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心生怨恨,明明是你一开始让我拦住江辰,从而发生这一切。

    怎么到这个时候又站在别人那边?

    “我不愿看到孟家的人为我牺牲,孟叔叔,谢谢你的好意。”瑶清无奈道。

    “好吧。”

    孟唯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孟世雄双眼通红,凶光闪烁。

    他一直都是天骄,想要的东西从来都能如愿。

    哪怕是瑶清,他也觉得不需要多久就能得手。

    但现在,他已经没有那样的自信。

    “走吧。”

    最后,他是被族人拉着走出客栈,整个人变成行尸走肉,失魂落魄。

    “父亲,我让你丢脸了,我们回去吧。”

    好半会后,孟世雄只有认命。

    “回去?为什么回去?”孟唯一神秘笑道。

    “父亲?”

    孟世雄不太明白。

    孟家是因为他在乎瑶清才会介入这件事。

    现在他被瑶清伤透了心,不再抱有希望,没有必要再和作对。

    江辰表现出来的实力,他亲眼目睹。

    “世雄,你觉得那江辰的身法如何?”孟唯一问道。

    孟世雄想了想,认真道:”举世无双。“

    ”那么他那个拥有本尊全盛实力的法身神通又如何?”孟唯一又道。

    “强。”孟世雄只给出两个字。

    说到这里,他已经明白父亲话中的意思。

    ”还有那霸道炼丹术,人皇弓,以及种种神通,正是这些,成就他江辰的不凡。“

    这时候,孟世雄和刚才在客栈表现出来的大不相同。

    一双虎目充满着侵略性,像极了一位枭雄。

    “也让他成为一个行走的宝藏。”另外一个超凡至尊开口道。

    孟世雄恍然大悟,原来家族早有打算,要对江辰下手。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噗噗跳,好似普通人要上山去打老虎,很是刺激。

    “我要他那把剑。”

    忽然,孟世雄想到那把像是拿着月亮打造出来的罚天剑,眼睛发亮。

    哈哈哈。

    孟家等人纵声大笑,接下来,只需要等着和天自剑宗会和就是。

    ……

    “你让我很意外啊。”

    客栈里,江辰看着失魂落魄的瑶清,颇为意外的样子。

    “我只不希望见血,孟家和我毕竟不熟。”瑶清解释道。

    江辰也不深究,没有再问。

    “江辰,你走吧。”

    过了半会儿,瑶清开口道。

    “去哪?”江辰好奇道。

    “离开苍域,避免冲突。”瑶清知道说了也没用,但还是在尝试。

    这一切都是她在虎铡山发生的,她不愿意再看到更多的人流血。

    “我现在暂时让你离开这里,去找天自剑宗的人,你去和他们说。”江辰说道。

    “好。”

    瑶清一口答应下来,不是因为能脱身,而是真的想说服自己同门。

    目送着她离开客栈,齐烈摇头道:“她还是太年轻了。”

    “她只是在做最后努力。”江辰说道。

    “天自剑宗绝不会罢休,还有孟家,他们明显是有着目的。”

    齐烈是一位独行客,经验十足,通过刚才孟家的表现,看出这一层。

    不等江辰问他话,他先行道:“大师,需要我先去找丹会说明吗?”

    原来,齐烈把希望放在丹会身上。

    江辰笑道:“如果我告诉你,丹会和天自剑宗、孟家目的一样,你要如何?”

    “怎么会!大师,你可是仙丹师,还掌握着霸道炼丹术……”

    齐烈下意识说道,但在提及关键的时候,反应过来。

    丹药师也是人,而且他们没有太高的境界修为,对权利比常人还要渴望。

    难保丹会的高层不会想要霸道炼丹术。

    江辰肯定不会给的,没有那个义务和必要。

    ”大师,那要不我们还是溜吧。“

    思来想去,齐烈苦着脸道。

    没有丹会帮助,他也失去了信心。

    “我还要找血池的麻烦,现在就走,岂不是功亏一篑?”江辰问道。

    “血池只是苍域的事情,是那些打你主意的大势力麻烦。”齐烈说道。

    “他们确实不是我的麻烦,而是目标。”

    这一下,齐烈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他们动手前,还有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你可以先行离开,我不怪我,等我解决掉他们,再来和你会和。”江辰说道。

    “解决他们?”齐烈注意力全在这句话上面。

    “嗯。”

    齐烈愁眉苦脸,江辰没有向他保证太多,但言语间的自信他还是能感受到。

    “圣者,奇了怪了,整座城好像竖起无数面镜子,进出不得。”

    这时候,马威从外面进来。

    回想刚才看到的,他还是心有余悸。

    “镜子?”

    齐烈走到门外一看,立马发现虚空出现无数道折痕,虚空形成形状不一的镜面。

    “这是镜花水月!”

    齐烈惊呼道,这时候想走已经晚了。

    镜花水月是一个热门的名字,有人用于招式的名字,也有人用在招式上。

    在齐烈嘴里,这代表着最高水准的封锁结界。

    “大师,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交手,这样会坐以待毙的。”

    齐烈回到大厅,满脸忧愁。

    “因为区别不大。”江辰轻笑道。

    他没有走出去,但也发现镜花水月,没有放在心上。

    铁苍城的高空中,一朵云层剧烈翻滚。

    接着一艘巨船缓缓落下,大多数用于空中的飞行船和海面上的正常船最明显的不同之处在于撞角。

    飞行船不会有这个东西,因为往往不会发生碰撞。

    但是这一艘船有,而且撞角是钢铁制成的巨剑,上面刻满着灵印。

    这也是这艘船的特征,代表着它来自于天自剑宗。

    而且从船的体积来看,是传说中不轻易出动的征天号。

    也是因为铁苍城的人已经被疏离,不然绝对会引起惊呼。

    “难不成掌教都来了吗?”

    看到征天号,瑶清心中一凛,接着朝着船飞过去。

    因为她的弟子身份,征天号自动识别,没有拦她。

    她的突然出现让船上的人惊奇不已。

    “瑶清师姐!”

    许多人的叫声带着喜悦,这让瑶清心里倍感温暖。

    天自剑宗,已经是她的家。

    很快,他在船头找到要找的人,自己的师父,副掌教之一。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