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打败帝绝空,和江辰被放逐是两回事。

    围着仙宫的那些至尊级没有离开,在等江辰出来。

    放逐不是随便说说,然后给江辰一个期限,最后皆大欢喜离开。

    他们需要亲自压着江辰离开无尽大陆!

    “去天剑大陆吧,你的剑道会得到进一步提升。”

    仙宫中,向来冷漠的剑一难得的热心提醒。

    叶秋和踏天妖尊投来异样的目光。

    剑一加入圣院以来,虽然不是拒人千里之外,却也不和人亲近。

    他的眼里只有剑。

    剑是他的伙伴,是他的亲人,甚至是爱人。

    这是一位剑痴!

    很快,叶秋明白过来,正因为如此,剑一才会提醒江辰。

    剑客最大的追求,是希望遇到更强的剑客对手。

    剑一想让江辰成长起来,与他过招。

    “前辈是四大剑道中的多情剑道?”

    江辰望向这位白衣男子,神色流露出剑客该有的敬意。

    “他这样还多情啊?”

    踏天妖尊下意识道。

    话刚说出口,他意识到不妙,小心翼翼看过去。

    还好,剑一没有理他,只是迎上江辰的双眼,轻轻点头。

    “晚辈有一言,不知道前辈愿不愿意听”江辰一本正经道。

    “说。”

    “情到深处终是空,剑道尽头唯有情。”江辰说道。

    剑一面露思索状,深邃的眼眸逐渐发出璀璨光芒。

    “这话出自五百年前,无情剑神苏唐口中。”江辰又道。

    苏唐这个名字说出来后,剑一浑身轻微抖颤,是激动导致的。

    踏天妖尊大为惊奇,不明白江辰三言两语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威力。

    并且前面说多情,现在又说无情。

    “人族就爱这样似是而非的说话啊。”踏天妖尊呢喃一声。

    剑一漆黑的眼珠子不再飞快转动后,恢复平静,然而自身的剑气反而是沸腾起来。

    “多谢。”

    在踏天妖尊不敢置信的目光下,剑一罕见地露出微笑。

    不等他发问,剑一化为流光,飞驰而去。

    那迫不及待的样子仿佛是有着什么急事。

    “你倒是好心啊。”

    筱偌走到江辰身边,俏脸满是哀怨。

    “只是不想悲剧重演啊。”江辰说道。

    二人的对话只有彼此明白,真要说起来,还得追溯到五百年前。

    当时圣域最有名的剑客名叫苏唐,不仅剑术高超,更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生性风流,四处留情,自创多情剑道,将原四大剑道的长生剑道挤出四大队列。

    不过,在苏唐达到剑道通神的境界后,认定多情的最后是薄情,再到无情,方能达到巅峰。

    当时的他结婚生子,为了让剑道更上一层楼,抛妻弃子。

    在那之后,剑道的确突飞猛进,成为当时剑客榜第二。

    某年某月,苏唐挑战剑客榜第一,落得惨败,道心不稳,陷入疯癫。

    许多年后,苏唐大彻大悟,说出刚才江辰说的那句话,成为最强剑神。

    只可惜,那时寿元所剩无几,妻子更被仇家所杀,最后在悔恨中走向死亡。

    当时,苏唐的故事人尽皆知,名声很高。

    许多人对他的经历唏嘘不已,包括江辰在内。

    故而,在看到剑一也达到剑道通神,走向多情最后是薄情的错误道路上,不由提醒一声。

    “就你好心,你还是关心自己吧。”筱偌生气道。

    面前,叶秋和踏天妖尊相视苦笑。

    “江辰,你打算去天剑吗?”叶秋问道。

    刚才剑一的话,他是听到的,天剑大陆不失为一个好地方。

    “不,我去圣灵。”江辰有自己的想法。

    “是想去见自己小情人吧。”筱偌一副早就看穿她的表情。

    “我如果说去天剑的话,你又会说妹妹比你还重要。”

    江辰可没有上当。

    天音在圣灵大陆,月如在天剑。

    但这并不是江辰做出这个决定的主要原因。

    天剑大陆铁板一块,各方面都可以说是完美。

    正因为这样,江辰才不能去。

    完美也就意味着机会比较少。

    相比下,圣灵大陆比较复杂。

    龙界、妖界都和圣灵大陆相连,更不要说那里因为抢地盘,到处都是杀戮。

    那样的地方,才有历练效果。

    “那我们走吧。”叶秋认真起来。

    “今天?!”

    筱偌柳眉竖起,看出叶秋和踏天妖尊不把事情办好是不会走的架势,气不打一处来。

    “江辰可是拯救过世界两次的人!”她不满道。

    叶秋和踏天妖尊尴尬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筱偌,别说了,前辈有自己的难处。”江辰说道。

    筱偌很委屈,心想这可是帮你说话,道:“你的真实年龄都能当他们祖宗了,干嘛这样客气。”

    这话也提醒叶秋和踏天妖尊,江辰来自于五百年前。

    江辰苦笑一声,示意圣院的这二人先去外面等待,他把筱偌哄好再说。

    叶秋没有意见,带着踏天妖尊来到外面。

    “为何还不把江辰带走?圣院对他会不会太宽容了?”

    外面等待的至尊级人物中,有帝魂殿的的人不满抗议。

    “你要是不服,自己下去拿人啊。”踏天妖尊没好气道。

    这话一出,帝魂殿的人马上退缩了。

    帝绝空的下场历历在目,刚被巫族的人带走。

    仙宫中又不止江辰,还有红云尊者在,他们谁敢独自踏足?

    “世界之壁顶多坚持两年时间,而且在这两年中,血族带来的祸端就会生起。”

    “不管有没有放逐,我都是打算在这两年中达到帝尊的。”

    江辰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不过,他面对的是红云尊者。

    “我知道你的口才,你如果想这样说服的话,那就大错特错。”筱偌不吃他这一套。

    “那要如何说服?”江辰笑道。

    筱偌嗔怪一笑,玉手放在他腰间,将他拉到身前,柔声道:“吻我!”

    于是,在无数人诧异和羡慕的目光下,二人当众亲吻在一起。

    还没结束时,筱偌手掌朝着江辰胸口一推。

    江辰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推到仙宫之外。

    “你既然执意要走,那不成为帝尊,就别回来了。”

    耳边传来筱偌那富有辨识度的声音。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