简单,一旦做起来,那将会处处碰壁。

    “该你们选择了。”

    天海雄终于说话了,他没有辩解江辰的指控,只是朝着摇摆不定的苍域五大势力的人开口。

    一部分察觉到蹊跷,也有一部分人觉得这位前辈是被江辰给激怒。

    而且血池已经说明和江辰势不两立。

    “我选择,站在凌云殿这边。”

    “我也是。”

    “同意!”

    “我相信江辰!”

    在人们紧张的目光注视下,以石敢先为首,先后有三个大人物表态,选择江辰。

    “什么?!

    全场哗然,尤其是血池那边的人。

    “江辰可是拯救过世界的男人,而且两次。”

    唯一不意外的是夜思竹,她很满意这个样子。

    “你们?你们说真的?”

    先前对江辰态度恶劣的那位掌教万万没想到自己这边的人会做出这样反应。

    “你们这样会失去天海前辈的!”他怒道。

    “你难道没发现天海前辈不对劲吗?”石敢先反问道。

    其他人或许不解,可能坐上掌教之位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天海雄的异常。

    “纵然如此,也不应该自寻死路啊,血池加上天海前辈,谁能阻挡?”对方急道。

    江辰打量了他一眼,不给其他人说话的机会,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独雄!传承世家李家第七十三代家主!”对方沉声道,似乎是想吓唬到江辰。

    “正好,我也是传承世家,所以我允许你再考虑一下。”江辰说道。

    闻言,李独雄一怔,江辰这话不可谓不嚣张,像是已经主宰自己的生死。

    “我李家,投靠血池!”他冷声道。

    江辰摇了摇头,感到可惜,但除此之外,没有太大的反应。

    “江辰,天海前辈真和血池勾结吗?”

    站队结束后,石敢先不死心问道。

    “你自己看。”江辰伸手一指。

    石敢先看过去,马上得到答案,原来地将和天海雄正在交谈。

    “你为什么像块木头一动不动,任由江辰说什么是什么?五家失去四家,你有很大过世!”

    地将指责道。

    “你怎么敢这样和我师父说话!”白衣男子呵斥道。

    天海雄将他拦住,对着血池的人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我已经为对付江辰付出代价,现在到你们了。”

    哼。

    地将不满的看向空中,“我倒要看看,这江辰是有什么三头六臂!”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