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自剑宗的五个人勃然大怒,纵然是其中一位冷傲女子也是面露不满。

    “你以为杀死几个武皇,就能横行无忌是吗?”

    那男子怒气冲冲上前,出手推搡。

    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是蕴含着境界力量。

    “武圣!”

    旁人看出他的境界,事实上,他刚才的话也透露出自己是武皇之上的存在。

    “看来我需要帮你滚。”

    江辰出手如电,一下子抓住对方手腕。

    骨节分明的手指死死扣住对方,任凭男子如何发力都没用。

    “你找死!”

    当着几位美貌天仙的女子面前,任何男性都不能接受。

    男子厉声一喝,食指和中指并拢,一道极具穿透力的剑芒飞出。

    他的手本就是对着江辰胸口,这道剑芒正好是心脏部位。

    男子的四位同门纷纷变色。

    江辰下意识开启不灭神甲,要硬抗对方攻击。

    按理来说,对方是伤不到自己。

    然而,他忘记有伤在身,这道剑芒在如此近距离下爆发,硬是将他击退。

    心脏部位出现一个血窟窿。

    不过,江辰的手还是没有放开。

    “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男子得意一笑,挥动着手臂,要挣脱开来。

    不料,他的手还是被死死抓住。

    正巧这时,江辰抬起头,一张脸表情极其难看,目光冷冽。

    “好了,这位朋友,放过楚师弟吧。”

    天自剑道的人看不下去,担心楚师弟要他性命,走上去一人相劝。

    “你不该在这时候惹我。”

    江辰只是看着眼前的男子,声音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哼,虚张声势,啊!”

    男子撇了撇嘴,很是不屑,不曾想被抓住的手腕传来灼心痛苦。

    周围的人也感受到温度飙升,男子的整条手臂仿佛是被烧红的钢材。

    凄惨的叫声从男子嘴里发出,而且这还远没有结束。

    不仅是手臂,整条肩膀,再到胸膛,最致命的是还在往着脑袋上。

    “住手!”

    天自剑宗的人不会任由着这一切发生,纷纷拔剑。

    “滚!”

    江辰用力跺脚,整座山峰震动,罚天剑划空而出,钉在岩石之中,爆发出来的雷电无情击退四人。

    同时,男子在江辰冷冽的目光下,就像是块温度越来越高的煤炭。

    眼看着即将死去,远处也传来一道剑光,飞驰而来,正对江辰手臂。

    江辰若是不放手,便会被斩断。

    江辰不会为一个陌生人失去左手,将对方放开,往后退出十余米。

    没有持续的火能,男子作为武圣的身躯马上止住烈焰。

    只不过,他的上半身有小部分已经被烧光,什么都没剩下。

    和出场时候的风度翩翩,霞姿月韵全然不同。

    “楚师弟!”

    山上的四人只是被罚天剑逼退,现在用最快速度赶到男子身边。

    “杀了他!杀了他!”男子发了疯似大叫。

    不需要他说,其他四人看向江辰,脸上恢复一开始来时的肃杀之意。

    只不过,先前是对血杀帮,现在是江辰。

    不过,四人谁都没有出手,而是防范着他逃跑。

    江辰也没在意这几个小喽啰,望向天空。

    刚才出剑的那人,实力和封号武者不相上下。

    一位绝色女子,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是一流,身穿素白色长衣。

    她踏空而来,落在山寨。

    “你好狠的手段!”

    她寒着一张脸,在看到自己楚师弟的惨状,怒火从眼中喷射而出。

    江辰讥讽一笑,移开右手,让对方看清楚心脏部位的血洞。

    “要说狠,比不上你这位师弟。”

    “谁让你不识抬举!天自剑宗不可欺,难道没听说过吗?”

    先前也向江辰问话的女子怒斥道。

    “一群武圣,敢对我说这话,真是有趣啊。”

    “那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帝尊不可辱?”

    帝尊,代表着绝对实力。

    若是敢对帝尊有任何不敬,不问缘由,就可以强势出手斩杀。

    “可你不是帝尊。”

    白衣女子摇了摇头,自信道:“若我没有说错,你也不过武圣中期,掌握着某种异火,这样的实力,剿灭血杀帮不是难事,但和我天自剑宗比起来,还不够。”

    江辰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道:“我们似乎有些地方没有达成共识。”

    “什么?”白衣女子一怔,不太明白。

    “我说帝尊不可辱,不是表示你的人这样活该,相反,他承受的还不够。”

    江辰说完,嘴角浮现出冰冷的笑容。

    白衣女子还在想着这话的意思,身后又再次响起凄惨的叫声。

    “天啊,这是什么火?救我!师姐救我!”

    男子不知为何,突然成为一个火人。

    身边的人手忙脚乱,使出浑身解数。

    但是不仅没有把火熄灭,反而引火上身,险些被连累。

    “都不要过去!”白衣女子厉声道。

    于是,天自剑宗的人眼看着自己师弟被烧成灰烬。

    无需多说,白衣女子杀气凛然,回过神,就是要解决掉江辰。

    “至于你们,感谢这个时候吧。”

    江辰已经不在原处,朝着远处飞去,罚天剑紧随其后。

    刚才强行施展绝世神通,伤势加重,以至于一个小小武圣都差点要掉自己性命。

    江辰没兴趣再和一位封号武者的人大战,吃力不讨好。

    “哪里逃!”

    白衣女子哪里会让他如愿,紧跟着过去。

    剩下的天自剑宗的人也要去追,不过空中两人身影太快,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没问题的,瑶师姐的身法是她长处,定能追到那个家伙。”

    “那我们怎么办?这些人如何处置?”

    “在这等其他门人。”

    先前被江辰救下的人目睹经过,一开始,心里嘀咕着天自剑宗未免太过强势。

    谁也没想到江辰也不是善茬,毫不在意天自剑宗,将其中一位弟子斩杀。

    最后,天自剑宗的人倒也没有为难这里的人,任由他们离开。

    “本以为抱上一个粗大腿,没想到会那样不理智,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武圣,说明背后还有着更强的人啊,唉。”

    马威混在人群中,悄然离开,心里腹诽着,犯愁接下来要干什么。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