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江辰知道虬力心里想到,都要忍不住发笑。

    他崛起于九天界,经历无数大小战斗。

    可以说他这一路都是打过来的。

    之所以会表现出经验不足的样子,也不是障眼法。

    而是,他已经足够强!

    不需要再处心积虑计较。

    “我看你变乌龟吧!”

    江辰左手不去拿剑,右手挥舞着拳头,倾尽全力打出去。

    吼!

    真正的龙吟在这一拳中爆发。

    这一拳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威能,不仅如此,罚天剑的小英更是通过罚天剑,从他这左手移到右手。

    于是乎,雷电缠绕的雷龙拳出现在人们面前。

    汪汪汪!

    有意思的是,人们还能听到狗叫声。

    ”好!打死这家伙!”

    江辰听明白小英的意思,怒拳轰击出去。

    “来得好!!!”

    到这时,虬立尽管心惊,可也不会后退,大不了两败俱伤。

    轰隆隆!

    利爪、铁拳、钢铁骨翼不断交锋,爆发出来的威能格外响亮。

    绽放出来的能量光芒已经将烈日掩盖住。

    “这就是超凡至尊的力量吗?”

    许多第一次面临这个级别战斗的人都觉得头皮发麻,心生畏惧。

    嘭!

    最终,更加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虬立像是断线的风筝,被打飞出去,形成一道弧线在滑落。

    身上那套什么末世魔龙甲各部分出现不同程度的扭曲。

    尤其是那些手臂,钢铁和血肉都混在一起,鲜血在滴落。

    “不错啊,这么近距离接我一拳,还能坚持住。”

    江辰挥动着有些发麻的手臂,饶有兴致说道。

    人们听到这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人全副武装,你却白衣飘飘,血肉之躯把人打成这样,还说风凉话!

    他们要是虬立,都是要被气死。

    “是巫族的人吗?”

    也因为这样,有些人不由想到。

    巫族和人族外貌相似,而且都是强大的战士,会这样强很正常。

    “不是的,他是人族,还有着境界体系,我日!你们快看他的境界!”

    有个人率先发现江辰的不同之处,那就是随着大战展露出来的境界。

    人们听到这样震撼的语气,还以为江辰是有多强。

    结果定眼一看,他们的反应也都是相同,整座城都沸腾起来。

    武圣中期!!!

    这就是江辰的境界,在天空之城都是不入流的。

    偏偏能把虬立打成这样子。

    “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有人摸不着头脑。

    “那个,伍大师,我想起家中还有些事情,先走一步。”

    看到这里,齐烈打算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不过,他刚要走,天空的尽头,出现数道璀璨的剑光。

    “这是?救兵吗”

    “问题是谁的救兵!”

    “虬立独来独往,不属于任何势力,是不会有救兵的。”

    “而且来的又是剑客,说不定是这年轻人的。”

    “但貌似没有来的必要啊。”

    江辰用剑,难免让人联想到和那几道剑光有关。

    “是我天自剑宗的!来的还是太上长老!他竟然亲自出动!”

    瑶清率先认出来人身份。

    为首那人是天自剑宗的太上长老,楚师弟的爷爷。

    太上长老要比大长老还有高一级。

    可以说是顶梁柱,往往都是要坐镇在门派,不得随意外出。

    否则的话,会让人趁虚而入。

    瑶清万万没想到他会亲自出动,可见楚师弟的死带来多大悲愤。

    同时,瑶清也感到不小的压力。

    高空中,虬立和江辰也都因为这个变故停下。

    “天自剑宗?难道这小子是天自剑宗的人?”

    虬立情不自禁想着,打算逃之夭夭,至于徒弟的仇,也要活着才有希望去报。

    不过,在他要动身的时候,发现来的这些人和江辰没有太多眼神交流,说明互不相识。

    “那不是天自剑宗的太上长老,楚天河吗?”

    “那可是成名已久的老辈人物,平日里不都是在坐镇在宗门吗?怎么会轻易出动。”

    “看他的样子,似乎也是来找人算账的啊。”

    天空之城的人觉得大开眼界。

    以往超凡至尊一个个都很难遇到,天空城主乃是大至尊,足以维持着城中秩序。

    没想到在一天之内会接连发生这么多事。

    楚天河和虬立来的时候还要悲愤。

    人族的感情比较细腻,更何况他死的还是亲孙子,血浓于水。

    那双浑浊的双眼饱含着愤怒和怨恨。

    “瑶清,人在哪?”

    他丝毫不顾空中的虬立和江辰,只是看着城主府外面。

    “太上长老,人没有抓到”瑶清下意识说道。

    “废物!你师弟当你面被杀,你还抓不到凶手是吗?”

    楚天河根本不听她说话,勃然大怒,大声呵斥。

    “楚长老,不是瑶清师妹不想抓,而是杀人凶手实在太强,瑶清师妹能够跟到这里来已经很了不起。”

    孟世雄马上说起好话。

    “哈哈哈,有多强啊。”楚天河自嘲大笑,情绪波动很大。

    在他看来,能杀他孙子的都是同龄人。

    这类人顶多是普通武帝。

    若是到了超凡至尊,在这苍域,不会不给他和天自剑宗面子。

    “是我杀的,别废话了。”

    孟世雄正要说出凶手是谁,空中的江辰不耐烦道。

    哗!

    整座城再次轰动。

    “真年轻人是惹祸精啊。”

    虬立徒弟,楚天河孙子,都是间接或直接死在江辰手上。

    虬立也是不敢置信,接着大喜望外。

    刚才交手,他还没使出全力,但问题是不能确定江辰有没有保留。

    故而,如果情况不对劲,他会先离开,准备就绪后再来。

    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他多出一个帮手。

    “你?武圣中期?”

    楚天河瞥了他一眼,不太能接受。

    “太上长老”

    “楚前辈”

    瑶清和虬立七嘴八舌一说,终于让楚天河对江辰有所了解。

    “你为何杀我孙子。”他这才重新看过去,冷冷道。

    “因为你孙子想杀我。”江辰说道。

    “你肯定没有展露自己实力,否则他不会出手。”楚天河说道。

    如果知道江辰真实实力,谁还会傻到冒犯。

    “你有帝尊实力,就应该先展露出来,让别人明白,而不是故意扮猪吃老虎,等着别人来踩。”

    楚天河一把年纪,看事物看得很透。

    “也就是说,如果我真有那样弱,就活该死在你孙子手上?”江辰问道。

    “是的,这是这世界的规矩。”楚天河说道。

    大多数人也同意他的话。

    “呵呵,说那么多干什么,搞得你好像还会放我离开一样。”

    江辰懒得争辩,他那时候有伤在身,无法展露实力。

    更何况他还当时还警告过对方。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