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虬立不觉得过分,他可是超凡至尊,比皇帝还要尊贵。

    现在承受着丧子之痛,要求夜思月陪葬只是对夜家的小小惩罚。

    不代表夜思月一死,他就不再追究夜家的责任。

    可是,夜家连这都不答应,是在挑衅他的尊严。

    “虬立大人!还请宽容啊!”天空城主没有之前面对江辰的霸气,一下子像是苍老几十岁。

    “我宽容你个妈,就你心疼女儿是吧?!”

    虬立大怒,超凡至尊的威严爆发,宛如平地惊雷,天空之城剧烈晃动。

    虬立挥出右手,一巴掌打向天空城主。

    天空城主一咬牙,根本不敢躲,任由着被拍飞出去。

    尊贵的城主大人被这样对待,围观的群众都意识到事情不妙。

    丹青楼的人面面相觑,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最强的人也就是齐烈,和虬立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父亲!”

    夜思月惨呼一声,飞扑过去。

    混在人群中的夜思竹也顾不上隐瞒身份,小跑到父亲身边。

    “你是?思竹?”

    面对父亲异样的目光,夜思竹恢复容貌。

    人群一片哗然,心想不是说城主府二小姐被人掳走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夜家的!!你们作何解释!”

    虬立双手握拳,整个人一触即发。

    刚才天空城主还说杀人凶手不仅打死龙腾,还将夜思竹掳走。

    结果倒好,夜思竹就在这里!

    “今日!夜家将鸡犬不留!”虬立喝道。

    这话一出,夜家的人无不是变色。

    “妹妹,你的英雄江辰又在哪?”

    事已至此,夜思月万念俱灰,嘲弄的看着自己妹妹,满是责怪。

    这一切若不是江辰,根本不会发生。

    夜思竹眼神飘忽,俏脸非常复杂。

    “死!”

    虬立要杀人立威,展现自己的怒火。

    凶狠的目光一下子锁定祝夜思月。

    夜家的人将这一切都怪罪到江辰身上。

    而虬立也认为都是夜思月的错。

    如果不是龙腾看上这样一个女人,又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想到这里,虬立毫不犹豫出手,超凡至尊的致命一击,使得城主府外的广场地面全都是龟裂。

    不少人面露不忍,挪开自己视线。

    夜思月闭上眼睛,放弃一切抵抗。

    嗖!

    一道璀璨的剑光从天而降,护在夜思月身前。

    虬立致命的一击在那锋芒下被尽数碾碎。

    “谁!”

    虬立瞳孔一缩,收起怒火,警惕的看向四周。

    “我。”

    丹青楼的人齐齐变色,因为这个声音是从他们当中响起的。

    还在寻找出剑之人是谁的他们,看向自己遇到过最年轻的仙丹师。

    “你是找死不成?”齐烈皱了皱,下意识说道。

    话说出口,又有些后悔,认为不应该去管这家伙如何。

    江辰不顾这些人的反应,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到虬立身前。

    “你是谁?”虬立问道。

    无数道目光也聚集在江辰的身上。

    由于他现在还是易容,故而瑶清等人认不出他来。

    “这把剑?”

    不过,瑶清发现罚天剑似曾相识,很像她要找的那个人佩剑。

    “你要找的人。”

    说着,在瑶清等人注视下,江辰也恢复真容。

    除却为数不多人外,大多数人不了解这两幅面孔代表着什么。

    瑶清和身边的孟世雄相视一望,挤开人群,来到广场上。

    “虬立大人,就是他打死龙腾的!”城主府的管家,风千寻激动道。

    “什么,他就是拐走城主府二小姐的人?”丹青楼的人都是一惊。

    不过仔细一想,二小姐夜思竹从始至终都没表现出被拐卖的样子,反而很喜欢和江辰待在一起。

    “真的?”

    虬立可不会再轻信城主府的话,随便杀个人报仇,来让真凶逃脱。

    “是我,你徒弟和你差不多嚣张,被我一拳打在脑袋上。”

    江辰不顾对方难看的脸色,继续道:“不过嘛,我当时有保留余地,他的真正死因是被人二次重创。”

    “只有原因嘛,目前来看,就是让你和城主府发生冲突。”

    他一本正经说着,浑然不顾虬立难看至极的脸色。

    “他这是要找死吧?”

    齐烈不由想到。

    “把龙腾尸体带来!”

    虬立咬着牙,强忍着动手,要弄清楚真相。

    城主府的人自然不敢违背,马上有人跑进屋去。

    “不好!龙腾的尸体被人烧成灰烬!”

    眼看气氛有所缓解,结果进去的人说出一个让人色变的消息。

    啊啊啊!

    虬立仰头长啸,那样子是真的要开杀。

    “这说明背后的人心虚,也证实我的说法。”江辰说道。

    众人看向他的眼神充满着怪异。

    他们不明白江辰的淡然从何而来。

    难道以为说清楚自己不是杀人凶手,就能活命吗?

    难道没看到什么都没做的夜家都要陪葬吗?

    “给我死来!”

    虬立说动手就动手,伸手一抓,钢铁般的巨爪将虚空碾碎,朝着江辰而去。

    到这个时候,天空之城不准动手的规矩形同虚设。

    “也就是说,不管我有没有杀你徒弟,你都要杀我咯?”江辰问道。

    这话落在别人耳中,都下意识想到这是废话。

    虬立什么都没说,眼神冷冽至极。

    “那么,你就当成是我杀的吧,顺便,我让你去自己的徒弟,好好问清楚事实真相。”

    说到这里,江辰伸手握住插入地面的罚天剑。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的气质大变,剑气直冲云霄,泼墨般的黑发随风飘荡。

    那张俊逸的脸庞充满着肃杀之气。

    “你认为自己是超凡至尊就能在我面前放肆是吗?”

    说着,拔剑,挥剑。

    剑气纵横九万里,剑光凝缩成一点,将钢铁巨爪斩碎。

    嘭!

    产生的震荡让天空之城下沉。

    “什么?”

    比起这个,人们更在意的是江辰展现出来的实力。

    “给我滚。”

    话音楼下,江辰身子一掠,冲向虬立。

    在两人离得只有半米距离的时候,刷的一声消失不见。

    众人一惊,四处寻找,很快在高空中发现两人身影。

    “这?”

    城主府的人面面相觑,他们可没忘记现在天空之城是戒严状态,能进不能不出啊!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