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数个长老待在一起,其中一个人引起她的注意。

    ”副掌教!“

    瑶清用最快速度赶过去。

    ”瑶清!“

    这群天自剑宗的重要成员看到她平安回来,惊喜不已。

    尤其是副掌教,因为她还是瑶清的师父。

    “瑶清,你怎么回来的?”

    “是这样的…”

    瑶清正要说话,却突然发现什么,浑身一惊。

    只见孟家的人也在船上,包括孟唯一和孟世雄。

    “瑶清师妹,你这个人质真是自由,都能自己跑回来,是不是还要带着赎金回去给那人?“孟世雄讥讽道。

    在刚才瑶清走回到江辰身后,孟世雄由爱生恨。

    认为瑶清是被江辰给征服。

    瑶清感受到他眼中的厌恶,又是愤怒,又是庆幸。

    庆幸自己没有看上这样的人。

    不过,这个庆幸又让她想到一句话,“被狮子保护过的女人,又怎么会看上野狗。”

    在遇到江辰之前,她绝对不会这样想。

    “世雄,不要乱说话。”孟唯一制止道。

    这是别人天自剑宗的事情,不是他们孟家能说的算。

    瑶清想起自己的正事,不理会孟世雄,说了起来。

    话音落下后,船头寂静无声。

    不管是门派中的长老们,还是孟家的人。

    就连自己的师父也是一样。

    “瑶清,你这话的意思就是我们现在带着你打道回府,一切就当没发生过,是这意思吗?”

    过了好半会,一个女人的声音询问道。

    瑶清眉头皱起,她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回答会引起对方喝叱。

    不因为别的,而是说话的这位女人也是副掌教,和她的师父是竞争关系。

    “没必要再流血了啊。”瑶清说道。

    “好啊,以后你出门在外,被人杀死,被人****,我们天自剑宗也不出手,如何?”

    果然,那位副掌教好笑道。

    “凌夕,你知道瑶清不是这个意思。”

    瑶清的师父,天自剑宗另外一位副掌教不满道。

    “那你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凌夕问道。

    副掌教回答不上来,拉过瑶清,道:“你受到惊吓,待在船上吧,门派会解决问题的。”

    “连无尽大陆的帝魂殿都拿江辰没办法,你们为什么不想一想啊。”瑶清急道。

    这下,她的话引起轩然大波。

    尤其是在孟家在的情况下,许多长老的脸上挂不住了。

    “你到底是那江辰的人,还是我天自剑宗的人?”

    “难不成你被那江辰征服身心,就开始胳膊往外拐了吗?”凌夕厉声道。

    “真是不要脸。”孟世雄小声嘀咕道。

    就连瑶清的师父也不再为她说话,不满道:“你现在下去船舱,不准再说话。”

    “可师父,杀掉江辰,起码会死两个超凡至尊,这对天自剑宗还是孟家,是好事吗?”瑶清开始为传声说道。

    “但失去两个超凡至尊,只要成功,我们会得到十个超凡至尊。”

    师父用筹码的方式告诉着她这点。

    “难道?”

    瑶清终于是明白过来。

    “无尽大陆和圣灵大陆的通道还没有恢复正常,没有人会来帮江辰,他携带着巨宝!”

    师父又向她说道。

    接着,瑶清失去说话的机会,被长老带到船舱。

    哪怕她有没有成功,都没有回去的必要。

    但不知道为什么,瑶清竟有种想要下去告诉江辰这一切的冲动。

    ………

    “看来我们失去一个人质啊。”

    客栈中,江辰若有所思。

    忽然,他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什么,交给马威,“在客栈周围布下,能避免你被杀死。”

    马威一头雾水,但还是照做。

    “结界吗?”

    齐烈看到马威手里拿着的东西,若有所思。

    “出来。”

    江辰又道。

    齐烈不解,还以为暗中有谁在。

    很快,他瞪大着眼睛,看到这辈子都没见到过的一幕。

    一头火麒麟从江辰手上戒指中冒出来。

    “说好的解决掉萧红雪呢?”

    火麒麟不满的哼哼着,“龙行一死,对他来说是大好事,下次见面,会变得更强。”

    “先不说这个,我问你,炎帝传承的另外一部分,关于太阳真火的奥义,你知道多少?”

    太阳真火不是简单的异火,还是十大主火之一。

    江辰用于佛门神通一往无前,但肯定还有更大的用途。

    “那部分被萧红雪拿了去,所以你要杀了他啊。”火麒麟早有预料他会这样问,回答的很快。

    “我现在遇到不小的危机,现在就要。“江辰说道。

    火麒麟一怔,接着跑到客栈外面一看,眼睛都圆了。

    “你怎么走到哪里都能招惹到这么多敌人的?”

    回来后,火麒麟没好气道。

    这个问题,旁边的齐烈也想要问。

    “天妒英才,没办法的事情。”

    江辰笑道,他打炎帝传承另外一部分的主意已经很久。

    但每次问这火麒麟,他都不肯透露。

    哪怕遇到危险,也是说让江辰去找筱偌其他人帮忙。

    直到现在,江辰突发奇想,把火麒麟叫出来。

    “问题是我没有啊。”火麒麟苦着脸道。

    “真的?”

    “真的!”

    “我这双眼睛……”江辰又有着相同的动作指了指眼睛。

    “打住打住。”

    火麒麟没好气叫住他,“你应该知道另外一部分传承是我的底牌,让你去杀萧红雪。”

    “我知道,但如果遇到危险你都派不上用场,那我也没必要保持约定嘛。”江辰轻笑道。

    “你这是过河拆桥!你不厚道!”火麒麟气得扬起蹄子。

    要不是江辰暗中发力,整个客栈都要成为火海。

    “你也不用全说,告诉我一招半式,留着绝招和杀招,我肯定也会去找萧红雪的嘛。”江辰笑得很灿烂,落在火麒麟眼里,别提有多猥琐。

    “不行。”

    火麒麟还是一口气拒绝,“你太聪明了,只要教你入门,你就能自己悟成大师。”

    江辰耸了耸肩,也不生气,他只是临时起意,把火麒麟叫出来,能骗就骗,不能也没办法。

    “不过,我可以作为媒介帮你施展。”火麒麟话锋一转,似乎是知道江辰招惹到的麻烦有多棘手。

    “媒介?“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