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你想躲过别人的攻击,那么你就要看穿别人攻击。”

    这是每一个人踏上武道的人都会听到的话。

    也是恒古不变的真理。

    蓄力时间较长的攻击会给别人更多的时间来看穿。

    空间级身法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无须看破别人是怎么攻击的,也能逃之夭夭。

    但是,凡事都要有个度。

    凌习身为天自剑宗的副掌教,从天自剑道中得到的剑道意志达到五成。

    又是超凡至尊。

    她特意施展限制空间级身法的剑招,能顺利躲过去的人,放眼整个世界,屈指可数。

    故而,她才会在动手的时候那样自信。

    结果却是这样。

    脱身之后的江辰冷冷一笑,两具法身分别出现,本尊手上的戒指也在这时候消失。

    这样一来,本尊与法身之间,完全无法分辨。

    大虚空术施展,三个江辰杀向两个大势力的人。

    其中一具法身没有佩剑,施展出雷龙拳,拳劲破空时发出阵阵咆哮。

    “子母剑阵!快!”

    “不要藏着手段,使出全力!”

    天自剑宗的人也采取孟家相同的手段,超凡至尊为首,大小至尊为辅。

    如此一来,在场总共七名超凡至尊在助力下,好似史前巨兽一样。

    江辰奋勇向前,面无惧色,激战在一起。

    “强!实在是强!”

    客栈外,齐烈激动到浑身抖颤,终于明白江辰的自信是怎么回事。

    在天空之城斩杀那两名超凡至尊的时候,江辰可没动用过法身啊。

    “全盛力量的分身原来真的存在!”

    他感叹道。

    对于法身的正确叫法,知道的人很少,大多是人都是用着分身和化身。

    在天自剑宗和孟家采取以超凡至尊为主的策略后,杀戮暂时终止,战斗陷入激战。

    最关心这场战斗的人很多,孟世雄绝对算一个。

    不过他武圣的境界,连去辅助超凡至尊都无法做到。

    所以在罚天剑波发射那一刻,他反而是走下船侧。

    趁着没人注意,打开关押着瑶清房间的门。

    “你?”

    看到他突然出现,瑶清下意识以为他是要趁乱做点什么的。

    “我对被别人用过的女人没兴趣。”孟世雄冷冷道。

    这话一下子激怒瑶清,柳眉竖起,喝道:“你把女人当什么了!”

    太生气的她以至于都忘记解释。

    孟世雄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他要的女人,必须完美无瑕,只属于他一个人。

    “跟我来,我要让你亲眼看看江辰是如何惨死的。”他说道。

    “这就是你目的?”瑶清有些不敢置信,她以前可没发现这人如此幼稚。

    不过也好,比起关在这里,她也想亲眼看到战况如何。

    于是,她跟在孟世雄的身后,走向甲板。

    “待会儿,你就会知道自己眼光有多差劲,甚至,你会看到江辰在求饶。”

    孟世雄得意说道。

    罚天剑波轰击下去,再加上七个超凡至尊,他简直不敢想象那人会是什么后果。

    不过,刚走上甲板,两个人就发现不对劲。

    征天号的下面传来无比激烈的打斗声!

    本应是不该发生的打斗声。

    孟世雄顾不上瑶清,冲到甲板边上往下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七名超凡至尊,得到无穷的助力,每个都表现出黄金巨龙般的力量。

    本该是撼天动地的他们,却被看上去身形单薄的剑客拦下。

    三个江辰,身穿白衣,没有任何护具,唯一的利器是手中长剑。

    正如所有剑客那样,飘逸灵动,一剑绝神!

    哪怕是天自剑宗的长老们,也都身穿轻型的铠甲,来保证不会受到余力影响。

    但江辰不需要,每次和人硬碰硬,反倒是超凡至尊被逼退。

    “这,这还是人啊?刚才的罚天剑波为什么无用!!”

    孟世雄双手将护栏都给抓的粉碎,木屑飞扬,面目狰狞。

    “无意冒犯,但我劝你还是不要以江辰为同龄人竞争。”

    瑶清同样吃惊,但好歹和江辰相处那么久,还是有心理准备的,看到孟世雄这样子,忍不住开口。

    反正两人修为相当,她也不怕对方拿自己怎么样。

    她肃然道:“他比年轻帝尊还要优秀。”

    啊啊!

    孟世雄仰天咆哮,双眼通红。

    他这时才明白,自己引以为傲的苍域天才身份,不过是坐井观天的青蛙在得意。

    “杀了他!杀了他!”

    他在怒吼,希望天自剑宗和他父亲能做到。

    死去的天才,就不再是天才。

    然而,天自剑宗和孟家的七名超凡至尊比他还想做到。

    越是战到最后,他们越是心惊。

    江辰的身法宛如鬼魅,每次都能躲过致命攻击。

    无论他们努力,都无济于事。

    这场战斗的悬念几乎只剩下江辰什么时候破掉他们的防御,然后一一杀死!

    可怕的是,这对江辰来说好像不是难事!

    “丹会的!”

    终于,两个大势力忍不住了,超凡至尊抱在一团,暂时休战。

    在他们的呼唤声,又有一艘长方形的战船出现在人们眼中。

    船身上有着栩栩如生的烈焰图纹,整艘船像是踏来而来。

    这倒也符合和火息息相关的丹会特征。

    三个江辰也停了下来,若有所思。

    “丹会!”

    齐烈心里一惊,这是他在明白之前的底气来源。

    认为有丹会在,天自剑宗和孟家都不能拿江辰怎么样。

    这意味着丹会有抗衡两大势力的实力。

    结果现在反了过来,丹会要对江辰出手。

    “可是,丹会要以什么名义?”齐烈有些想不通。

    他和丹会经常打交道,知道丹会要对谁动手都是呼朋唤友,找来丹友。

    同时,会给丹友许诺种种好处,和大义凛然的原因。

    丹会在这次不可能告诉丹友要抢别人的炼丹术。

    “真是热闹啊,没想到在苍域还有一个人能压着两大势力抬不起头来!”

    “这可不是苍域的人,这是一头过江龙!”

    “哈哈,他还会龙拳,过江龙这的确很适合。”

    “可惜,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在他面前的也都是龙。”

    从丹会的飞行船跳下来的人不是丹药师,而是一个个至尊级强者。

    他们都表现的散漫,一个个都很浮夸。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