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齐烈已经看出江辰没有丹友。

    所谓的丹友,指的是和丹药师保持着友好关系的强者。

    比如说他。

    江辰要想打断齐烈的腿,在外人看来,需要丹友出手才行。

    然而,丹友不是奴仆,不会被任意差遣,去满足丹药师的荒唐要求。

    往往丹药师也会记住这点。

    “现在只要我愿意,你的双腿将会保不住。”

    江辰瞥了他一眼,也不客气。

    “这位是?”

    齐烈还没说话,城主大人走来。

    “这位是尘心公子,一位能在一分钟内炼制出仙丹的仙丹师。”青衣男子介绍道。

    这话一出,城主府的人都很震动。

    想说什么的齐烈也不再说话,心里想着:“这小子若不是老是说要打断我腿,我为先前行为道歉也未尝不可。”

    城主府的人要不是因为刚刚摊上大麻烦,早就开始积极表现。

    “原来如此,随我来吧。”

    天空城主很意外,认真打量着江辰,但并没有多说什么。

    在侧厅的长椅上,江辰看到一动不动的龙腾,已经看不到血色。

    眼睛、鼻子、耳朵、嘴巴在这些部位还能看到血迹。

    “初步推断,是脑袋被巨力震荡,导致死亡。”天空城主说道。

    “确实是这样。”

    江辰在尸体边上观察一会儿,同意这说法。

    旁人还以为他要看尸体能发表什么高见,结果只是这样,不免感到失望。

    “但不是一次造成的,致命伤是第二击,而且用的是暗劲。”江辰又道。

    闻言,城主府和丹青楼的人十分意外。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龙腾受伤之后,再次出手将他击杀,并伪装成第一个人动的手?”

    夜思月听明白江辰的意思,率先询问道。

    未婚夫死掉的她,没有太过悲伤,只是面容有些憔悴。

    江辰点了点头,这可不是他在推卸责任,而是事实如此。

    他同其他人也不明白为什么。

    “嫁祸那个叫江辰的人吗?为什么?有必要吗?”天空城主不解道。

    “这对我们来说,没有实际上的区别。”

    城主府的人都不在乎这点,不管是谁杀的,人都死在他们这里,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你是如何看出来的?你刚才所说的话,应该不在炼丹的范畴吧。”

    也有人提出质疑,是一位管家装扮的男子,脸颊狭长,鼻梁高挺,显得精明能干。

    他是城主府的管家,同时担任护卫队长,名叫风千寻。

    和大多数管家相比,这一位要年轻得多,三十岁出头。

    “这和你无关。”

    江辰没有去解释,没有取信于人的打算。

    突然间,所有人脚下不稳,身子往前冲刺。

    不仅是他们,整座城都是如此。

    仿佛是行驶的马车突然停下来造成的惯性。

    “天空之城停住了!”

    “虬立大人来了!”

    城主府的人面若死灰,知道正主找上门来。

    在龙腾身上,肯定有着感应生命气息的东西,只要出事,那边的人就会收到消息。

    果不其然,人们还没去探究,在城主府外面,出现有一股可怖的威严。

    “夜家的!滚出来!”

    暴喝声如惊涛骇浪,狠狠拍打而来。

    夜家,指的是城主府。

    在天空之城有人敢说出这样的话,无疑是引起轰动。

    城主府外面的卫兵怒视过去,当即要出手,但很快在这股威压下瑟瑟发抖,匍匐在地上。

    “超,超凡至尊!”

    有的人结结巴巴说道。

    “这是发生何事?”

    还在城中的瑶清、孟世雄等人不明所以。

    看到事情变得越来越混乱,瑶清很是不悦。

    她可还要找江辰复仇的。

    城主府大门外面,正有一位非人族强者,有着妖族的强悍气息,但又不尽然。

    稍微有些眼力劲的人能看出这位强者是半妖族。

    当然,种族不重要,关键的是他为什么来这里。

    没多久,所有人看到城主府一家人跑出来,对这位强者很忌惮和恭敬。

    江辰和丹青楼的人跟在后面,也看到这位虬立大人。

    由于是半妖族,江辰难免将他和踏天妖尊对比起来。

    比起踏天妖尊,这位虬立还弱上不少。

    但是在这座城,堪称可怖。

    尤其是他狂野的外表,披着兽皮,里面的盔甲也是打造成神龙的图纹。

    从面貌上无法分辨出年龄,一双竖着的眸子戾气十足。

    “虬立大人,还请息怒!”天空城主大叫道。

    “龙腾的姓是我给他取的,他从小跟在我身边长大,对我来说,他就是我儿子。”

    “也因为这样,他看上你们夜家的小姐,我也不计较你们夜家连个超凡至尊都没有。”

    “可是!你们竟然让他就这样死在夜家!”

    说到最后,虬立已经是暴怒,随时都会举起屠刀。

    尽管他没有亲眼看到龙腾的尸体,可神识早已经冲破城主府的结界,将每个角落都尽收眼底。

    “虬立大人,这是我们不想的啊。”

    天空城主赶紧将先前的事情说出来。

    “也就是说,杀害龙腾的凶手你们还没抓到?”这下,虬立眼神阴冷至极。

    “但我确定他还在城中,虬立大人,请给我们机会,将他揪出来!”天空城主连忙道。

    都要动手的虬立迟疑了一会儿,冷声道:“入夜之前,找到凶手,否则天空之城不复存在。”

    此时已经临近黄昏,入夜只剩下两个时辰。

    但是,天空城主不敢说不答应。

    “你!”

    虬立伸手一指夜思月,冷冷道。

    只一下,夜思月身边的人用最快速度散开。

    夜思月硬着头皮上前。

    “去将新娘服饰穿好。”虬立说道。

    “啊?”夜思月不明所以。

    “龙腾痴迷于你,付出这样惨重代价,他现在惨死,自然要完成他的心愿,我将你送下去陪他,也算是你们夜家的赔罪。”虬立说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话如重磅炸弹似的。

    这简直是陪葬啊!

    他龙腾还是皇太子不成,死了还有别人追随?

    但是看虬立的样子,不像是在说笑。

    夜思月吓得脸色苍白,不断往后退。

    “怎么?你们夜家不答应?”

    还有一章起来码~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