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把秀儿交给老村长照顾后,江辰瞬移回到客栈。

    这次,他的感觉更加强烈,虚空经突破了。

    “看来在位面通道里面使用大虚空术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啊。”

    江辰心想到,也因为这样,隔壁的瑶清和齐烈都没察觉到他的动作。

    在没有受伤的情况下,江辰能在别人眼皮底下突然消失。

    推开窗户,已经入夜,繁星点缀,明月高挂,皎洁的光辉照耀着大地。

    趁着这会的功夫,江辰开始熟悉起虚空经带来的变化。

    同一时间,也待在客栈中的马威注意到铁苍城正发生着变化。

    大街小巷中,士兵迈着矫健的步伐,身上铠甲发生摩擦时发出来富有节奏的脆响。

    城中的居民在士兵带领下,正在往外面转移。

    马威很快看出这点,知道江辰今日的行为会招来报复。

    “溜之大吉。”

    马威下意识想到,但思来想去,还是放弃这个决定。

    先前瑶清和江辰的争吵他也听到。

    知道凌云殿随时都会来。

    可江辰不以为然,眼里只有自信。

    在瑶清看来是不自量力,可马威想到先前为江辰骑马的时候,也是这样。

    “这是我的机会!”

    马威心想如果抱上江辰这个大腿,自己的命运会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而且江辰一直没有对他出手,意味着已经不计较先前血杀帮带来的恩怨。

    “拼了!”

    马威一咬牙,留在客栈没有走。

    翌日,当阳光从地平线升起来的时候,铁苍城像往日那样逐渐热闹起来。

    相反的,整座城寂静无声,成为一座空城。

    十余道光束从天际边飞来,以极快的速度落入到城中。

    一群气势如虹的人大步流星走在街道上,来到江辰入住的客栈。

    “孟家的。”

    瑶清和齐烈自然是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也认出来人的身份。

    瑶清一眼认出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正是孟世雄。

    在他身边的是一位身姿伟岸的男子,昂首挺立,走动时释放着强劲的气息。

    “孟家家主,孟唯一。”

    目光落在这人身上,齐烈神色顿了顿,意识到不妙。

    他朝着旁边的瑶清看过去,眉头紧锁。

    瑶清和孟世雄没有订婚,不过是普通的男女关系。

    尽管孟世雄对瑶清有意,但在发生天自剑宗太上长老被杀的事情后,孟家家主亲自出动,不合常理。

    除非是抱着某种不可动摇的决心。

    齐烈又是看去,在孟唯一的身后,都是孟家的精锐力量。

    六名小至尊,三名大至尊,一名超凡至尊。

    “孟家这是想要干什么?”齐烈不由道。

    “他们要让江辰滚出苍域,不想让他把苍域也变成无尽大陆那样混乱。”瑶清说道。

    天自剑宗如果没落在江辰手上,那么苍域的其他势力也会动摇。

    “虽然是你们天自剑宗死掉两个人,但是你们有错在先,而且大师是帝魂殿都解决不了的人物,又是仙丹师。”

    “而且大师也没有伤害你,你们天自剑宗来道个歉,不就可以了吗?”

    齐烈不明白这些大势力是想干什么。

    要冒那样大的风险来对付一个强大莫名的人物吗?

    “我们可是损失掉一个超凡至尊!”

    瑶清不满道,一个超凡至尊,是任何势力都承受不住的损失。

    “所以你们要死掉更多个?”

    这时,江辰从房间里出来,也发觉孟家的到来。

    对于他的话,瑶清回答不上来。

    “你追杀我那么远,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江辰又道。

    这个问题让客栈的气氛压抑起来。

    瑶清脑海中闪过各种念头。

    拿她当人质?还是看上她的美貌?

    她无法分清楚,江辰不能用常理来衡量。

    “因为我懒得动手,你也没对我造成直接伤害,若是你们天自剑宗来赔礼道歉,你会顺利离开。”

    “但我想,如果我灭掉天自剑宗,你肯定会和我不死不休,到那时,我不得不铲除威胁。”

    江辰说话的声音很轻,没有刻意去吓唬人,就像是在和别人聊家常。

    可是,瑶清和齐烈遍体生寒,那无形中的杀气让二人惊疑这是人族能拥有的吗?

    “面子代表着威慑力,我天自剑宗正要大展拳脚,成为苍域掌舵者,结果一位太上长老被你杀死,还赔礼道歉,还有什么颜面?”瑶清说道。

    “你们就像是赌徒。”江辰笑道。

    “什么意思?”瑶清不太明白。

    “看不清局势,不肯放手。”

    江辰耸了耸肩,看了她一眼,道:“知道赌徒最后的下场都是什么吗?”

    “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旁边的齐烈说道。

    瑶清不再言语,对错和黑白没有意义。

    江辰今天若是能撑过去,那当然是最好。

    不过,她却忽视掉很重要一点。

    很多选择的权利都是在事情发生之前才有的。

    这个时候,孟家的一行人走进客栈。

    “瑶清师妹,你没事吧。”

    孟世雄站在大厅,万分焦急,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佳人。

    一天一夜的事情,他真怕瑶清会被江辰给糟蹋。

    对他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就好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出现瑕疵和裂痕。

    瑶清从二楼走到大厅,向孟世雄摇头,又向孟唯一行礼。

    “你?”

    孟世雄和孟家的人都有些意外。

    不是说瑶清被掳吗?怎么行动自如啊。

    “快进来。”

    孟世雄求之不得,反应过来后,把瑶清到队伍这边。

    孟唯一抬头,目光如利剑射向二楼。

    很快,一道目光迎了上来。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整栋客栈都像是要裂开。

    “英雄出少年啊。”

    良久过后,孟唯一感叹着。

    “江辰,可否下来一聊”

    说着,他坐在大厅的一张桌前。

    “有何不可。”

    江辰的声音传进耳边,接着就看到江辰坐在对面。

    尽管知道江辰身法了得,孟唯一还是颇为惊讶的。

    “孟唯一,古氏族,孟家家主。”他开始自我介绍,表现的很客气。

    和神武界的古氏族不同,这个孟家不是旁系,就是当年圣域还没关闭时候的古氏族。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