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魂城是综合实力最强的巨城,汇聚各界各族的强者。

    天空中所发生的事情像是风一样传遍各地。

    妖界。

    妖殿中,三年前和白灵一起出现的那位妖族大能正位于殿内深处。

    这里自成一片世界,有天有地,但这显然不是风景秀丽的游玩之地。

    是生死磨砺的修罗场。

    虎啸声随着激烈的战斗动静响起。

    “不愧是杀神血脉,假以时日,必成真正的妖神。”

    妖神望着战场的战况,不时点头,颇为满意。

    正在这时,他似乎是接到什么消息,表情变得古怪。

    “这江辰,真是出人意料啊。”

    妖神摇头苦笑,望着白灵所在的方向,“不管如何,江辰现在不能死,否则这小家伙又要发狂。”

    夏族,金碧辉煌的皇宫。

    那位千娇百媚的杨夫人侧躺着柔软的床榻上,衣着清凉,大片雪白。

    她微闭着双眼,听着美妙的乐器声。

    忽然间,音乐停下,乐师们发出阵阵惊呼。

    “谁让你们停下的。”

    杨夫人面露不满,刚睁开眼,就看到一位太监快步走来,在她耳边轻语一番。

    “怎么会跑去帝魂殿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杨夫人有些惊慌,她将希望放在江辰身上,可不愿意见到他出事。

    可现在帝魂殿势大,远不到正面冲突的时候。

    “都退下!”杨夫人心烦意乱,大声喝道。

    类似的谈话,在各个势力都发生着。

    有的势力隔岸观火,有的势力幸灾乐祸。

    照例来说,仅仅是一个超凡至尊跑到魂殿去,那无疑是找死。

    偏偏这个人是江辰。

    按照他以前做到的成绩,魂殿可要倒霉了。

    再说回到魂城这边。

    魂殿的人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只等着江辰回答。

    哪怕江辰再怎么疯狂,也应该冷静下来才对。

    “那好,我如你们所愿,开战吧!”

    “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魂城震动,无数人动容。

    有人在想,帝魂殿到底是对江辰做了什么事,以至于这样火大。

    然而,帝魂殿的人也是一头雾水,哪怕是核心成员,也都摸不着北。

    近些日子,都在忙活着灵地争夺战,可没时间去对付江辰。

    “江辰!我魂殿哪里得罪过你,让你不惜开战?!”

    楚天峰没想到江辰会这样疯狂,气急败坏。

    “你们殿主拿了属于我的东西,我现在来取。”江辰冷冷道。

    这个说法让人不明所以,但起码知道江辰目的。

    “可笑!我帝魂殿需要拿你什么东西?!”楚天峰喝道。

    “多说无益!”江辰很不耐烦,不愿意多说。

    “封死帝魂殿!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斩杀江辰!”

    “杀掉他之后,踏平天宫,鸡犬不留!”

    楚天峰正值年轻,热血上头,要和江辰决一死战。

    不过,他慷慨激昂的话没有引起太大回应。

    “怎么回事?”

    楚天峰疑惑看去,发现所有人目光都看向一个方位。

    “师父!”

    楚天峰看过去,目瞪口呆。

    自己师父因为江辰出面了?

    想到这里,楚天峰羞怒不已,恨自己没能解决掉江辰。

    龙行的出现,让无数人屏气凝神,眼睛都不眨下。

    与此同时,上次在风云城出现的三位超凡至尊也都到来。

    分别是人族剑一,妖族的踏天妖尊以及和那位巫族超凡也在。

    “啧啧啧,他竟然敢来找龙行麻烦。”

    巫族超凡看到江辰和龙行二人,忍不住幸灾乐祸。

    剑一和踏天妖尊神色肃然,知道形势有多严峻。

    “江辰,不知何事让你这样动怒?”

    龙行风度翩翩,也不见动怒,让人感叹他的心胸。

    “龙行,你要装是吗?”江辰喝道。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看着江辰愤怒的样子,龙行悬着的心落下。

    江辰从来不做蠢事。

    这是当年圣域的共识,然而现在,他不得不怀疑起这句话。

    当年的真相?

    那又如何,没有证据,谁又会相信?

    正是因为这样,江辰才一直没来。

    只是龙行不明白今天来这里的原因。

    “好,我今日来和你说说。”

    江辰冷冷一笑,道:“龙行,五百年前圣域昆临界人士,平凡大众,高低不就,却是布置出帝魂转世和世界之壁。”

    闻言,龙行心中更加不屑,表面上,微微一笑,“你是想说我不够资格吗?”

    “江辰,我师尊是为瞒过血仆的眼线,才会默默无名,否则的话,帝魂转世和世界之壁又能如何建立”楚天峰训斥道。

    在场的人也不由点头,这个说法已经深入人心,没有人会怀疑。

    龙行嘴角掀起一丝笑纹。

    “好,那我们来说帝魂转世和世界之壁是如何完成的!”江辰又道。

    来了!

    龙行心中一凛,这是他最担心的问话,好在,他有应对之策。

    那就是不言不语,只是笑着。

    “哈哈哈,江辰,此乃天机,岂是你能知道的?”楚天峰嘲笑道。

    魂城中,不少人交头接耳起来。

    “听这话的意思,江辰是在质疑龙行当年的壮举啊。”

    “这些年来,质疑的人不在少数,但都拿不出证据,而龙行确实是从五百年前圣域活下来的。”

    “龙行手眼通天,岂是他江辰能胡乱说的?”

    大多数人看着江辰的样子,觉得有些可笑。

    “我来告诉你们帝魂转世和世界之壁是如何做到的吧。”

    没想到的是,江辰下面一句话让人动容。

    就连龙行也是不由变色。

    “江辰,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哪怕你说的都是真,那又能如何?”

    江辰耳边,响起龙行的传声,带着得意。

    “龙行,我当年和你说过,世界万物,有得有失,都离不开守恒的规律。”

    江辰置之不理,继续说道。

    这话在很多人听来,是天方夜谭,所以龙行笑而不语。

    “在这里,我最后问你,帝魂转世计划和世界之壁是不是你做到的!”江辰沉声道。

    这一刻,从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别样不同的感觉。

    “只是尽我一些绵薄之力,拯救玄黄大世界。”

    龙行当然不会否认。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