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炼丹厉害不代表就能打败帝尊啊!

    帝尊待在仙丹师身边,那也是互赢互利的关系。

    懂事的仙丹师更不会给帝尊脸色看。

    尤其是齐烈这样脾气火爆的帝尊,伍大师都不敢对他说跪下。

    齐烈呆滞住的表情反应过来,一双眼睛眯成一道缝。

    “找死!”

    凤丹看到江辰真的是仙丹师,心里不是滋味。

    现在江辰主动找死,她求之不得。

    “没听到我的话吗?”

    江辰无视众人怪异的表情,一边将仙丹收起,一边打量着齐烈。

    “你想成为我第二个打断双腿的帝尊是吗?”他又道。

    这话一出,旁人只当他是在说笑。

    帝尊的双腿是那样好打断的吗?

    不过,和一开始相比,周围的人不敢笑出声。

    毕竟,江辰可是能够一个人在短时间内炼制出仙丹。

    谁知道他会不会再次惊爆看热闹的人眼球。

    “帝尊不可辱,这句话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

    齐烈怒火中烧,但还是忌惮江辰仙丹师的身份,先把话给说清楚。

    “真是巧,我先前还用这句话杀死某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江辰冷笑道。

    齐烈吐出一口气,强笑道:“那让我来看看你有什么本领打断我的双腿吧。”

    这话一出,气氛变得压抑。

    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出,看着江辰,等待这话放狠话的人会有什么行动。

    “大人,天空之城不得动手,否则会被驱赶出去的。”萧夫人在青衣男子示意下,连忙道。

    天空之城飞在空中,一旦发生大战,破坏内核,整座城都会掉落。

    所以,不管对错,不分缘由,谁要是敢在城中动手,会被赶出去。

    “无妨。”

    江辰耸了耸肩,不是很在意。

    大不了把对方带到城外面胖揍一顿。

    不过,身体离得百分百恢复还要一分钟左右。

    所以,在他说完后,没有任何行动,站在原地不动。

    众人面面相觑,心想就这样吗?

    “你要通过眼神来打断我的双腿吗?”齐烈嘲弄道。

    一些人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但马上想到江辰是仙丹师,又都马上闭嘴。

    “你会知道的。”江辰说道。

    “我没兴趣陪你在这里耍嘴皮子功夫。”

    齐烈说着,仰头挺胸,朝着江辰走过去。

    走路带着风,在别人认为他要对江辰做点什么的时候,他直接擦肩而过,走向伍大师。

    他是故意想吓唬江辰,只可惜后者无动于衷。

    闷哼一声,齐烈将伍大师扶起来。

    伍大师终于是接受事实,收起自己的蛮横,来到江辰面前。

    “大师,你刚才的炼丹术,就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上天之手吗?”他认真道。

    “我并未听说过什么上天之手。”

    他刚才的炼丹术是毕生心血精华,自己还没有取名字。

    “可否讨教一二?”伍大师满怀期待,求知若渴。

    “你认为呢?”

    江辰好笑道,他可还等着找齐烈的麻烦。

    闻言,伍大师很失望,也很懊悔。

    “师父!我们不必求他!”

    凤丹走上前来,道:“他肯定还停留在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地步,哪有本事来指教师父。”

    这话的意思是说江辰只掌握着手法,其中的原因和核心,还需要经验积累。

    只有那样,才有资格去教别人。

    伍大师苦涩笑着,话是这样说,可哪怕是这级别的江辰随便一句心得,也能让他受益匪浅。

    “楼主!”

    正当这时候,有人脚步匆忙赶到炼丹房。

    “虬立前辈的徒弟龙腾在城主府被人重击,命悬一线,城主想要救命的灵丹妙药。”

    说出来的话让在场人色变,暂时忘记江辰带来的惊讶。

    “龙腾?”

    江辰和夜思竹相视一望,都从比彼此脸上看到相同的反应。

    那龙腾是夜思月的未婚夫,早些时候被江辰一拳打中脑袋,陷入到墙壁中。

    如江辰所想,重伤是必然的。

    只是,会被打死就超出他的预料。

    “是我受伤的时候没控制住力道吗?”

    江辰出手向来很有分寸,轰击别人脑袋,肯定会保留力量。

    不过,若真是他所为,也不影响什么。

    对江辰来说,当时不杀对方是看在夜思竹的面子上。

    听闻死讯,不会有半点内疚。

    主要是困惑,他不太相信自己会失手把人打死。

    “这下事情麻烦了,我们快去城主府。”青衣男子召集所有的丹药师,尤其是擅长治疗的。

    他也没有忘记江辰这位了不得的仙丹师,请他一同过去。

    江辰瞥了一眼齐烈,稍微思索一会儿,点头答应。

    “你放心,我不会跑,随时怀疑你来打断我的腿。”

    齐烈注意到他的眼神,感到十分好笑。

    “那最好不过。”江辰说道。

    ‘死鸭子嘴硬。’

    凤丹在心里嘀咕着,江辰根本不是帝尊对手,偏偏还喜欢说狠话。

    这样的人就算是仙丹师又怎么样?早晚还是要亡的。

    城主府就在丹青楼对面,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过街道,进入府中。

    大厅中,城主府的人唉声叹气,脸上都是愁云。

    “来晚了?”

    青衣男子见状,反应过来。

    “是的,龙腾公子刚才去世。”

    一个先前江辰听到过的声音响起,正是天空之城的城主,夜思竹的父亲。

    “这下麻烦大了。”

    “虬立大人不会轻易就算了的。”

    “杀人凶手还没找到吗?”

    “虬立肯定已经发觉自己爱徒死去,正在往这边赶来,如果城主府交不出人,怕是要糟糕啊。”

    江辰听到一阵窃窃私语,好像龙腾那位师父,虬立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超凡至尊。”

    没一会儿,江辰听到这四个字,是对那个

    虬立的形容。

    这四个字一出现,在场的人无不是变色。

    齐烈只能算大至尊,在那超凡至尊面前,也要服服帖帖。

    尽管如此,齐烈在这城中有着崇高的地位。

    “尸体在哪里?”

    在所有人讨论着天空之城要变天的时候,江辰毫无预兆开口。

    一道道惊奇的目光聚集过来。

    “怎么着?你还想让人起死回生不成?”齐烈不客气道。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