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和神武界的古氏族不同,这个孟家不是旁系,就是当年圣域还没关闭时候的古氏族。

    当然,在当年没有扎根于圣域,说明实力不算强。

    五百年的时间下来也没达到让人需要仰望的高度。

    但在苍域,还是数一数二的霸主。

    “江辰。”

    江辰自报姓名,没有太多的头衔。

    “早就听闻大名,天外战场的那一战,我们孟家在伊家的带领下,也参与其中。”孟唯一说道。

    江辰眼珠子一转,听这话的意思,对方对自己重组世界的事实抱着怀疑态度。

    也确实如此,孟唯一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如果江辰真有能力重组世界,在三年后的今天,自己没有资格坐在他的面前。

    “不要绕弯子,直接说明来意吧。”江辰说道。

    孟唯一还没说话,在安慰着瑶清的孟世雄上前,很不客气。

    “江辰,我知道你,你在无尽大陆混不下去,被迫来到圣灵,但这里同样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孟世雄喝道。

    江辰瞥了他一眼,好笑道:“在天空之城的时候,你为何不敢这样和我说话,任由着瑶清被我带走。”

    简单一句话,让孟世雄涨红着一张脸,羞怒不已。

    “好了。”

    孟唯一轻轻抬起手,让儿子退后,再道:“江辰,犬子太过关心瑶清姑娘,所以才会这样,不要见怪。”

    江辰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这个反应对孟唯一来说很无礼,眼睛不由眯起。

    “我今天来,是得到天自剑宗的委托,来和你商量的,同时,这也是苍域的意愿。”

    “毕竟苍域有着自己的规矩和圈子,不希望一个外人来干扰。”

    孟唯一继续说着,话到最后不再遮掩,暗暗戒备,以防江辰暴起。

    谁知道江辰只是面不改色坐在那里,双眼微闭着。

    “天自剑宗有三个要求。第一,放走瑶清姑娘。”

    说到这里,孟唯一笑了笑,道:“这点,你已经做到,这算是不错的开端。”

    “我有说放吗?”江辰突然开口,针锋相对。

    客栈的气氛紧张起来,孟家的人一个个展露出敌意。

    “你没看到瑶清师妹已经在我们这边吗?”孟世雄喝道。

    “我没说放她,天地都将是她的牢笼,那你们算得了什么。”江辰冷笑道。

    这下子,孟家的人坐不住了,一个个怒气翻涌。

    瑶清苦笑摇头,就知道江辰没有那么好说话。

    “你这口气,好大啊,天地为牢,你能做到吗?”孟唯一不悦道。

    “你可以试试。”

    江辰睁开双眼,冷冽的目光好似噬人凶虎。

    一个瞬间,孟唯一感觉自己好似被吸入到黑洞。

    但很快,孟唯一恢复如初,轮到他眯起双眼,嘴唇抿紧,宛如一把锐利的刀锋。

    “我今天来,不是来找麻烦的,是来解决麻烦的。”

    片刻后,孟唯一长呼一口气,告诉着江辰这点。

    “是吗?”

    江辰看了眼他身后的孟家众人,这儿阵容确实很像解决麻烦的。

    不理会江辰的嘲讽,孟唯一说道:“天自剑宗的第二个要求是你赔礼道歉,交出你的身法,他们就不追究太上长老的死。”

    “第三个要求是一切结束后,你退出苍域,永远不再回来。”

    兴许是摸清楚江辰的性格,孟唯一将两个要求一口气说出来。

    闻言,瑶清忍不住扶额。

    江辰还等着天自剑宗来赔礼道歉,又怎么会同意这两个要求。

    果然,江辰嘴角浮现出一丝讥笑。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你要好好想清楚。”孟唯一冷冷道。

    “那么我的回答是……滚出去。”

    江辰告诉自己的回答。

    “好狂妄的小子!”

    “苍域比不上无尽大陆,但在无尽大陆,你也是有着自己的靠山和依仗,在这里,你什么都没有。”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孟家的至尊级强者全都是暴怒。

    他们向来是高高在上,什么时候被这样挑衅过。

    “江辰,帝魂殿的龙行因你而死,我没说错吧。”

    孟唯一手臂隐现的青筋说明他也怒了。

    “是又如何。”

    “可你根本填补不了龙行的死失去的力量,你如同胡闹的小孩,只顾着出风头,根本不在乎玄黄大世界,根本不顾即将到来的危机!”

    孟唯一愤然起身,大声训斥,正义凛然。

    换成是一般人,别说是少年,都要被他的气势震慑住。

    “哈哈哈哈,你竟然会说这样的话,要是龙行知道,他都要从坟墓中笑醒。”

    不过,江辰毫不在意,只是大笑。

    而且还不是伪装出来的,眼中的笑意说明这点。

    不等孟唯一再说什么,江辰也是起身,扫过面前的所有人。

    “你们有十秒钟时间滚出我的视线。”

    “十,九……”

    说着,江辰真的开始自顾数数。

    这一下,孟家的人集体炸毛,有一位大至尊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即出手。

    在江辰面前的孟唯一死死盯着他不放。

    江辰无动于衷,只是自顾数着。

    在倒数快要结束时候,孟唯一说道:“那么,我们走。”

    奇怪的是,那些愤怒的孟家人只是有少许不甘心,都很直接离开。

    当然,他们的眼神说明事情还没有完。

    “你错过了选择的机会。”

    孟世雄留下一句话,带着神情复杂的瑶清离开。

    “我没答应的情况下,谁让你们带走瑶清的?”

    忽然,江辰一句话让所有孟家的人停下脚步。

    话音刚落,孟世雄和其他人将瑶清护在中间。

    “不需要你放,我们可以救,只是这过程比我们想象中轻松。”

    孟唯一这时候也不再客气,谈判失败,和颜悦色没有必要。

    “是吗?”

    江辰只是看着他们,“我再数五下。”

    “五下足以让我们带着瑶清远离这座城!”

    孟世雄说着,就是要带着瑶清离开。

    孟唯一和其他人戒备着,防止江辰动手。

    “我不走。”

    在剑拔弩张的时候,瑶清开口,从孟家的人群中回到江辰身后。

    “瑶清,你?”

    孟世雄如遭雷击,大脑一片混沌。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