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需要多说,这些人都是丹友。

    受邀而来,对象都是苍域颇具分量的丹药大师。

    其中包括一位副会长,和四名荣誉长老。

    他们的号召力已经比得上一个大势力。

    所有丹友加起来总共有三十五名,超凡至尊六名,快有天自剑宗和孟家的总和。

    不过,这些至尊级强者的凝聚力比不上两大势力。

    他们就像是一盘散沙,这也是天自剑宗和孟家最后才把他们叫出来的原因。

    事情变得复杂,离得目标也就越远。

    “江辰!束手就擒!交还霸道炼丹术,念在你的炼丹天赋,还能活命!”

    在丹友出现后,正主也都登场。

    说话的正是副会长,最具分量的人。

    白发苍苍,不过因为身体被丹药滋润,皮肤依然富有弹性和活力。

    也因为这样,一身宽大的白袍穿在身上,颇具仙家风范。

    发起怒来,也如雷神震怒。

    他的话传出千里远,说明他不在乎被人听见。

    “交还?”

    齐烈听到这个字眼,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江辰说的没错。

    只是,丹会这样无耻,还是有些超出预料。

    最要命的是,那些丹友深信不疑啊。

    “怎么又来这么多人啊。”马威本来都看到江辰要赢了,没想到突然冒出来一群强者。

    三个江辰抬头看向空中的这些人。

    “你都自己都一把年纪,又何必出来丢人现眼,我都替你羞啊。”

    三个江辰分别将一句话说完,没有任何停顿,外人根本无法分辨出谁才是本尊。

    副会长一把年纪,没有因为这话有所影响。

    “你盗我我丹会的霸道炼丹术,还这样的态度,各位,你们说该当如何?”

    他只是看向自己请来的这些人,重点是五名超凡至尊。

    “如此厚颜无耻的人,该杀。”

    一名中年女子冷冷道,她出场一来,一直是沉默不语,只是狭长的眼帘透露出寒意。

    要不是副会长说话,她或许从始至终都不会搭理别人。

    “冬月女尊。”

    齐烈认出她来,心里一沉,这是一位能排进超凡至尊第五十四名的人。

    至于其他超凡至尊有来自各族的,他认不出来。

    而且这四人都没有进行至尊级排名。

    齐烈能分辨出他们是超凡至尊,仅仅是知道冬月女尊的傲气。

    如果不是实力相当的话,冬月女尊根本不可能让他们站在自己的旁边。

    其他丹友七嘴八舌,无不是痛斥江辰的态度嚣张。

    “你说我盗取你们霸道炼丹术,我倒是想问一问,我是怎么盗的。”江辰说道。

    丹友们停了下来,齐刷刷看向丹会的大师。

    “哼,你借着和我比试炼丹的时候,仗着实力高强,将我拿下,逼问出我的霸道炼丹术,你还想否认吗?”

    伍大师跳了出来,义愤填膺,眼眶在喷火。

    “师父。”

    在船上,凤丹神色有些复杂。

    她看着伍大师如此无耻的样子,感到很陌生,尽管她也贪图那霸道炼丹术。

    “哈哈哈,那么你现在倒是展现出你的炼丹术啊。”

    江辰没想到丹会找来这样一个破绽百出的理由。

    “哼,你抢走我炼丹术的时候,将我废掉!我如何炼丹?你分明是在强词夺理!”伍大师情绪激动,像是受到莫大委屈。

    这话一出,丹友们义愤填膺。

    “小小年纪,如此狠毒!该杀!”冬月女尊冷声道。

    “那好。”

    江辰耸了耸肩,扫了一眼这些人,道:“既然如此,你们把我杀了就是,为什么还要交还?怎么,我告诉你你已经知道的东西,再把我杀死?”

    这话一出,地上的齐烈精神一振,心说好样的。

    “聪明啊。”

    瑶清很意外江辰能从对方一个词中抓出矛盾之处。

    底气十足的丹会众人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说错话的副会长眼珠子一转,不以为然,“现在还玩口舌功夫,已经无用,我们要拿下你,是想问出你还将炼丹术泄露给谁!”

    “如果无耻要有一个排名榜的,你绝对是榜首。”

    江辰嘲笑一声,目光重新回到伍大师是很上。

    “各位。”

    正当这时候,齐烈下定决心,打算做些什么。

    “江辰和伍大师第一次相遇,是在天空之城的丹青楼,当时是江辰施展出霸道炼丹术,并不存在伍大师所说的情况。”

    “这一点,可以去天空之城求证。”

    “齐烈!你!”

    伍大师看着平日里在自己身边听话的人这个样子,非常气恼,“江辰到底给你什么好处,让你说出这样丧心病狂的话来!”

    丹友没想到这时候还有人站出来,面面相觑。

    他们不是傻子,也听出不对劲。

    “那好,你让江辰束手就擒,我们现在就去天空之城求证。”副会长负手而立,冷冷道。

    “这?”

    齐烈一怔,这明显强人所难啊。

    “怎么?是心虚不敢吗?若是如你所说,难道连去求证的勇气都没有?!”伍大师一喜,心想副会长就是副会长,就这样的反应,也是实至名归啊。

    “你这是强人所难,到时候江辰还不是任由你宰割”齐烈不甘心道。

    “先下去吧,离得越远越好。”江辰打断他的话。

    唉。

    齐烈咬了咬牙,没想到平日里让他敬佩的丹药师都是这幅嘴脸。

    在齐烈下去后,江辰继续看着伍大师,“这一位,你刚才说,自己被我废掉是吧?”

    “是的。”伍大师入戏很深,说这话的时候还在咬着牙。

    “那对丹药师来说,肯定生不如死吧。”江辰又道。

    “那自然”

    伍大师想也不想,正要说话。

    ”那我帮你解脱吧。“

    话没说话,江辰的声音再次响起。

    恐怖的是,这个声音出现在身后。

    偏偏刚才和自己说话的江辰还在眼前。

    噗!

    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熟悉的炙热感觉从腹部涌出来。

    一瞬间,伍大师成为火人。

    自身这些年修炼来的火能在他化为灰烬后飞向江辰。

    丹友们对这变故措手不及,想要挽救的时候,江辰已经不在原地。

    江辰就好像一个幽灵似的,神出鬼没,难以捉摸。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