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帝魂殿的发难,在很多人预料中。

    毕竟,死掉一个龙行,江辰付出的代价仅仅是被放逐。

    而且从头到尾,态度异常嚣张,一副早晚会回来的架势,换谁都受不了。

    叶秋和踏天妖尊拦住楚天峰等人。

    但是,筱偌已经使出绝世神通,杀向帝魂殿刚才出手的那些人。

    世界级强者施展出来的绝世神通,绝不是盖的。

    不管是大小至尊还是绝世神通,浑身一惊,手脚麻木。

    眼看着就要死伤一片,一面带着弧度的光盾护住帝魂殿的人。

    筱偌的雷疾弧光斩落在上面,将光盾击碎,震荡的力量更是让里面的人倒地。

    不过,他们的性命都保住了。

    筱偌这一剑的威力被尽数消耗掉。

    “是谁!?”

    筱偌这时不得不信先前叶秋讲过的话,帝魂殿还有高手!

    尽管光盾被击碎,可是凝聚出光盾的人还未到来。

    从这点来说,光盾的威力还没发挥到一半。

    “贱婢!帝魂殿还没沦落到任由你打杀的地步!”

    充满着愤怒的声音响起,透露出沧桑和尖锐。

    在筱偌锐利的眼神下,一位脸上布满着皱纹的老妪走来。

    双眼浑浊,腰都已经直不起来。

    但是,在她出现时,天地的能量波动说明这是一位强者。

    “天啊,她不是在魂城买饼的婆婆吗?”

    “她竟然这样强!”

    “帝魂殿还有高手!”

    在场的人,包括帝魂殿在内都对老妪的出现感到惊奇。

    这是一位没有进行至尊评级的神秘强者。

    帝魂殿的许多人都见过她。

    在魂城买饼为生,无牵无挂,孤苦伶仃,不少魂殿的弟子都有印象。

    万万没想到老妪会是帝魂殿为数不多的世界级强者。

    “帝魂殿果然是卧虎藏龙啊。”人们感叹道。

    一个真正的大势力,不会因为首领倒下就崩塌。

    这点,仙宫和天宫都还做不到。

    “金花婆婆!圣院的裁决已经执行,你们是在亵渎!”叶秋怒道。

    “老家伙嘴还这样不干净,真够讨厌人的。”

    筱偌神色如常,反而流露出跃跃欲试的战意。

    “太久了,已经久到没有人再知道我金花天女。”

    金花婆婆听她这话,浑浊的双眼有精光闪过。

    “金花天女?”

    在场许多年长的老辈强者眉头皱起,面露思索状。

    很快,阵阵惊呼响起。

    金花天女,原是神武界一个大教的天女!

    后来,在帝魂殿扩张的宏伟大计中,这个大教挡住去路,双方爆发出大战。

    当时正是帝魂殿崛起之际,也是龙行出手最多的时代。

    龙行凭借着一己之力,踏平这个大教。

    金花天女也成为传说。

    没想到的是,她会为帝魂殿效力。

    “金花婆婆,你没听到我话吗?带着你的人速速离开!”叶秋喝道。

    金花婆婆瞥了他一眼,马上收回目光,“你还没资格和我说话。”

    这话差点没把龙行给气死。

    “我帝魂殿没有违背圣院的裁决!”

    这时,一头威武不凡的火麒麟踏空而来。

    在吸引到足够多的眼球后,萧红雪一身火红战甲出现。

    “相反,是圣院太欺负我帝魂殿!”

    萧红雪有备而来,理直气壮。

    “此话何讲?”叶秋沉声道。

    “江辰的行为对我帝魂殿来说,不可饶恕,万死难消我心头怒火。”

    “我师尊龙行,当世神话,守护着世界,结果落得这样下场!”

    “可他江辰?你们不愿意斩杀,好!我帝魂殿无话可说,结果,驱逐他还不立血誓,敢问圣院公道吗?!”

    萧红雪一口气不断,质问像是炮弹一样打得叶秋措手不及。

    在场的人暗暗点头,圣院对江辰太宽容了。

    “江辰不立下血誓,我们难不成还要逼着他?”

    “还有,之所以不杀,乃是因为龙行之死和江辰没有直接关系,你们不要混淆视听!”

    踏天妖尊反驳道。

    “哈哈哈,好个没有直接关系,反正圣院一手遮天,我无话可说。”

    “但是,江辰不立血誓,我们帝魂殿就有杀他的权利。”

    “他进入位面通道那一刻,就算是离开无尽大陆,你们圣院为何拦我帝魂殿复仇?”

    萧红雪这话一出,全场震动。

    是啊,江辰进入通道,不就是离开了吗?

    圣院已经完成自己使命,无权阻拦。

    剩下的事情,就只有红云尊者和帝魂殿之间。

    “还请让开,让我为恩师复仇!”

    楚天峰带着被拦下的人,冲开叶秋和踏天妖尊。

    在他手上,又出现数个碎星流光弹。

    踏天妖尊想拦,但被无奈的叶秋给拉住。

    “他们要将位面通道给打烂啊!”

    “此处通道是天然而成,哪怕被崩溃,过些日子又会恢复。”

    “只是身处其中的江辰怕是要成为粉末。”

    在场的人窃窃私语,各种心思都有。

    “你们敢!”

    筱偌意识到剩下自己一个人,但并没动摇。

    “哼,可恨的家伙,看到没有,到这时只有人家在为你出手,你的这些前辈根本不管用。”

    筱偌想着下次和江辰见面,一定要好好嘲讽几句。

    不过,一想到现在的情况,收起心思,朝着帝魂殿的人疾驰而去。

    “贱婢!”

    老妪岂能让她出手,手中的钢铁权杖重重击打过去。

    “我贱你姥姥!”

    筱偌骂了一声,拔剑相向,知道要先解决掉这个老家伙。

    可都是世界级强者,又怎么会立马分出胜负。

    哪怕是明知道有两个人在排行榜高低不同,动起手来,也不可能一招秒杀。

    “帝魂殿的底蕴,非你所能想,你区区一个人,无疑是螳臂当车。”

    老妪看似衰老,表现的却比筱偌还要勇猛,根本不防御,和筱偌硬碰硬。

    忽然,筱偌感应到什么,冷冷一笑,“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只有一个人?”

    “故弄玄虚,我们这种级别的强者,天宫和仙宫加起来只有你一个,至于江辰那些人情,在生死大战面前,他们不能,也不会出手!”

    老妪说得言之凿凿,仿佛是胜券在握。

    “那可不一定。”筱偌流露出一个和江辰有几分相似的笑容。

    在老妪不解的目光下,一声虎啸震天动地,好似惊雷响起。

    “谁敢伤我哥哥!”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