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不怪齐烈会这样问,他都做好面临死亡的准备。

    谁知道只是开始时候有气血翻腾的感觉。

    但在窗门外出现极光后,他感觉到脚下有股磅礴的力量狂涌而出。

    在那之后,齐烈没有任何感觉,本认为这是死亡征兆的他没想到最后活下来。

    齐烈的话让空中那些打算动手的至尊级强者尴尬不已。

    一道道目光望向天自剑宗的高层。

    “怎么会这样?”

    亲自发射罚天剑波的那位以沉稳著称的长老也是失色。

    “难道他真是神?否则不可能做到这样啊。”

    “哪怕是超凡至尊的第一名,面对罚天剑波也不可能如此,就算是转移破坏,自身也要承受伤害。”

    如果承受的伤害是转移攻击造成破坏力的一半,那种方法会被称为小神通。

    如果是转移伤害的百分之三十,可以被称为大神通。

    如果是百分之十到十五,那就是绝世神通。

    纵然是这样,罚天剑波破坏力的百分之十,也不是好受的。

    这点能从铁苍城的下场看出来。

    偏偏不仅江辰三人没事,客栈也都完好无损,只是房屋表面的木材在刚才攻击时候的极光下褪色。

    “是五行结界!凌云殿最著名的结界之一。”

    直到一个声音告诉所有人答案。

    “五行结界?难怪!”

    凌云殿在这片土地屹立数百年之久,在场的人对此也都有所了解。

    这五行结界能够转移任何形式的攻击,将敌人的攻击给挪到虚无之界。

    而且能做到这一点,也不需要施展的人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结界会自行运用天地中的能量!

    这也是结界和阵法的最高层次,不需要能量和资源来运转,而是借用天地之力。

    “这里是凌云殿的地盘,难道凌云殿表面一套,背面一套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没必要用一座城来演戏!”

    “不对,他的结界不是借用天地之力,而是真正的奥义,与天地存在!!”

    到最后,有人尖声呐喊着,仿佛是看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与天地同在!

    传闻只有最顶尖的阵法师才能做到。

    “而且,五行结界是当年凌云殿第一公子在原基础上的改良!”

    在明白怎么回事后,天自剑宗和孟家的人才好过许多。

    面对未知,任谁都会感到恐惧。

    不过,在清楚怎么回事后,每个人心里又是没底。

    这才刚开始,就遇到这样的事情,积极性受到打击。

    “但是,这样的五行结界在短时间内不会有第二次。”有人肯定道。

    “同样的,罚天剑波也不会有第二次。”

    “这可怎么办?啊!”

    两个大势力的人还在犹豫不决,惨叫声忽然响起。

    所有人看过去,发现一位大至尊被一剑刺穿胸膛。

    地面上的江辰不知何时来到空中,无声夺走一个人性命。

    “你们是不是没搞清楚,杀戮是互相的。”

    江辰将剑抽出,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甩掉罚天剑上的鲜血。

    他目光扫过去,被触及到的人无不是挪开目光,不敢直视。

    “所有人,按原计划,进行虎狼战术!”

    孟唯一看到死掉的人是他们家族的,眼中怒火熊熊燃烧。

    一位大至尊这样轻易死去,他算是体会到天自剑宗的人是什么心情。

    他一声令下,孟家剩余的大至尊分成两队,跟随在族长和另外一位超凡至尊后面。

    这就是虎狼战术。

    大至尊失去自我,成为超凡至尊的附属和能量源,生死也取决于超凡至尊倒下或是取胜。

    大小至尊是狼群,超凡至尊是虎首!

    这样一来,发挥出大小至尊最大的价值,避免被逐个杀死。

    “天地无极,乾坤无尽!”

    “绝世神通,星辰万变!”

    不是只有江辰掌握着绝世神通,孟唯一也有。

    聚集四名大至尊的力量和本身的境界,绝世神通经过天级武台施展,真如火山爆发一般。

    接着,一股看不出是拳脚还是刀剑施展出来的能量朝着江辰而去。

    像极了夜空尽头的夜光,璀璨明亮,有着能吸引人的魔力。

    同样,也有着致命的危险。

    离得江辰较近的人纷纷让开。

    “再强大的攻击,打不中人的话,又有何用。”

    眼看着彩霞横跨在长空,不给人任何躲闪的机会。

    可是,虚空术突破的江辰只是哂笑。

    在彩霞要将他吞噬的那一瞬间,他先行消失。

    轰隆隆!

    美丽的彩霞爆绽出无穷的威力,天地为之震动。

    但是,打不到人,就如同美丽的烟花,毫无作用。

    江辰随之出现在让人意想不到的方位,而他做到这一切,无比轻松。

    “别给我小看人!”

    不过,几乎是在同时,一道剑光斩落下来。

    伴随着出现的还有不知何时弥漫在天地中的迷雾。

    这些迷雾不仅是遮掩别人耳目,还能迷惑在虚空下的移动。

    剑芒在迷雾中化为丝线般的细雨,具有极强的穿透力。

    涉及到虚空的身法,并不是万能的。

    “天自剑道,云之势,烟雨朦胧!”

    齐烈喃喃自语,这一剑只有天自剑宗副掌教级别的人能发出。

    事实也确实如此,完成这一剑的人是凌夕。

    “我这一剑,专门破别人身法,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凌夕剑势完全发出,冷冷一笑。

    “可惜啊。”

    江辰摇了摇头,这一剑要是早些时候来对付自己,或许还有用。

    在烟雾中,他确实不能再在虚空中自由穿梭。

    如果说正常情况下,是平坦大道,云雾中,则是峰回路转的山路。

    稍有不慎,就会撞得头破血流。

    甚至其中还有着陷阱。

    但是,现在的江辰放眼看去,一切了然于胸,这就是突破带来的变化。

    如同锻炼力气的不会时刻感受到自身在变化,但在偶然的某个瞬间,比如说拿起重物时,会发现比以往更加轻松。

    大虚空术也是这个道理。

    江辰仰头挺胸,脚步往前踏出,直接离开云雾。

    凌夕的这一剑落空,笑容僵持在脸上。

    “这简直是在散步啊。”

    城中,不对,废墟中的客栈外面,齐烈看得目瞪口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