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剑莲以江辰为中心绽放,青色电芒与剑锋化为无数道匹练。

    冲过去要攻击的虬立和楚天河两个人本是杀意坚决。

    可在最后时刻,全都是变色。

    他们只能是咬着牙,做着最坏打算。

    噗嗤!

    然而,严重程度还是超出两个人的想像。

    稍微接触到匹练,两人的攻势便被瓦解,口吐鲜血。

    吓人的是,这一剑不仅仅是强势的将他们击飞出去。

    那凌厉的锋芒正在无情杀死他们!

    “不不!”

    虬立吓得大叫,在死亡来临的时候,完全没有刚开始的霸气。

    反倒是楚天河,尽管脸色很难看,但还有余力尝试着抵抗。

    谁知,在这时,江辰忽然将手中的罚天剑换成赤霄剑。

    在外人眼里,这是一把品级相差不大的剑,所以看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直到太阳真火从赤霄剑中喷涌而出,那炙热的火浪好似有一头火龙在纵横着。

    “不好!他是要杀人!”

    有人终于是看出苗头,吓得半死。

    虬立也就罢了,独行客一样,只要一死,他在苍域的影响力也会土崩瓦解。

    但是楚天河不一样,那可是天自剑宗的太上长老啊!

    楚天河若是一死,那么天自剑宗和江辰必然是不死不休。

    这也是为什么人人都想要加入到大势力的原因。

    “焚天之怒!”

    江辰没有动用佛门神通,而是父亲前世所掌握的神通。

    本是借助着焚天妖炎不稳定性的神通,从而得到摧枯拉朽的破坏力。

    在和太阳真火融合后,威力更上一层楼。

    赤霄剑好似火神,源源不断的滔天神火发出,吞没住虬立和楚天河。

    “魔龙三极变,第三变,啊啊!”

    虬立不甘心死去,要用上最后手段,可惜晚了。

    在火海中的他在很短速度内被消灭。

    “小子,你敢杀我,你不会活着走出苍域!”

    楚天河还在苦苦支撑,对江辰威胁着。

    可惜,他犯了一个大错,江辰吃软不吃硬。

    “死吧!”

    赤霄剑用力往下面一压,所有的火海以楚天河为中心聚拢,接着以柱状爆发。

    只是一下,楚天河化为灰烬。

    江辰微微一笑,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焚天妖炎是时候传承下去。”

    战斗刚刚结束,江辰开始走神。

    焚天妖炎陪他走了很长一段路程,又是他父亲生平的异火。

    所以,尽管为了让太阳真火火种燃烧起来,大日金焰和焚天妖焰作为火能。

    但是,江辰保留焚天妖焰的火源,没有杀鸡取卵。

    否则的话,这个在异火中较为特殊的焚天妖炎不知道又要多少年才会重新出世。

    随即,江辰缓缓降落在天空之城。

    此时此刻,全城寂静无声,跟随着楚天河来的那些天自剑宗的人眼看情况不妙,已经溜之大吉。

    瑶清也想跑,可天空之城的限制还没解除啊。

    江辰能随意进出,不代表别人也可以。

    想到自己追杀这样的存在数天,瑶清一双修长的腿忍不住发抖。

    哒。

    江辰脚底板接触地板,发出轻微的声音,但在寂静无声的环境下,显得十分刺耳。

    “还有谁要为自己徒弟和孙子还是儿子报仇的?”

    江辰环视四周,大声问道。

    这时候,谁还敢应声啊。

    轻描淡写怒杀两名超凡至尊,这样的存在,对天空之城的人来说,宛如神明。

    旋即,江辰看向瑶清和孟世雄。

    在确定江辰的目光只在这两人身上后,孟世雄那些朋友如避蛇蝎般离开。

    “这位师兄,我叫孟世雄,家父是”

    孟世雄自称天骄,可和江辰相比,那就差不多是前辈和晚辈。

    他不敢再傲气,腆着脸开口。

    “闭嘴。”

    江辰一挥手,不客气打断他的话。

    孟世雄不敢说什么,老实退到一边。

    “我说过,让你别追我,结果还害得我弄出一连串事情,你说怎么办?”江辰说道。

    “我,我不知道。”

    瑶清还没回过神来,想着楚天河的死会对天自剑宗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当我的奴婢,三年期限。”江辰说道。

    “什么?”

    瑶清猛地抬起头来。

    奴婢?

    她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和这两个字有任何关系。

    而且以江辰的身份,哪里还需要别人服侍,将她留在身边,分明是想做那回事。

    想到这里,瑶清朝着孟世雄看过去。

    孟世雄明白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瑶清的眼里是那样无助。

    只要他站出来,必能俘获芳心。

    在他想要大声开口的时,却看到江辰脸上有意无意的笑容。

    他想到刚才江辰杀人的时候,也是这个笑容,吓得闭上嘴。

    “瑶清师妹,等我回去禀告家父。”他传声道。

    瑶清面若死灰,愣在原地。

    江辰也没继续理他,朝着城主府那边走过去。

    呼。

    孟世雄和他的几个朋友看到江辰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松下口气。

    “大师,我错了,但要我跪下来求饶做不到,你打断我的腿吧,我没有怨言。”

    齐烈硬着头皮走上来,说道。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投来异样的目光。

    都到这时候还要面子,难道就不怕江辰杀人吗?

    “有意思,这样吧,你也留在我身边,等我找个合适的日子再打断你双腿。”江辰说道。

    这话让人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江辰这是要打断,还是不要打断。

    只有夜思竹明白江辰这话的意思。

    用这个丫头的话来说就是,江辰敬佩有骨气的人。

    “城主大人。”

    江辰又把目光看向这座城的主人。

    “不敢当,不敢当,你才是大人。”

    天空城主慌忙上前,虽然说夜思竹说江辰不会找他们麻烦,但不代表百分百啊。

    “你确定天空之城没有人出去过吗?”江辰问道。

    “是的。”

    “那么弄死龙腾,烧毁他尸体的人还在城里是吧?而且只有你们城主府的人能做到这些。”江辰说道。

    到这时候,江辰还说起龙腾,显然不是忌惮死掉的虬立来找麻烦。

    “我不喜欢被人利用。”江辰说道。

    “大人放心,我一定彻查。”天空城主听他说的是这件事,也就放心了。

    “不用了,我自己来。”

    说着,江辰眼睛缓缓闭上,然后又是睁开。

    眼眶中又变成璀璨的星辰。

    慧眼,开!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